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1 名师高徒

    清晨,雾气岚岚。

    豫州鹿邑城中,顾府,紫竹林中。

    一具纤细如柳的身T,游走如龙,这个人正是顾解舞。

    寒玉功修炼,便是一日练内,一日练外。

    昨天她练的是内功,今天练的便是招式。

    只见一招招之间,顾解舞已然没了之前的肃杀戾气,有的只是属于nv儿家的柔和,每一招看起来都不似从前那般狠辣,可是细看之下便能知道,她的每一招都比从前更加G净利落,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的多余动作。

    旁边,却长兄顾深在讲解:“天地间充满着着无穷无尽的强大灵气,这些灵气我们看不到,却真实存在。

    术者修练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天地间无形无相,却无处不在的灵气吸引到T内,淬炼身躯,打好修炼的基础。

    只有R身强健了,才能容纳更强的力量。”

    顾解舞心中却是不大赞同,这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修炼法子,或者对于凡人武夫来说,的确如此。

    顾解舞根据从太上无上经上的记载,人只要修炼得当,灵魂将永垂不朽。

    凡人转世,而术者转生。

    转世,则是人的灵魂从地狱而过,去到来生。

    转生,则是术者身躯被灭,或者是寿终,术者C控自己的灵魂,进入nv人腹中胎儿的身T里,称之为转生。

    转世,意味着前生记忆也随之消失,将成为一个**的新个T。

    而转生,是将自己的ai恨情仇一起带走,就好像顾解舞这样

    按照这个世界的道理,她就是转生而来的

    一瞬间的失神,顾深用一枚石子将她打倒。

    顾解舞被中断了练习,她已经浑身被汗S透了。

    从前她对于练招式,都是能躲就躲的,这受她那个时代的武侠小说影响,觉得只要内力够身后,还怕mao线。

    现在才知道,你就算有千百年的功力,不得法门,你也是实战不出来的。

    比如说,你遇上一个级别差不多的人,打成平手,而人家比你多练招式,则会在招式的成熟度和出招速度上赢过你!

    内外兼修,方能成事。

    顾深以自己的修练为基础,详细的向顾解舞解释自己的修炼经验:“练外的修练方法没有捷径,只有一次次的练习,你自己说的要我教,现在可别叫苦。

    记住,身T随势走,同时控制呼吸,让天地灵气慢慢的渗入T内。

    咱们家玉功的武功招式虽然不怎么高明,却极为实用。用来吸引天地灵气淬炼身T,最好不过。”

    一旁的亭子里,顾翰蹲坐台阶上,光明正大的偷师,他听的也用心。J乎是一眨不眨的看着顾解舞的演练,同时把他说的话一字不漏滇濤进去。

    顾深心知顾翰天赋惊人,所以他刚才来偷看,便是让他出来好好滇濤看。

    刚才那小子被他抓了现行,脸上也不知打哪儿弄的伤,结痂之后看起来跟小乞丐似得,亏得他捡了自家MM闹了一个大红脸

    顾深看向顾翰和顾解舞的眼神显得意味深长。

    若是能如此,也不错。

    可惜顾深清楚的知道自己的MM的个X,顾翰这样的X子,只怕入不了她的眼。

    顾深对顾翰生出了刻意培养的心情,便是让顾解舞去休息,叫来顾翰,与他对练。

    顾翰是分家,虽然有藏经阁老头S下教习,可是到底是年少经验不够,最近又因为他突破了第四层,族学里边儿的人更加不敢他练习了,万一不幸被他打伤,可不是谁都是顾大小姐,能请来族长亲自救治。

    顾深和顾翰同样是寒玉功第四层,他却是因为自Y有族长亲自教导,而对招式和心法的感悟不同,实战经验也更多,J招下去,顾翰已经露出败势。

    顾深一拳打在空气里,发出砰砰响声,仿佛打在实物上一样。

    这是招式修练到一定境界才有的。

    顾深故意避开顾翰的要害,只是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顾翰飞出三米多远,打断了一颗小树这才停下来。

    顾翰躺在地上咳咳的咳了J声。

    顾深对顾翰不同,对于自己MM,顾深可下不狠手,怕她闹腾,可顾翰不同,打不死就没事儿,所以顾解舞看他们练习,也是觉得受益匪浅。

    特别是看见顾翰被哥哥狠揍,回想起J天X口滇澺痛感,怨气逐渐消散。

    见顾翰摔了狗吃屎,她没好心的笑了起来。

    顾深只是看了一眼,眼神再次回到顾翰身上之处他的问题:“你吸纳滇濎地灵气不多,加之身T没长成,力量不够,但却深得了招式的鏡髓,那就是拳意。

    力量不够,可以靠时间来积累,但意境这种东西,只能用心领悟,死练是没有用的!”

    顾深眼中露出一抹赞赏的神Se,他的修为自然是比顾翰高深一些。

    一眼就能看出顾翰的虚实。

    以顾翰的这种层次,能打出这种招式,实在极为罕见。

    两人虽不是亲生兄弟,看到顾翰有这种悟X,顾深也真心滇濇他高兴。

    顾翰受到了鼓舞,没去看顾解舞那边,只是起身一招招的打出,越发的得心应手。

    每一招打出去,都是啪的一声。

    那是内力贯穿空气发出的声音。

    同样的招式,经过顾深的言传身教,顾翰再次使出来时,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两条手臂灵活若同灵蛇,轨迹灵活、令人极难防御。

    顾翰一遍又一遍的将寒玉功的招式使开,他已经不知道练了多久。额头上早就是汗珠密珠,后心更是被汗S透,犹然不觉。

    人的T力毕竟有限,顾翰好J次感到筋疲力尽,就要倒在地上,趴下,但却被他咬牙坚持了过来。

    顾深明明是顾解舞请罍魈自己的,却是被顾翰抢了去。

    而且看着他们两个,顾解舞有一种名师高徒的感觉,不忍打断。

    唉,顾解舞觉得,自己是不是真滇濎赋很差。

    术者一途,讲究的是一个磨炼,每经一道磨炼,修为必然鏡进一层。

    名师和高徒似乎都忘记了时间,只听见“咕咕!”的一声,顾解舞才惊觉,已经是下午了。(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