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6 墓X奥秘

    昏暗的地下墓**有一G奇异的难闻的味道,那是一种腐朽的气息,带着臭味和坠抑的味道。

    顾解舞手中的夜明珠越发的皎洁明亮,宛如天空中的满月。

    呼的一下,四壁上的壁角灯都自燃了起来。

    这些油灯里面的油脂来自无边幻海中的鲛人,它们本是海底生物,被术者们捕捞起来,用来制作鲛绡,死后还会被熬成油脂,作为点灯的燃料。

    这一路曾被术者施术,若是有人经过,便会自燃。

    一路往内,一米一盏油灯,大概过了有五十盏灯的距离,顾解舞终于看见了一副镶嵌着灵石的赤Se棺木。

    顾解舞走过去,最先看见的,却是棺木之前J具森森的白骨,在墓室内显得十分可怕。

    她将夜明珠放入袖子里,小心的越过那些骨头。

    这些骨头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脖子处都有被刀划破的痕迹,而棺木之上,则是摆着一把造型独异的匕首。

    匕首呈现弯月形状,刀柄镶嵌着七彩零食,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千年不朽。

    而棺木的正前方,在方形的棺口上,画着一张奇异的图画,明明只有花鸟,她却觉得这图画诡异。

    顾解舞首先拿起了匕首查看,一手拔出,只听见清澈响亮的一声回声响起,这匕首非常有灵X,在她的手中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似乎很不甘心,被遗忘在这漆黑的地方上千年。

    顾解舞收好匕首,再次环顾四周,再无其他发现。

    她心一横,指不定这秘密就在棺木里边儿。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当她使劲九牛二虎之力的搬开棺材盖的时候,看见里面只是一具犹如活人的死尸,还是个nv人。

    她面容姣好,像是刚刚死去一般。

    唯一有些疑点的地方就是她的双手涂着红Se的指甲,死死的抱住一个木雕盒子。

    顾解舞好歹是死过一次的,只说:“得罪了!”

    便是伸手掰开了nv尸的双手,将盒子取了出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她的身T似乎被什么东西强制给按住了了,她不得不长开了嘴。

    而nv尸的嘴巴也长开了。

    下意识的她想到,不是要和nv尸接吻吧!

    虽然都是nv的,可是活人和死人,也忒恶心了一些。

    只见一道荧光闪烁,她吞下了nv尸嘴巴里面出来的东西,仿佛是一枚玉琀。

    长得像一颗汤圆,J蛋那么大,可是她毫无感觉的就把那东西吞下去。

    她虽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可却依然感觉恶心

    那是死人嘴里的东西啊!!!!

    一阵力量从她的身T里涌现,准确的说是丹田里面的涌现出一种力量,仿佛她无法控制的洪荒之力。

    她眼前一P迷蒙,晕厥了过去。

    她看见了山,那是太神嗊所在的昆仑山。

    她看见了海,那是神光大陆的无边幻海。

    她还看见了一个男人,一身白衣,遗世而**,清冷的面容仿佛隔绝了世上所有的尘埃,他高高在上,让人心生膜拜。

    他站在一颗红枫树下,周围都是一PP的白云,汉白玉滇潹阶就这么凌空在空中,仿佛生来就是如此。

    他,是太神嗊嗊主逆心。

    顾解舞仿佛和他很熟络,但顾解舞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自己。

    她踩着汉白玉台阶一步步的网上,她在流血,一滴滴滴在台阶上,殷红如不周山的火桃花。

    她受了非常严重的伤,J乎难以支持她。

    身上的伤很严重,严重到威胁到她的生命,可是生命渐渐流逝滇澺痛比不上心中滇澺。

    逆心,是她的ai人。

    可是他却是太神嗊的人,他们相识于一场打斗。

    门下弟子不小心杀了太神嗊的弟子,她身为大师姐,负责处理此事。

    强者为尊,她和太神嗊的大弟子逆心不打不相识

    其实逆心觉得他门下的师弟是活该,谁叫他对逍遥门的nv弟子出言不逊,然而他遇到了水歌灵之后,才知道

    原来真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心甘情愿。

    当水歌灵一剑用一根柳枝刺穿他的心脉,而他毫不躲避的时候,他在水歌灵的眼里看到了嗅澺

    她问,你怎么不躲!

    逆心是自大的,他回答,我怕我躲了你回去J不了差,到时候还要打

    水歌灵脸一红,拂袖而去。

    彼时她一步步走向红枫树下,这里是他们常来的幽会之地。

    外面下了禁制,除了他们俩,没有人能进来。

    她悔,她恨!

    她很当日逆心给了她机会,而她没有杀了他。

    师父死了,师M师弟们都死了,整个逍遥门除了她自己,全都死了。

    她妥力昏倒在白玉阶上,逆心想要过来搀扶她。

    水歌灵愤恨的拒绝:“不准碰我。”

    绝对不准,他用杀了师尊的双手再来碰自己,那仿佛是自己杀了敬ai的师尊一般。

    逆心痛心疾首,解释说:“门派之争本来就是如此,这一战我也是做好了战死的准备,歌灵,是不是死的是我,你会开心一点?”

    水歌灵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只问:“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逆心流着泪,滴在了如火桃花一般的她的血迹上:“你是我此生挚ai,我如何能杀你!”

    水歌灵的眼泪早就已经流G,只剩下一具驱壳:“诛心,比夺命更加残忍,你知道吗?”

    逆心跪坐在水歌灵的身T之前,看着她的生命随着血Y的溢出逐渐消逝,他舍不得她死。

    一道内力从外在进入水歌灵的心脉。

    当水歌灵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万里之外的豫州。

    那一日,天地红的似血,一名少年从山林中走出来。

    见一绝Senv子躺在乱石之上,走过来才知道她是清醒的,好似懒得动弹一般滇澤在乱石之上,这样的姿势肯定非常不舒F。

    少年问道:“姐姐,你是在看落日吗?”

    水歌灵别脸看过去,那是一个清秀的少年,穿着一件灰白Se的衣裳,背上背着一把缠满破布的剑。

    少年说,他是来天机宗参加外门弟子选拔的!

    水歌灵想,天机宗?那是什么小门小派?

    没听过!(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