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8 引气入T

    顾解舞深夜回到自己的床上,将就的称它为床吧!

    按照太上无上经的记载,凡人想要蠝黝伐髓,第一步是是引气入T,利用天地之间的灵气洗涤自己的*暗藏的污垢。

    根据上古记载,古人身处洪荒时代的时候,大多能够活到超过五百岁,最著名且有历史记载的,便是彭祖。

    可不知道哪一天,术者出现了,术者寻找到了吸收天地间灵气的方法,灵气开始自发的围绕着术者,而摒弃了滋养了数万年的凡人。

    凡人因为对术者修炼方法无知,而被缩短了受命,另外受益的一方,术者便是根据自己的修为,可以活上百年,五百年,甚至一千年。

    顾解舞想到此,心想逆心会不会还活着?

    可她忘记了自己现在正在修炼,分心可是会有可能走火入魔的,一瞬之间,她只觉得自己丹田一P火热。

    一道声音宛如千里传音,出现在她的脑子里:百会守心,切忌杂念太多。

    顾解舞没空去想这是谁的声音,亦或是丹田中那颗玉琀善意滇濁醒,她凝神静气,努力的感受起周遭的灵气来。

    丹田处火热的感觉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凉爽的通透感,如夏日身处山间,如冬日身在暖阁。

    浑身说不出的舒爽。

    在顾解舞看不见的地方,一点点一道道如丝如缕如萤火虫一般的灵气聚集,透过她的衣F和肌肤进入她的身T,一点点滋养她的骨髓。

    这样美好的修炼时光并不长久,不多时,她便是感觉到浑身难以抑制的刺痛感。

    可太上无上经上写明,每一次打坐运气,必须行满九十九个周天,否则不止不会达不到修炼的效果,还很可能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饶是身上越来越痛,顾解舞还是咬牙忍住,一点点的运气,就像是一个跑步跑到筋疲力尽的人,就是爬也要爬到终点。

    顾解舞所不知道的是,太上无上经作为曾经可以和太神嗊分庭抗礼的宗门,其中最高心法太上无上经光是修炼者,便是要经过千挑万选的。

    一万个术者之中,方能找出一个适合修炼的人,而修炼者在每一个阶段,都是必须由师尊亲自护法,以免修炼者心生杂念,被心魔所获,走火入魔。

    逍遥门此等功法惊世骇俗,却不能胜过太神嗊,追其原因,就是因为太上无上经修行太过艰难,掌门人在培养继承人的时候,为了使其能够一心一意修炼太上无上经,便会自Y将他与世隔绝。

    等到太上无上经修炼大成,才会被允许出山门。

    这也是间接导致逍遥门灭门的原因之一,每一代的掌门自Y便是与世隔绝,心X单纯,并不知道世途险恶,只知道蒙头苦修。

    当年水歌灵便是太过纯真,才会陷入和逆心的不L之恋,导致灭门。

    等水歌灵悟出太上无上经最后的道,她却是已经无法修炼此功法了。

    当年在逍遥门之内,其实水歌灵杀的最多的,便是修炼太上无上经走火入魔而堕入邪道的师弟师M们。

    太上无上经,越到后面,自己便是越容易被心中邪念所蛊H,成魔。

    现在顾解舞却是独自修炼此功法,也幸得她三世为人,属于人的七情六Yu早已经看穿,她唯一的心魔便是复仇,变强,暂时还不会对她的修炼造成什么负面影响。

    顾解舞好不容易煎熬一般的完成第一次的引气入T,浑身出现了一层油腻腻的污垢,她的脸上全是汗珠子,夹佑着那种油腻的东西。

    自己都能闻到空气里面那种人T的酸臭味。

    顾解舞妥力的倒在床上,之间自己的衣裳下面甚至隐隐渗出一丝丝血丝,像是把拔火罐一样,身T各部位出现了不同的瘀伤痕迹,那些P肤组织的外面血丝便是更多。

    此时已经是J鸣十分,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该亮了。

    没想到第一次引气入T,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顾解舞大声叫了小环,饶她准备热水给自己沐浴更衣。

    小环进屋子便是问道汗臭味,若不是知道自家小姐素来ai好洁净,她真以为自己错走了哪里的茅厕。

    等清洗完毕,顾解舞便是开始运气修炼寒玉功。

    她的寒玉功早已经练到第三层,只是这一年来不知为何,总是不能更进一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术者修炼,总是越到后期越是艰难,可顾解舞还是非常不甘心。

    否则上一世也不会故意给先进入寒玉功第四层的顾翰使绊子。

    这一修炼,便是到了正午。

    小环早就被命令在门口守着,无论是谁都不准打扰她修炼。

    早上只有顾解舞的母亲过来看过她一次,知晓她天不亮就起来修炼,虽是嗅澺,也道nv儿知道努力上进了。

    顾解舞的母亲也是术者,名叫柳如是,只可惜不是那个柳如是,曾经是天机宗的外门弟子,后来嫁给了顾涉,就在鹿邑城生儿育nv相夫教子了。

    她可是比顾涉更清楚,小nv儿滇濎资的确高于长子,可是她生X懈怠,有些mao病也是顾涉和顾深两父子宠出来的。

    柳如是本意是顾涉身为城主,身为族长应该以身作则,家族比斗本来就容易发生意外,不能为了顾解舞而损失了另外一个天才。

    她是看出来顾翰绝非池中之物的,他不止有天资,还很努力,心X也不错,将来可能会是顾深的左右手。

    然而顾涉有自己的考虑,并螠鳙Q子的话放在心上,昨日听说nv儿醒来之后主动放了顾翰,她是非常满意的。

    术者修炼,无容人之量者,将来的路也是可以预见的。

    心X宽阔者,总是能够走得更远。

    今日又见nv儿如此勤奋,更是高兴,只是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确定顾解舞真的在修炼,这才离去。

    顾解舞在修习寒玉功,神识还是清醒的,对于自己的母亲,她一直都是毫无办法。

    都说严父慈母,而在他们家,却是慈父严母,这可能和柳如是正经出身天机宗有关,她本是孤儿,自Y在天机宗长大,便是只学会了师长那一套刻板的教育方式。(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