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3 重见亲人

    之后,他再也不是分家引以为傲滇濎才了。

    顾解舞肚子很饿,但是她没有立马想起吃饭,而是去解救顾翰。

    上一次,他就是因为在水牢里泡了三天,根本被打板子,打得P开R绽,又去宗祠跪了半个月,这才造成了终身的残疾,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

    为此他彻底的意志消沉了下去。

    直到好J年之后才渐渐好转。

    现在,上天给了她一个机会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她怎么可能懈怠。

    鹿邑城主的掌上明珠,重伤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穿着寝衣,跑去了水牢。

    水牢在天牢的后面,除了关押城中的犯罪者之外,还会用来惩罚顾氏不听话的族人。

    当年,术者和平民的牢饭是有差别的。

    困住凡人,只需要J根木头即刻。

    而想要关押术者,牢房则需要鏡钢,由鏡钢铸成滇濟牢坚不可摧。

    顾解舞来到水牢,简直让牢头们受宠若惊。

    一个个的对着她哈Y点头。

    顾解舞直接找到了顾翰的水牢,让牢头将监牢打开,放顾翰出来。

    牢头满脸的为难,说:“这没有城主的命令,属下不敢随意开门。”

    顾解舞彼时看向了顾翰,相隔一生的再次见面,她看见顾翰懵B了,甚至有些恐惧,可是眼睛里带着不甘和愤怒。

    他以为顾解舞是来琇辱他的。

    骄傲如顾解舞,受不了任何人比她优秀。

    连长得比她好看的丫鬟都不准出现在顾家的家宅之中。

    顾翰每每听别人说起,久而久之,就觉得顾解舞是一个充满了嫉妒心的坏丫头。

    其实,她本来也是。

    现在她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赤脚来到天牢,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折磨他。

    顾翰心中恶狠狠的想,明明都是分家,她凭什么这脺骶横,整个鹿邑城就能由着她横着走。

    牢头的话激怒了顾解舞,顾解舞抢过钥匙,自己打开了门:“我父亲可以要你的X命,我同样可以。”

    牢头吓得不敢言语,更不敢阻止。

    顾解舞一看顾翰,他身上还锁着铁链,要去解开铁链的锁得下水。

    这会儿顾解舞才感觉到脚上的冰冷,她忘记穿鞋了,这么一身薄纱的寝衣,下水就走光,她命令牢头下去给顾翰开锁。

    顾翰解开锁走上来,浑身**的,问顾解舞:“你想G什么?”

    顾解舞见他一副故作凶狠的样子,根本吓不到她好吗?

    她好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

    便是说:“我知道你现在寒玉功已经到了第四层,我打不过你。不过我挺佩F你的。”

    顾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是那譃mπ沸〗悖


    顾解舞又说:“不过你下次要进阶的时候能不能别参加比武,我被你打死了你你赔得起吗?”

    然后甩给顾翰一个你个傻B的眼神,赤脚离开了。

    水牢的地上很多碎石子,可疼坏了顾解舞。

    顾翰在水牢外边儿一脸懵B。

    顾解舞回到自己房间,换了衣F吃了东西,赶紧去给老爹请安,免得他追责她S自放走了顾翰这件事。

    其实按照族规,在比武中打伤同族,严重到威胁同族X命的,是要受到重罚的。

    无论原因是什么,这也是上辈子顾解舞怂恿父亲严惩顾翰而没被族中长老团阻止的重要原因。

    现在顾解舞S自放走顾承,相当于挑战族规。

    她是知道要求父亲放过顾翰不大可能,只能先斩后奏,免得顾翰再受罚。

    其实如果不是顾翰那时候回来拼死救她,她也未必不会觉得顾翰是出于妒忌,想要在比武中故意害死她。

    可是有了那样的事情,她相信,顾翰纵然讨厌她,也每到想她死的地步。

    顾涉今年不过是不H之年,寒玉功练到第七层,只是在他资质有限,家族用了多少丹Y灵C才将他提升到这个等级,之后只怕是寸步难行了。

    他作为一城之主,顾家宗主,这些年来做事一向秉公办理,从不徇S枉法。

    只是对于顾翰,他是有心放他一马的,可是看见冰雪可ai的小nv儿奄奄一息滇澤在床上,和Q子的哭泣,他就不免Y起了心肠。

    可现在nv儿的意思是不想追究,顾翰天赋极高,将来说不定能进入天机宗云云。

    他一边感叹nv儿长大了,一边对着顾解舞愧疚的说道:“解舞,这事情是父亲委屈了你,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想要,父亲一定给你办到!”

    顾解舞听了这话十分感动。

    纵然知道,以顾涉的能力,她想要的父亲根本给不了,但是父亲待她的心,她真的很感激。

    顾解舞也知道,自己若是什么都不要,父亲只会更愧疚,便是说:“那么请父亲给nv儿随意阅览藏经阁书籍滇澵权。”

    藏经阁,乃是各大家族收藏功法和天文地理各类书籍的地方,一般不会让人随笔进去,更不消说随便借阅抄录书籍,想要什么功法,唯一的方法就是活的比武胜利资格,进去阅览,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背诵下来。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比如宗家长子顾深,便是有虽是随便查阅的资格。

    顾解舞虽然是分家,但是是族长之nv,想要这一点点特权,也不是不可以。

    顾涉爽快的答应了。

    这藏经阁虽然不是谁都能进去的,但是顾解舞在这次比武之前,是家族中第一滇濎才,去藏经阁看看,也不是不可以,长老团也不会说什么闲话。

    只是从前顾解舞不大ai修炼,她又不是要继承家业的宗家,他也就不提了。

    现在他只以为顾解舞是被顾承打败之后,突然爆发了什么上进心之类的,或是觉得输给顾翰心有不甘,才想要认真修炼一下。

    他是乐见其成的。

    顾解舞离开父亲的书房,天Se渐晚,出门便是看见哥哥带着J个家丁从走廊上过来。

    顾深见她,便是笑逐颜开:“下午听说你醒了,见你这么生龙活虎的样子,想必已经是无碍了。”

    在顾解舞最后的记忆里,是哥哥宛如人彘的惨状

    而现在,他还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