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李贵妃(本卷暂停)

    王妃説,他是个品行纯良的好男子,而她是镇南王府的金枝玉叶。

    姐姐们都称羡赞叹,说是金玉良缘,天作之合

    她是庶出,而宋文忠是嫡出。

    九门提督的宋家,虽然出生寒微,可深的皇上倚重,算是一门好婚事了。

    低嫁的好处在于,她将来嫁过去,不用侍奉公婆,与妯娌们争锋相对。

    终于明白,好姻缘,只需门庭匹配,无需两情相悦。

    过了一个十五年来看似美好的中秋节,至少顾解舞觉得自己和王妃还有姐姐们算是相处融洽。

    坐在宴席上,看着戏台上的歌舞升平,她不免会假想将来,她和宋文忠一起对着父王和王妃承欢膝下的情景。

    一种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

    伶人唱的明明是花好月圆人长久,她却是听得泪流满面。

    她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索X禀告王妃,自己累了。

    回到应新堂,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嚎啕大哭起来,匍匐在床上,不知自己为什么哭嚎,只是如何都忍不住。

    顾解舞知道,他会知道的,莺歌和奏舞会告诉他的。

    这一场痛哭,仿佛为她的心武装上了一层铁甲。

    命运悄然而至,她以为自己可以自由自在,只是现在才明白,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鸟笼子,生活在这之中的她,不应该妄想外面的世界。

    与他相知相识相ai,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宋家送来了名帖,王妃将她和宋文忠的八字合了一下。

    这只是一个过场,就是不合,钦天监的人也会让八字合起来。

    之后便是把八字寄给远在江南的镇南王。

    好在是,她必须等到两个姐姐嫁人之后出嫁。

    也就是说,她也还有两年的时间。

    她写了一首诗寄给秦王,希望他能明白她的心意。

    免得将来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ai,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太子在江南节节获胜,她能够想象,等太子班师回朝,第一个要对付的人会是谁。

    她怎么可以成为他的弱点。

    翌日,皇太后召见她。

    王妃说,这是要册封她为郡君,算是对镇南王在前线为太子拼命的优待。

    因为太后知道,镇南王喜ai他的小nv儿。

    郡君!

    至少顾解舞是非常领太后的情的,因为这说明将来,就是她嫁给了宋文忠,她也不用太过像一个小媳F,因为她是郡君啊!

    倒是宋家,迎娶她这么一尊活菩萨回去,不知道心里会作何感受。

    宋文忠有两个哥哥,具是已经成亲。

    虽然都是大家族出身,但是比起她来,差了不少,如今她又有了正经的封号,见到她,可是需要行跪礼的。

    顾解舞从太后嗊里出来,她故作沉闷的X子让太后早早的放了她离开。

    只是她万没有料到,李贵妃会召见她。

    李贵妃,顺王的生母。

    她之前试探过顺王,再无下文。

    她已经确信,顺王并不是什么穿越者。

    而现在,为什么要召见她呢!

    李贵妃今年不过四十多岁,美丽如淡墨画出的一个nv子,仿佛岁月都不舍得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顾解舞不曾知道,嗊中nv子竟然可以如此这般,永远好似纯洁的少nv。

    可惜的是,她素来身子不好,孱弱多病,生下顺王之后更是如此。

    因为久病而无宠,似乎是在情理之中。

    后嗊之中现在最得宠的便是宸妃和明妃,似乎很多人都忘记了,当年的李贵妃冠宠六嗊,J乎要将与皇上青梅竹马宸妃淹没。

    顾解舞曾相信,天子和李贵妃之间是有过ai情的。

    太美好的东西总是不易久长。

    顾解舞觉得李贵妃便是真实的写照,如果她这些年恩宠依旧,想必早就香消玉殒了。

    李贵妃如琉璃一般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善意,仿佛真的和姑姑们请她过来的时候说的一样,只是想要见见她。

    李贵妃见了她这般的好颜Se,感叹道:“当年我与你母亲,本来是一同选秀的秀nv。

    只是运气好,留在了嗊里,而你母亲,则是被赐给了镇南王。”

    多么简单的一句陈述,可惜两个人的命运却是截然不同。

    李贵妃曾是这天蟼愵幸福的nv人。

    而她的母亲,可能从来就没感受到过幸福,她的出生,结束了她的生命。

    然而镇南王并没有觉得对司马氏有有一丝丝愧疚,只是庆幸她活了下来。

    对于那个为他生儿育nv的nv人,只是感叹一句而已。

    顾解舞时常想,是不是他已经不记得母亲的模样了。

    李贵妃为何还会记得母亲呢?

    李贵妃这又说道:“当初以为嗊中才是好去处,现在才明白,绝非如此!”

    她的脸上,露出了寂寥哀伤的神Se。

    闲话了J句而已,李贵妃便是觉得神伤,顾解舞告退离嗊。

    出嗊的时候这才听莺歌说起,李贵妃也是生下顺王之后,身T才开始变差的。

    逐渐的失去了皇上的宠ai。

    她的心中却是起了一P小小波澜,当年她的母亲到底为什么会被赐给镇南王做妾呢?

    看自己的长相,也该猜到自己母亲的容貌不输于李贵妃,可是她偏偏如王昭君一般

    算了,算了。

    时间已经将真相掩埋,她已经死去,不再重要。

    意外的是,出嗊的时候在嗊门口,和顺王的马车撞了个正着。

    顺王下马而来,见是她的马车,只是在车外拱手笑道:“惊扰了郡君,真是不好意思。”

    顾解舞也不能显得太小气,只说:“王爷无需如此,本来就是我家的马车挡路了。”

    不论实际情况,这么说总是没错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