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2 进阶

    顾翰将全部心神集中到招式和灵气上,忘却的不止是身上的疲劳、酸痛,连饥饿都忘掉了。

    顾解舞实在是检出不住了,问哥哥:“我们是不是该吃饭了?”

    顾深尴尬的一笑,让顾翰停下来,三个人一同离开了紫竹院去饭堂。

    话说这还是顾解舞第一次来到族中饭堂,平日里她都不是和父母一起吃饭就是自己在房里吃,饭堂是族学的地方,谁都能来吃饭,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顾翰走进去,熟稔的感觉仿佛他天天来这里似得。

    很快顾解舞明白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家都不开火的,直接从这里那饭菜回去吃。

    顾解舞不大知道顾翰的家庭情况,从前总是讥笑,这一次却没有。

    顾翰倒是不习惯了,整理着食盒,盖好盖子,准备拿回去给母亲。

    说:“你想笑你就笑吧!”

    顾解舞觉得自己从前是多没良心才能笑得出来,不好意思的说:“没想到你还挺孝顺的!”

    顾翰举手对天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听见顾解舞说了句除了“放他走”之外的唯一句好话。

    饭毕,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顾深其实很想问一问MM对于自己将来有什么想法没有,但是回头一看自己MM还比自己低上一个头,便是不想再说了。

    她还小不是吗?

    半年之后,顾深便是要以鹿邑城城主之子的身份去参加天机宗的选拔。

    无论是否能选上,总之将来能够和MM相处的时间都是不多了。

    她将来是否会去天机宗,还是未知数。

    天机宗虽然是鹿邑城顾家所效忠的宗门,可并不代表鹿邑城出身的孩子就能在选拔中获得特权,甚至还会因为一些原因落选。

    例如他们的父亲顾涉,以他年少时候滇濎资,是可以进入内门的,起M不会被分去外门中。

    那时候顾解舞他们的祖父还在,鹿邑城每年上贡给天机宗的灵石、魔晶、灵C等等不计其数,可惜只是因为上J代中无人在天机宗内,内门弟子的名额又满了,只能屈就顾涉去外门之中学习。

    然而这对于鹿邑城顾家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那时候J乎要演变成鹿邑城对天机宗的叛变。

    实际上对于顾家来说,根本算不上叛变,只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已。

    直到天机宗下嫁撮合了顾涉和柳如是的婚姻,又削减了鹿邑城对天机宗的进贡,这才得以平息。

    转眼又是十五年,顾深也到了要去天机宗参选的年纪。

    顾深年纪虽小,但是只有被父亲教导,有些事情他虽然不明白,却是懂得。

    当年顾涉被分到外门,除了有名额上的原因之外,不排除还有其他家族故意使绊子的嫌疑,毕竟鹿邑城摆在那里,就像是一块可口的肥R。

    而且这块R还没有适当的力量来保护。

    顾氏家族虽说有他,还有顾解舞和顾翰,可她们这一代里边儿就只有他们三个能拿得出手,其他人都是

    不提也罢。

    加上顾氏家族人口众多,近年来越发的力不从心了。

    每一年去后山狩猎,都会死上不少人。

    这样的情况,很难不然别人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他虽然很希望MM能够平安快乐,但是没有力量保护的家族和nv人,一般都不会有太好的结局。

    顾深Yu言又止好J次。

    顾解舞看了出来,问道:“哥哥可是有什么心事?”

    顾深点头,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且说:“如果可以,哥哥也是希望你和顾翰能去天机宗参加内门弟子选拔的。”

    顾解舞上一世是拒绝的,因为一旦嫁入宗门,你的姓氏和你的过往都不再有意义,能够证明自己的只有修炼和力量而已。

    越是强大,得到的便越多。

    那就是踩着别人的尸T和梦想前进的地方。

    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上一世拒绝了。

    而这一次,她点了点头,说:“我是自然要去的,哥哥你不也要去,若是哥哥被淘汰了,我会成为顾氏的根基,重新在天机宗崭露头角,让人不敢轻看,这样就不会有人敢对咱们家妄想了。”

    顾深艰难的笑了笑,自己以为天真无邪的MM,什么时候发现了那么多的秘密。

    实则顾解舞只是想要提醒顾深,现在他们家危险而已,哪里知道,其实他们想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地方,可却是同一个问题。

    家族的陨落,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顾解舞死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和哥哥分开之后,她回到房间,开始了自己的练习,这一晚她先让小环准备了水,等她修炼完,又是要天亮了,她用冰冷的水洗G净了身T。

    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力量滇濁升,隐约觉得,过J日,她也能突破第四层的进阶了。

    时间都花费在了联系上,突破第四层,感觉上非常简单,某天的晚上她按照日常的修炼惊醒太上无上经的修炼,突然一道门被打开了,她自然而然的走了进去。

    等结束九十九周的运气修行,她已经发现自己处在寒玉功第四层了。

    现在的她,已经非他日可比。

    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么的强,于是让小环去找顾翰,约他在紫竹林见面。

    进入寒玉功第四层,她越发觉得身轻如燕,步履轻快,而且意识清明,耳聪目明。

    看向四周,感觉上周围都被放大了似得,自己能够感知到每一个细节,甚至能感觉到紫竹林的鸟窝里面,一只小鸟正在破壳而出。

    这样的感觉很是奇妙。

    同时,她也感觉到手上的纳戒有些奇妙,里面一些奇异的气息飘散出来。

    别人的纳戒除非是炼器师找出了法门,否则都不可能进入,那是用灵魂标记过的东西。

    顾解舞想要尝试一下进入纳戒,身后却是一道劲风袭来。

    顾翰的寒玉功招式越发的凌厉狠辣,他已然感知到了顾解舞进入了第四层,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一较高下。

    顾解舞闪身躲起来过,心动如流水,只是让顾翰感觉到一阵冷意,她已然站在了远处,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外。(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