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3 柳如是

    烈火熊熊,从藏经阁开始。

    将整个顾家置于红Se之中。

    顾解舞看见自己的父母被人刃杀鱼刀下,他们都是术者,却像是平民一样被随意宰杀,而她就在一旁,无力阻止,只能看着大家一个个倒下。

    “娘!”顾解舞双目赤红,猛然从地上坐起,额头冷汗如浆,她呼吸急促,久久才平息下来。

    “小姐,你醒了,”耳边响起一个少nv的声音,脆生生,如夜莺。

    顾解舞回过头时,看到一个穿着银SemaoP小袄的少nv,规规矩矩的站在身边,不是小环又是谁。

    顾家家风严谨,虽然上下都十分宠ai顾解舞,但是除了物质上的满足,很在意培养下一代的**自主X,所以大多数的少爷小姐们从小就是自己处理生活上的琐事。

    顾解舞身为宗族长的nv儿,也只有一个丫鬟小环。

    穷样儿富养nv,顾深可是会走路之后,丫鬟婆子小厮一个都没留下。

    这也是为了他们将来能够顺利的适应宗门生活。

    无论是哪个门派的内门弟子,初入门的时候都是要帮着是师兄师姐们或是师父清扫庭院打扫房间。

    话句话说,就算是现在滇濎机宗宗主断水流,当年也曾是扫地的小童子。

    顾解舞从梦魇中醒来,只觉得时光太匆匆,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像是一场梦。

    她死了重生,带着前世的记忆,然后意外得到了上古宗门逍遥门的传承,修习太上无上经,武功一日千里。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她的寒玉功已经达到了第五层,且近期就有超过第六层的趋势。

    顾解舞没敢让家里人知道,否则还不知道引出什么样的风雨。

    前一世,她就是不懂的韬光养晦,会点花拳绣腿便是在鹿邑城中称王称霸,或者在鹿邑城,她绝对是一等一滇濎才,但是放眼豫州,放眼九州,那緡必了。

    她这样滇濎资,应该说各大宗门内门之中一抓一大把。

    这一次她是笃定自己要扮猪吃老虎,所以对于自己到底到了什么程度,顾解舞刻意隐瞒之下,并无多少人知晓,和顾翰平时对练,也只是闪躲为多,甚少出手,这让顾翰很是恼火,觉得她看不起自己。

    顾解舞不屑于解释,便是让顾翰越发的想要和她一较高下。

    在顾翰的心中,顾解舞的功法绝对不逊Se于他,不知为何,他总是这样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从未能够在比斗中碰到顾解舞,她总是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让他抓不到。

    若是两人旗鼓相当,不该是这样的。

    顾翰心里有了底,便是越发的想要知道顾解舞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之前他已然超过了她,如果她现在已经在她之上,那么她是拥有多么可怕滇濎赋,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反超他。

    要知道修行一途,并非刻苦便是能够一日千里,更多的是需要天赋。

    顾解舞之前滇濎赋不逊Se于他,他懂。

    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超越前者,这样滇濎赋,已经不是天才的级别了。

    而是妖魔了。

    顾解舞不大知道顾翰的心中想法,只是一****按部就班的,依照自己设定的修炼方式进行着。

    感受到日益鏡进功法,她便是越发的能够睡得安稳。

    像这一日一般梦魇,已经很少了。

    顾解舞问小环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小环说:“夫人说,等小姐醒过来,让您去夫人房里一趟。”

    少nv低下头,轻声道。

    也难怪柳如是要这般嘱咐,最近顾解舞不是修炼中就是在睡觉,鲜少出门,就连给父母请安这一从前她当做偷懒方式的面子功夫也很少做。

    所以柳如是这才让小环这手,她醒来让她先过去,免得到时候她又痴迷的练功去了。

    从前柳如是是担心她不够勤奋,现在却是觉得她有些走火入魔了,除了练功,J乎都不出门的。

    吃喝拉撒睡基本上都在自己房里解决,若不是还有小环照顾着,她估计连饭都懒得吃。

    反正修炼的时候饿得忙,三五天吃一顿也不是不可以。

    且家中还有辟谷丹备着,就怕她把辟谷丹当成军粮来吃。

    鹿邑城中,过了深秋,天气便越来越冷。

    顾解舞起身自己穿戴一副,将头发拢在身后,对小环说:“知道了,你把早饭端上来,我吃完就过去。”

    “是,小姐。”

    小环越发的乖巧。

    最近小姐不ai和她玩笑,小环越发的觉得自己在小姐面前没什么地位,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岌岌可危,所以更加认真的做好自己的事情。

    小环离去后,顾解舞脑中想起了许多‘前世’的画面。

    在她的记忆里,母亲比起父亲,太过清冷,更像是师长,不像慈母。

    亦或是因为天机宗的经历,让她变得如此。

    这样的点名要见顾解舞,很少。

    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顾解舞从自己的院子来到母亲的院落。

    柳如是的院子十分清雅,甚至是又是寥落。

    顾解舞上一世曾经想过,母亲和父亲是那么的相敬如宾,他们之间真的有ai情吗?

    这一世顾解舞想通了,若是母亲不愿意,又怎么会呆在这小小的鹿邑城,大可离开便是。

    她是天机宗的弟子,就算是悔婚,顾家也不敢对她做什么。

    只是每每看见父母那样生疏的样子,她总是不禁的怀疑,他们正的是夫Q。

    柳如是按照等级来分,应该是赤橙H绿青蓝紫中第四位的绿Se尊者,也曾经受到太神嗊的肯定。

    只是她为什么会“下嫁”给只有蓝Se尊者称号的父亲,她并不明白。

    这也是一直困H顾解舞的地方。

    柳如是人如其名,给人一种淡淡的烟雾的感觉。

    纵然生下了一双儿nv,也不见岁月在她的身上脸上流下痕迹。

    柳如是见到nv儿,轻声问道:“听你哥哥说,你想要去报名参加天机宗内门弟子的选拔?”

    顾解舞点点头,不去白不去,要想瓦解敌人,没有什么比去了解他们更直观的办法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