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桃燃锦江堤

    陆小蝶有些不信,可是她也觉得好玩儿,那些读书为生的读书人都对不出来的对子,给一个闺阁nv子对出来了,想想就觉得有趣,便是吩咐身边人准备笔墨。

    顾解舞假意推辞了记下,以表明自己不ai出风头。

    实则她是想要留下这个对子,陆小蝶是陆双峪的MM,这件蕚愜能传进他耳朵里的,也总能让那个出对子的人知道的。

    这样,或许就能和同为穿越者的某人联系上了,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她深信有一个同志总比自己孤军奋战强。

    下人很快准备好了笔墨。

    那边的声音越发的响亮,乱七八糟此起彼伏的声音络绎不绝,仿佛是在争执这副对子的下联。

    好似有人试着对了一下下联,可是不够工整。

    要么是词不达意,就是平仄不对,总是觉得欠缺了什么。

    顾解舞她们站在亭子里,陆小蝶站在顾解舞的身边,瞧她拿笔的手势极其的优雅,将狼毫笔沾的饱满,黑Se的墨汁均匀的落在纸上,随着她的动作写下。

    顾解舞写的是:桃燃锦江堤。

    陆小蝶看得痴迷,暗自在心中默念了数十遍,她虽然文学素养不高,可觉得这比刚才那谁谁谁对的下联好太多了,且都是写景Se,而且也是有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偏旁。

    顾解舞放下笔,拿起纸张吹G,有些不满意自己的字T。

    谁让她从前懈怠练字这一项重大工程呢!

    话说这mao笔字真心的要写出一首好字,没有十年功夫是不成的。

    且看陆小蝶滇潿度便知道。

    陆小蝶看了顾解舞的字,只说:“你都是怎么练的,写的那么好?”

    闺中nv子很少练书法,因为用不上,用的时候也就是在账本上勾勾画画。

    大家没有要求,也没人变T的要求自己写出一副堪比书法家的字T。

    陆小蝶直感叹她的字没有半分nv儿脂粉气。

    顾解舞好笑,只是她看不出来而已。

    陆小蝶却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希望能引起别人注意的,所以她的作为,让顾解舞的盘算加速的实施了。

    陆小蝶在折了一只新开滇澮花,将宣纸绑在上面,让丫鬟扔过墙去。

    等顾解舞发现她所作所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是有些担心的,哪里有nv儿家的字迹被人随便传阅的。

    这会儿责怪陆小蝶也为时已晚,且她也不想自己显得太小气。

    或许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那枝梅花呢?

    显然,顾解舞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众人很快发现了那枝梅花,陆小蝶得意的朝着顾解舞显摆,说是她经常扔东西过去

    顾解舞,大写的囧。

    所以说那个某公子从书上掉下去的事情是绝对真实的。

    所以现在三家的小孩子都改成了往别人院子里扔东西

    这不是一个封建礼教十分严重的地方吗?

    大家都不应该是食古不化吗?

    顾解舞为自己遗憾了一把,却是听得那边的人才Y唱出了自己对出的下联。

    安静了一会儿,那边则是发出巨大的哄声,仿佛是想要越墙而过,一睹能对出此下联的人是谁。

    不多时又安静了下来,顾解舞听得出来,那是陆双峪的声音。

    他制止着所有人,他总不能让这些文人翻墙去自己家的后花园吧!

    而且今日他的Q子Y平郡主还邀请了京城多数的贵nv来家里赏花。

    这些人若是行为不检,他可是也有羽任。

    陆双峪成功制止了那些J乎疯狂,实则是想要伺机窥探名门淑nv们真容的伪君子们的意图。

    英国公府的后花园中,以京城四公子为首,聚集了非常多的仕子们。

    只是让顾解舞失望了,出这个上联的人,并非什么穿越者,而是百分百的土著王爷,顺王。

    顺王为天子第三子,生母为毓庆嗊李贵妃。

    顺王为人不羁,今年不过二十五岁,比秦王大一岁,比荣亲王小三岁,比太子小四岁。

    而天子自从有了皇后所生滇潾子,和挚ai宸妃所生的荣亲王之外,便是对儿子们不大上心了,前面两个已经是分去了他作为父亲而产生才慈ai。

    所以顺王对于父亲的感受他从来都是严苛的,严肃的,对着他,更像是一个君王,而不是一个父亲。

    从小就明白自己不争就等于放弃,顺王的心机比起太子和荣亲王,要深沉得多。

    而他则是皇室之内,书读的最好的一个人。

    否则,怎么会成为京城四公子的榜首。

    经过多年经营,新入朝的士子们,隐隐有将他奉若主上的意思。

    虽然他甚少接触朝政,可皇帝有时候为了安抚读书人们,也会让顺王cha手一些朝政要务。

    毕竟比起太子,读书人们更喜欢他。

    顺王笼络他们的方式,便是这样的诗会。

    可以说,是他这十J年来的苦心经营。

    人总会崇拜比自己厉害的人。

    这对子是顺王游历外方的时候,偶然写出来的,一时灵感所限,之后便是写不出来下联了,他觉得自己都对不出的对子,便是能够难道天下人的。

    没想到今日,竟是一只桃花带来了下联。

    顺王一眼便是瞧出这字是出自nv儿家之手,虽然笔锋凌厉,可有些绵软,想是力气不够导致的。

    顺王看了只是笑道,对陆双峪说:“今日Y平郡主设宴邀请京中贵nv们赏花,且不知这其中竟是有了一位nv状元!”

    这对子刚才竟是难倒了今年的袀惔元,因此称能对得出这下联的nv子为nv状元,一点都不为过。

    陆双峪不好拒绝,虽然是多年相识,可他毕竟是皇子。

    司马乘风便在一旁饮酒,和宋翊对弈,笑答:“王爷若是想要一睹nv状元的芳容,可是要爽约了?”

    他们约好今日不醉不归的。

    司马乘风和宋翊,都是真洒妥,因此做事不大着调,便由此笑言。

    顺王只当他是醉话:“本王寻到了这nv状元,也还要回来的,你且等着。”

    说完,便是拿着宣纸和陆双峪一起离开了。

    从大门出来,进了魏国公府。(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