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出征(上)

    如秦王所料,这京城之中所发生的一切,特别是J个皇子身边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

    皇帝富有四海,想要C控一个人为他所用,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除去秦王自己去顾解舞房中的那一次,没有一次是皇帝不知道的。

    从白马寺秦王突然爆发,独自一人策马越崖,到今天顾解舞被秦王妃召见,中途被秦王带走到书房中S会。

    皇帝都知道。

    他知道的很早,甚至是在替皇长孙选妃之前。

    只是顾解舞的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成为皇室的媳F儿。

    若是秦王,那就另当别论了。

    皇帝不是没有动过将顾解舞赐给秦王的念头,只是他还顾忌着自己和太子之间的父子之情。

    将凉州都给了秦王,只怕太子会被B急了。

    好在的是秦王有自知之明,明明心仪镇南王之nv,知道不可能,便是从来不提,比起太子妃簢安侯府,他真是太听话了。

    皇帝想起了他曾经宠ai过的瑾妃,也是那般,事事为人周全。

    当年他是非常喜ai瑾妃那般X子的nv人的,温柔、顺从。

    不似皇后让他面对着便觉得压力,也不像宸妃,总是给他找麻烦。

    之后她顺利的生下了皇子。

    作为一个帝王,他能给予她最多的都给了,便不再去她哪里,之后逐渐就淡了。

    他也曾经是皇子,明白了儿子多的好处和坏处。

    他一点都不像让那些奴才们有机可乘,怂恿着他的血脉相互厮杀争夺,犹如野兽那般。

    所以他早早的定下了太子人选,让所有的皇子们都死了心去。

    只是他现在已经不是皇子了,是皇帝。

    眼看着太子一天天长大,他是欣W的。

    可同时感觉着自己一天天的老去,太子越发的不恭敬,他的内心是挣扎的,他想要做一个好父亲,可是太子的所作所为,让他感到害怕。

    一个可怕的念头萌芽,若是太子尼濎不想再做太子,那么他还能安稳的坐在龙座上吗?

    他已经苍老,比起他,朝臣们更愿意为年轻力壮滇潾子效力。

    他成功的避免了孩子们之间的斗争,难道就要付出自己的安危作为代价吗?

    他开始宠ai荣亲王,纵容顺王。

    不负所望的,太子的缺点开始暴露,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太后和皇后却是忍不住了,想要让太子迎娶延平王的nv儿柏惜若。

    好在,易安王没有nv儿。

    他将延平王的nv儿给了自己的四儿子,作为让他去凉州的补偿。

    只给了太子海昏侯的nv儿。

    海昏侯家只门阀大家,从前朝就存在的家族,然而有名无实。

    皇长孙的出生让他开心极了,他当了爷爷,同时他也感觉到生命的流逝是多么的无情。

    终于皇长孙也成年了。

    太后不死心的将目标放到了镇南王的身上。

    镇南王的nv儿们早早的就被他许配了人家,只是他遗漏了镇南王的庶nv。

    听到皇后的建议的时候,他都快要笑出来了,太后为了得到镇南王的支持,竟然是不介意让皇长孙在娶世子妃的同时迎娶良娣。

    这将世子妃的颜面置于何地?

    皇帝想着,是不是她们会让镇南王的nv儿先生下长子,然后等太子继位之后,便侧封镇南王的nv儿为太子妃,以此来巩固皇长孙的地位,弥补皇长孙母家势弱的缺陷。

    简直就是可笑。

    太后老的都糊涂了吗?

    彼时,他得知了镇南王府有两个小丫鬟经常出入秦王府的事情。

    他对秦王第一次产生了疑虑。

    便是让人将这事情透露给了柏惜若。

    少见的,他知道了儿子温情的一面。

    秦王身边有不少的nv人,他从天下挑选出来的,Se艺双绝的nv子更是不少。

    可惜没有一个能留住他儿子的心。

    这顾解舞他是见过的,故意藏拙,不想高攀皇长孙。

    原以为她是受其父亲镇南王影响,现在知道,原来是早就是心有所属。

    顾解舞和秦王在书房中谈话被抄录到之上,一字不差的呈到了皇帝的面前。

    对于顾解舞的才华,皇帝开始有所了解。

    想起了顺王前些日子在英国公府出了对子被人对了出来,可惜没寻到那对对子的人。

    看来,便是她了。

    皇帝一笑,脸上的皱纹越发的明显。

    顾解舞这般的nv子,生来便是带着奇异Se彩的,无论如何的想要泯于众人,都不可能的。

    ***

    炎炎夏日,只觉得酷暑难当。

    这些年来的习惯,顾解舞变得不怕冷,倒是畏热了起来。

    应新堂位置不好,是西晒的屋子。

    从前没有空调至少还用风扇,现在她只有一J个冰盆,赤金的冰盆里,眼瞧着冰块儿一点点融化,好似自己也要跟着融化了似得。

    三五不时的从小厨房拿来的冰碗根本抵挡不住夏日的暑气。

    福嬷嬷倒是穿着那样厚重的锦缎衣裳,丝毫不觉得这夏日是多么的难熬。

    屋子里闷闷的,莺歌和奏舞打着扇子,呼呼的凉风绕在她身上,只能起到缓解作用。

    让人意外的是,皇上竟然决定这个时候让太子领兵出征江南。

    而镇南王作为太子麾下第一大将随行。

    凉州境外,许是被秦王打滇澺了,纵然只有三品的将领守城,也安然无事。

    镇南王临走之前,最不放心的便是顾解舞,再三拜托王妃,一定要赶紧把顾解舞的婚事定下来。

    实际上王妃已经有了许多人选,只是没能定下到底是谁。

    王妃郑重其事的答应,因为她也不希望顾解舞拖累整个王府。

    而镇南王,他此次跟着太子出征,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保住太子X命。

    镇南王比任何人都清楚,太子并非良将,此战悬念颇深,到底会如何,未可知也。

    而秦王对这这次出征滇潿度,异常暧昧。

    说他盼望着太子打胜仗吧,可秦王应该比他更清楚,胜负在太子成为统帅那一刻就已经决定。

    既然明白,为何又放任事情任其发展。

    他侧面的试探过秦王,而秦王的意思大概是:皇上自有安排,他们做臣子滇濤从吩咐便是。(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