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02 年少意外

    这个世界没有床,房间里只有一张比地面高J公分的榻,上面铺着颜Se华丽的锦缎,上面一笼粉Se的蕾丝蚊帐用金钩悬挂着。

    顾解舞的确过着公主一般的人生,因为她是城主的nv儿。

    纵使她属于分家,也改变不了宗家的族长簢来族长是她的父亲和哥哥这铁一般的事实。

    木质的地板光滑如新,梳妆台前面摆着一张十个绣娘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绣成的坐垫,平时它的作用就是让习惯了坐着的顾解舞能稍微舒F一些跪坐在镜子前面打理自己的头发和妆容。

    虽然她不过十三岁,容貌还未长开。

    可根据母亲的美丽程度,她已然能预见自己长大以后的美貌。

    这一次被顾翰在比武擂台上打成重伤。

    顾解舞真的很丢人,因为她从来都是活在天才光环之下的。

    上辈子顾解舞怂恿着母亲让父亲惩罚了顾翰,打了他五十板子,还让他在祠堂里面跪了半个月。

    她和顾翰的梁子,从此就结下了。

    只是她想起了她被那些男人抓住的时候,顾翰讨厌她,却依然回转来救她,然而寡不敌众,他惨死于冷家的刀下,死不瞑目。

    最后的话语是:快逃!

    顾氏家族上下修习同样的功法寒玉功。

    寒玉功属于天地玄H四阶功法中的地级上品功法。

    这也是顾氏能够屹立不倒千年的法门所在。

    普通城主家或是自由人的功法多数都是玄H两种级别,拥有地级功法,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听说祖先顾小风便是有奇遇,才得了这地级上品功法。

    就是在天机宗内,寒玉功也是非常厉害的功法。

    至于天级功法,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至少顾解舞暂时还没听说谁是修炼天级功法的。

    据说天机宗宗主断水流修习的便是天级下品功法,只是顾解舞觉得那是有人与讹传讹。

    寒玉功共九层,分别是:

    第一层凝气。

    第二层聚神。

    第三层,聚水。

    第四层修骨。

    第五层化功。

    第六层外放。

    第七层内敛。

    第八层玄关。

    第九层平息。

    只是根据记载,从顾小风祖先以后,再也无人练到第九层。

    据说在宗门天机宗,也没有人修炼到第九层。

    这是一种类似寒冰掌的功夫,将内力凝聚成气,打进对方的身T里,G扰对方的内功,或者是练到超过第五层,凝水成冰,化作冰刃伤人。

    顾解舞和顾翰,同样是修炼到第三层聚水。

    两个人打斗的时候身上都是水雾阵阵,带着寒意,旁观者犹如置身寒冬之中。

    顾解舞此时回想,也不知道但是顾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一蟼愑他似乎爆发了,仿佛是在和她的比武中进阶了。

    本来和他是可以打成平手的,可紧跟着她便觉得力有不逮,看得清楚顾翰的招式也清楚他的意图,就是无法避开他的攻击。

    那一掌,快如闪电,急如骤风。

    好似冰锥刺入心脏一般,她倒在了血泊中,刚刚从身T流出的温热的血Y很快凝固,因为周围寒气凝聚。

    毫无血Se的脸上也逐渐浮现出一层冰霜。

    如果不是自Y修炼寒玉功,她想来已经成为了块冰人。

    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丫鬟小环,她立即上前来问她需不需要水。

    小环是平民家的孩子,能够选上成为她的侍nv,于她而言是一生的荣耀。

    顾解舞问小环:“现在是什么时候?”

    她有些不确定,或许自己已经变成了鬼。

    第一次死的时候,也是睁眼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取代了因为高热而死的真正的顾解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现在,她死之前是深刻感受了自己的生命是如何一点点流逝的。

    而且她被投入了火中,她永远都会记得那种灼烧滇澺痛感。

    小环不知所以,看了一眼沙漏:“午时刚过?小姐可是觉得腹中饥饿。”

    这一次顾解舞晕厥,已经过去了三天。

    城主大人也把顾翰少爷关进了水牢三天,说了小姐多久颗粒未尽滴水不沾,顾翰就必须多久不吃饭不喝水。

    小环觉得顾翰少爷人不错

    只是有时候对大小姐太过争锋相对了。

    也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家族中数一数二滇濎才,所以这才相互看不顺眼。

    小环自以为是的想着,试图让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少一些。

    顾解舞摇头,她苍白的面容写满了不可置信,她感觉到了丝绸的柔滑和Y光的温暖,以及鲜花的芬芳:“我问的是,今年你多少岁了?”

    小环现在看起来不过十四岁的模样,顾解舞却是不敢相信,上天再一次给了她重来的机会。

    就在她记忆中的前一秒,她还在火海之中。

    所以不敢相信。

    小环如实说了自己的年龄,她觉得顾解舞可能是睡得糊涂了。

    紧跟着顾解舞又问:“那么,我今年多少岁?”

    小环端来一杯茶水,纯金做的杯子里面热水温度合宜:“小姐比小环小一岁,今年十三岁!”

    顾解舞喝了水,紧跟着问:“我怎么会躺在床上,发生什么事了?”

    她感觉到X口传来滇澺痛。

    小环这又将她和顾翰按照惯例在比武,可是顾翰突然失手,用冰锥打穿了她的心脉,J乎要她丧命。

    好在但是城主也就是顾解舞的父亲顾涉在家,立即为她输入内力疗伤。

    这才保住她一命,而顾翰,则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下了家族水牢,现在还在里边儿呆着。

    顾解舞撩开一副,看见了自己曾经洁白无瑕的X口上有J道细碎的,还带着粉红Se的疤痕,仿佛是被什么爪子乱撩了一下造成的。

    顾翰区区第四曾就能凝水成冰,将她重伤,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她才回想起上一世,她醒来后同样明白了顾翰是在比武中突然进阶,无法控制自己才伤了自己,可是那时候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害艂愒己鹿邑城第一天才的名号被顾翰抢去。

    她恶毒的朝着母亲哭诉,说顾翰一定是故意的云云。

    最后导致顾翰身带重伤还要娶宗祠罚跪,双腿J乎废掉。(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