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烟锁池塘柳

    用赤金做装饰,那是皇室建国初期独有的做法。

    谁让太祖是个暴发户呢?

    再者,寻常人家怎么消耗得起那样数量的H金。

    可能这地方,从从前开始,就没挪动过,否则那些赤金牡丹花,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光泽。

    顾解舞站在顾解心的身后给长姐请安,她明显有些吃惊,因为她的乖顺。

    Y平郡主起身,笑道:“MM们不必多礼,今日花园里的花儿极好,你们各自去玩儿吧!”

    众人说是,顾解舞附和着。

    顾解舞感觉顾解心还是很幸福的,那样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可能她真的觉得陆双峪很好。

    可是顾解舞想起了那一次在镇南王府花园的偶遇,她并不喜欢陆双峪那样的人,说不上罍髅煣造作,只是觉得身负盛名的男子,大多都不够真实,总是带着一张假面P的。

    也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她心中已然有了秦王那般英雄气概的男子,自然觉得这些酸秀才读书人假惺惺的。

    顾解舞本不擅长J际,其他贵nv们便是自Y认识的手帕J,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自己的聊着天。

    也并非看不起顾解舞这等人,只是她生的那般花容月貌,又是庶出,又听说镇南王王府的J个姐M多有嫌隙,这是Y平郡主摆设的宴会,她们却是往顾解舞身边凑,那可真是太不长眼了。

    陆小蝶去更衣后再次回到顾解舞的身边,见众人都不理会顾解舞,她一个人在角落里暗自愁繆,便是拉着她的手,带她出去看花儿去。

    好多姑娘都在外边儿去了。

    Y平郡主看向这边,眼神复杂。

    这里是陆家的花园子,陆小蝶自然是非常熟悉。

    出了水榭,她娇俏的脸蛋上便是抹上了红晕,试探X的对顾解舞问起她对京城四公子的看法。

    顾解舞的回答中规中矩,只说没见过他们,也甚少听说,不清楚。

    实则她的心里面是非常看不上的,这J个人都是出自大周的名门贵族,其中顺王还是天子的儿子,是皇子,就是写一首打油诗出来,也没人敢说他写的是狗P,就如乾隆自封什么十全老人似得。

    其实世界上名人名言,是因为他是名人,所以他说的话成为了名言。

    哲理这玩意儿,就是路边滇濌头匠都懂,可谁会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当做至理名言,但如果换做是皇上说的,那就不同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皇上放的P都是香的。

    陆小蝶闻言,她还是第一次听贵nv对京城四公子露出这般态度,大多数的nv儿家都对他们充满了憧憬。

    京城四公子,从来就是品貌皆优,德才兼备的未来夫婿理想型人物,可顾解舞说她不了解。

    且陆小蝶一直对自己滇澝兄陆双峪充满了崇拜的,他那样一个钟灵毓秀的人物,若不是早早的和Y平郡主定下了婚约,只怕媒人是要踏破他们家的门口的。

    两个人一路走走停停,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陆小蝶在说话,顾解舞认真听。

    一路下来,顾解舞已然知道陆小蝶是一个没什么心机的小nv孩儿,亦或是大智若愚,心里明白着。

    知道今日招待好她便是。

    只是顾解舞万万没想到,陆小蝶那温柔良善的外表下,竟然拥有一颗**不羁的心。

    她们来到了一处粉壁之前。

    顾解舞偶然听得,隔壁竟然是有丝竹之声,更有歌nv献唱。

    陆小蝶见她听得痴迷,便是没说话,站着一起听。

    隔墙听见一nv声:

    君若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随相依,映日浴风。

    君若湖中水,侬似水心花,相亲相怜,浴月弄影。

    与君歌一曲,听君为我倾耳听,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倏而来兮忽而逝。

    人间缘何聚散,人间何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但愿与君长相守,但愿与君长相守。

    顾解舞只觉得这歌声王月温柔,浓淡适宜,只是太过鏡于技巧,少了些这首歌中少nv当有的琇涩。

    便是问陆小蝶:“这隔壁是武安侯府,还是英国公府?怎么白日便是请来了歌nv助兴?”

    陆小蝶道明隔壁那是英国公府的后花园,听说今日那边京城四公子汇聚,并拢了一批今科的秀才们,趁着春日Y诗作对,把酒言欢。

    顾解舞了然,难怪刚才陆小蝶一直喋喋不休的说起京城四公子的事情,原是事出有因。

    这会儿又才领着她缓步走到了这边上,想来这一墙之隔外,有着她心之所向。

    年少而ai慕,顾解舞觉得这样真好。

    她对陆小蝶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陆小蝶自己心中有鬼,看见顾解舞那样的眼神和笑意,一蟼愑不好意思起来,说道:“不如咱们去前面的亭子里去坐一会儿吧!”

    前面J十步的远处,有一处凉亭,四周鲜花环绕,香气馥郁,高台之上,尽可将园中美景一览无遗,且此处有些偏僻,好多人未发现这里。

    这地方十分符合顾解舞的喜好,她喜欢这样安静美好的所在,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不被人打扰。

    墙那边儿歌声驻跸,只听得一阵嘈佑,好似是什么人出了什么题目,难倒了不少人。

    这题目便是:烟锁池塘柳!

    顾解舞一听,立马眼前一亮,这句对子,在她的世界可是号称千古绝对。

    难倒是有同为穿越者的存在?

    她现在还没见到那个人便是有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顾解舞怔忪的望了一眼墙的那边,她现在可没办法越过去一探究竟。

    突然,她心生一计。

    驻足对陆小蝶说:“那些读书人真是没用,这么简单的对子都对不出来。”

    陆小蝶也听见了隔壁的对话,好奇的问:“你这么说,难道你对的出来?”

    顾解舞哑然一笑:“这还不简单,烟锁池塘柳,写的是景Se,暗颔五行金木水火土做偏旁。

    我心中便是有一副好下联。”(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