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柏惜若

    顾解舞在福嬷嬷的指导下,拿着绷子,上面绷着一张海青Se的锦缎,上面是刚刚起头的一朵玉兰花。

    她虽然不鏡于刺绣,可是也知道这Se彩渐变层次是决定一副刺绣是否好看的基本元素,先天不足便是要后天来补了。

    旁边的笸箩里面,放着从瓷白Se、米白Se、淡粉Se、素红Se、浅紫Se等三十六种现在大周朝能找出的红白二Se。

    若是绣房的绣娘看了,便是要说绣一朵小小的玉兰花便是用上这么些颜Se,可是暴殄天物了。

    饶是这般顾解舞还觉得不够鏡细,旁边儿莺歌和奏舞具是帮着分线,穿针。

    细细的丝线被分成三G,绣起来越发的没有头了,好在这锦缎细密,否则一眼看下去,就全是针孔了。

    针也是拿的最小的,福嬷嬷的眼睛都看不见。

    顾解舞如此这般,不外是想把这东西送给某人。

    莺歌和奏舞自是明白,自是碍着福嬷嬷在,不敢调笑。

    这副刺绣整整用去了顾解舞一个月的时间,等绣好玉兰花,福嬷嬷便是放下了这一段,督促她做其他的东西。

    而顾解舞则是在福嬷嬷不在的时候把这副刺绣做成老香囊包,一针一线,都带着她对他的情意和思念。

    做好之后只是让莺歌送过去,自己并未思及其他。

    没想到翌日,她便是收到了秦王府秦王妃的邀请,邀她过府品茗。

    秦王妃的身子并不好,太医说的是能过一日是一日,为此最伤神的是皇上。

    于秦王而言,这位王妃在与否,都是无所谓的。

    顾解舞不可能不去。

    只是当在秦王妃的房间里,看见柏惜若有气无力滇澤在香Se弹花软枕上,面Se苍白无血,衬着红Se的米珠帐帘和锦被,反而有种奇异的青白。

    青白也是虚浮的,像覆在脸上的纱,飘忽不定。

    这时候的她更像是一个垂死的nv人,唯有腮边垂在耳环末梢的翡翠珠子,那是内务府出的东西。

    只微微晃动着不掉下来,一颤又一颤,越显得她如一P枯叶僵在满床锦绣间,了无生气。

    顾解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见自己,她已然病得如此严重。

    还是,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她还算是有些良心的,此情此景,很难不生出愧疚。

    若是她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指责她夺去了她丈夫的心,那么她可能还会据理力争,她和秦王是真心相ai,而现在

    她又什么资格去和她力争。

    就当是对她的怜悯。

    秦王妃听人回禀她来了,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目光森冷可怖,恨恨道:“你来了!”

    那语气里,是无可掩饰的妒忌。

    顾解舞立于屏风之前,削肩细腰,款款摇曳,俊眼修眉,顾盼神飞,一袭透着淡淡绿Se的月白Se衣裙,裙子上绣着灿若云霞的海棠花,腰间盈盈一束,益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之姿。发式亦简单,梳成螺髻,上面只一枝粉晶桃花簪,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她娇柔丽Se。

    犹如三月中,最灿烂滇澮花一般。

    相形而见绌,柏惜若情不自禁的生出了嫉妒之心,她纵然从未得到过秦王的宠ai,秦王待她如宾客一般客气。

    真真的相敬如宾,可那到底是她的丈夫。

    她还没死,便是听人说起了,王爷并非不ai美人,只是这满府的姹紫嫣红,都比不上那一朵而已。

    她见过顾解舞,可是记不清她的容貌了,那时候她还小,在宴席上只算是陪客,她堂堂秦王妃,没把她放在眼里,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从那一刻开始,她便成了她的宿敌。

    或许不该邀请她到王府的,若是王爷没见过她。

    是不是她到死的时候,都不会知道,原来王爷也是会动情的。

    柏惜若满腹的怨恨,回忆起这二十多年的日子,只觉得会澠可笑,她一生的时间,有一半都和秦王相依为命着。

    她经历了丧母、丧父。

    现在她自己也要死了。

    秦王是不会为她伤心的,说不定还会觉得她死得好,给他的心上人腾位子出来。

    柏惜若见顾解舞,秦王并不知晓,这不代表不会有人告诉她。

    昨日莺歌和奏舞没寻到机会回秦王府报信,如今到了秦王府,前脚在耳房等着,后脚等王妃的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去找秦王去了。

    莺歌明白,王妃不会无关无故见顾解舞,而今的现状便是,万一王妃说了什么,让顾解舞不高兴了,或是如何

    这可不是她们担当得起的,还是转告秦王为上策。

    秦王匆忙的赶过来,看见的只是顾解舞被吓坏了。

    她被柏惜若那副形同枯槁,奄奄一息的模样吓到了。

    他上前去,旁边的奴才们,如惠嬷嬷之流,跪下向他请安。

    顾解舞听见他的脚步声,又听见别人的称呼,便知道是他,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可怜她的说道:“她病得很重!”

    秦王神Se冷漠,只是关心顾解舞,说:“她一直都病得很严重,你不用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或是愧疚,无论她如何,都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心意。”

    顾解舞有些尴尬,她没想到一向冷情的秦王会在这种地方说出这种话,总是不合时宜的。

    柏惜若躺在病床上,耳闻自己的夫君对另外一个nv子表明心意,只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她就快死了,而秦王真的觉得无所谓,他只着急她的死是否让他的心上人觉得不安。

    因为在她病入膏肓的时候,他们却是在谈情说ai。

    柏惜若心如死灰,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

    秦王也不想和柏惜若多加纠缠,只是拉着顾解舞往外走。

    到了外边这才说:“你不该来的!”

    顾解舞回望了一眼秦王妃的住所,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却是感叹道:“你不用陪陪她吗?”

    秦王笑道:“我她的婚姻,本来就是皇上出于政治考量促成的,高贵如她,嫁给我这个嗊nv所生的皇子,是委屈她了。

    说不定她自己也盼着自己早死早超生,好再投胎,再嫁个门当户对的人。”(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