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顺王

    顾解舞和陆小蝶走到了J株海棠树下,香气四溢。

    陆小蝶显摆一般说道:“香吧!这可是我家大哥从外面搜寻来的珍稀品种,名叫西府海棠!”

    京城中人,好多都不知此花,只以为海棠无香。

    顾解舞笑道:““古人《群芳谱》中记载:海棠有四品。即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木瓜海棠和贴梗海棠。海棠花开虽然娇艳动人,但一般的海棠花无香味,只有这西府海棠既香且艳,是海棠中的珍品。”

    她想起了张ai玲说的话,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

    而她自己呢?

    现在就身在红楼梦中,她的结局又是什么?

    陆小蝶对顾解舞越发的崇拜,也算不上崇拜,就是觉得她懂得好多。

    一个nv子不止长得美,而且还这般富有才情,将来要是怎么样的男儿才配的上她。

    她不禁这么想到。

    、而顾解舞,则是********的去思考那个同为穿越者的人去了。

    他是不是就是四大公子其中的一个人呢?

    对于这个老乡,她的内心充满了好奇。

    Y平郡主远嫁京城,因为是镇南王的长nv,所以太后和皇后特别ai重,平日里进嗊,都是享受着和公主们一样的待遇,这让魏国公府和京城的贵族们越发的不敢小觑Y平郡主。

    而皇室之中,大家也是跟着太后的意志行事,顺王又和路双路J好,因此Y平郡主和顺王,也算是认识。

    突然听说顺王来了自己的赏花会上找人,便是有些好奇。

    顺王遭际成婚多年,膝蟼愑nv成群,于皇室之中,他的孩子是最多的。

    和秦王那是天壤之别,这也是他有心为之,皇上喜欢多子多孙,他便是依照父亲的喜好来而已。

    且才子多风流。

    只是这蓦然的被顺王看上了,对于贵nv们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顺王的一正两侧妃子,位置上具是有人了。

    Y平郡主推诿再三,只说赏花会上都是各家的官宦nv子,顺王这般大张旗鼓的找人,传出去可不大好听。

    顺王知道Y平郡主是误会了,便是解释说:“本王只是对能够对出此下联的小姐觉得欣赏,并未有其他想法,郡主未免太过谨慎了些。”

    Y平郡主只觉得好笑,这顺王什么她没听说过,上到豪门贵nv,下到勾栏下nv,只要顺王看对眼了,没什么他得不到的。

    下nv们就算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豪门nv子便是被他的容貌权势和花言巧语给蒙混过去,不知不觉失了心又失了身,还无怨无悔的死心塌地的给他做小妾。

    Y平郡主和顺王妃J好,她可不想给自己朋友添堵。

    便是再三推妥,只希望他们赶紧离开的好。

    陆双峪亦是知道Q子的顾虑,可惜他拦不住顺王。

    但见Q子和顺王如此争执,两相不然,只怕他们会越发的争锋相对,不免做起和事老来。

    对延Y平郡主笑道:“王爷不过是想和那nv状元结识一番,你又何必这般阻拦。”

    眼神里满是担忧,他相信Q子能够懂得他的担心。

    Y平郡主自然是知道的,魏国公府可不是镇南王府,就算是皇子亲王的面子都不用给。

    而魏国公府不行,他们扎根在京城,随便为了一点小事就得罪人,这样的习惯真不好,不久之后,便是可能会满城都是敌人的。

    且让顺王找到了那nv状元又能如何,说不能人家便是故意的。

    何必挡别人的青云路。

    Y平郡主面Se动容,她自然知道今时不同往日。

    思虑了一下,还是听从了夫君的话,指不定人家真的是故意为之。

    毕竟顺王是京城四公子之一,还是王爷,多少无知少nv上杆子倒贴他,以为他是个多情才子。

    可在Y平郡主的眼中,他就是个人渣。

    若不是生在皇室,早就声名狼藉了。

    顺王也还顾忌着这满庭贵nv们的声名,一个两个他到时无所谓,可这里具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的nv儿,他若是做滇潾出格了,他艂愒己被御史台的口水淹死。

    大家都自己在一处玩儿,Y平郡主见顺王的时候,大家都是回避了的。

    现在却是以顺王的名义发出了一条消息,说是顺王带来了一副上联,问有没有人能对的上来。

    顺王心道,只要是刚才那nv子知道了,定然会出来相见的,如若不然,何必把自己亲手写的字扔到英国公府去。

    那边厢,顾解舞听说了这事儿,陆小蝶很亢奋的立马就要过去。

    仿佛

    顾解舞猜到了陆小蝶到底是心仪何人了。

    顺王那个渣男。

    据说是诸皇子里边儿小妾最多的。

    顾解舞觉得,他可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便不想前去。

    可陆小蝶不依不饶的,非要立马过去,自觉不能随便扔下顾解舞这个客人,便是立在原地两难着。

    顾解舞看出她现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便说:“别说是我对出来的,就说是你自己对出来的。”

    陆小蝶不懂:“你这是为何?”

    顾解舞故作生气的回答:“我还没怪你自作主张的把我写的字让别人捡了去呢!

    现在别人找了上来,你让我回家怎么给王妃J待,不说王妃,就是长姐,也不会轻易饶了我的。”

    她一副可怜兮兮的鹌鹑样子。

    陆小蝶知道,镇南王府家教一向严谨,便是信以为真,满口答应了,事情由她而起,便是答应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顾解舞见她郑重其事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她不说,他们也会知道的。

    她求的,不过是让一切静悄悄的发生,免得多生事端。

    而且,她还想试探一下那人到底是不是穿越者,如果是,自然会想尽办法和她联系上的。

    因为她也是相同的想法。

    她之所以不那么确定,是因为他这么光明正大的找上门来,一点都不怕别人起疑心,真的不像是穿越者的所为。

    而且王爷什么的,皇室中人是她最不愿意接触的。

    今日王妃本意是安排她和外面多J际一些,可惜事与愿违。(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