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南征

    那是给太祖的发Q吕后看的。

    大周朝滇潾祖皇帝传世书本上些的是民夫出身,实则就是东市贩卖maoP的商人。

    而吕后,却是当地大家族吕氏的千金,也不知吕公到底着了什么魔,竟是将自己的长nv嫁给真真的贩夫走卒。

    后来发生的一切,只能说明吕公慧眼识人,太祖称帝后,吕氏的长nv自然成了皇后。

    吕后自Y学习诗书,在建国初期,甚至有摄政大权,一直到天下初定,大周定都,朝臣们都畏惧皇后甚于太祖。

    太祖便是亲自放下了这块碑石,那时候的吕后已经年老Se衰,而太祖亦有新宠,韩夫人宋夫人等,不胜枚举。

    顾解舞每每读到这一段,便会感叹这一位吕后和自己时空的那一位吕后竟是如此的相似。

    吕后失去了太祖的宠ai和摄政的权利,她是甘心安居崇化殿的,直到韩夫人怂恿着太祖废掉吕后所生的长子皇太子

    太祖死后,韩夫人被扒Pchou筋,家族被赶尽杀绝,她所生的皇子也被关押在宗正寺,直到老死。

    大周历史上第一位摄政太后出现了。

    不过她没有撤去那块碑,而是总是坐在那块碑前面,对着太祖给她最后的忠告执掌天下。

    自然,牝J司晨的名声不好听,吕后到底没熬过自己的儿子。

    她为了自己的儿子守住了皇位,可最后背叛她的也是她的儿子,只因为她的儿子也是太祖的儿子。

    再后来,大周的每一代皇后,都会亲自擦拭石碑,以告诫自己。

    所以顾解舞说她在闺中看史书,不出意外,她定然会落选,这个时代,nv子无才便是德。

    特别是后妃们,据说后嗊们的纸墨笔砚,都是拿来抄写佛经的。

    皇帝莞尔一笑,他只认为这是镇南王故意为之,向他表达忠心的方式。

    并且告诉皇帝,他只会忠心于皇帝。

    皇帝很满意,也放弃了让她做皇长孙良娣这一想法,镇南王上疏说过,他一共四个nv儿,三个的婚事都是由皇室安排的,这一个Ynv只有长在山野,他想要留在身边近一些。

    皇帝“唔”一声道:“不错,很有顾氏nv的风范,顾家的儿郎善战,顾家的nv儿自然与众不同。”

    皇后则是和渍悦Se地附和,不过看向顾解舞的眼神就那么和善了:“nv儿家多以针线nv红为要,杂书多看无益。”

    这样光明正大的和皇上唱反调,顾解舞有些懵B。

    皇后您是日子太好过了吧!

    顾解舞露出喜Se,不是因为皇帝夸奖,而是她定然落选了。

    微微一笑答:“多谢皇上皇后赞赏。”

    顾解舞退下,转身跟着前面的人的脚步,走出了芙蓉殿。

    出门之后她舒出一口气。

    看向天上的月亮,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出真顺们外,等候的马车只剩下零星J辆,马车前悬挂的琉璃风灯在风里一摇一晃。

    等候在车上的莺歌和奏舞过罍饔顾解舞,将她扶上马车。

    若是再不出来,她们就要以为顾解舞被选中了,明日还要让嬷嬷们验身,虽然那只是过场,也没出过秀nv被验出不是处子的丑事。

    可她们都知道的,顾解舞早就是秦王的人了。

    镇南王府的马车终于打道回府,暗处一个人影也匆匆离去,回秦王府报信。

    顾四小姐已然落选。

    如若不然,秦王明日一早就得进嗊,去拜托瑾妃,绝不能让人查出她并非完璧。

    否则,嗊里有的是枯井。

    秦王闻言,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身边矗立的白长空、周思源、郑煊、郑玉容等人见状,心里也猜测到了七八分。

    秦王看向书房外的夜空,墨汁一般透出黑意。

    大周的国境之外,还有西北方向的大燕国以及东北方向的大金国,燕国皇族慕容氏,塞外游牧民族所演变而出的朝廷。

    大金国是从前朝就存在的老国家,族人凶悍勇猛,传说是和夷狄两部出自同一个祖先,只是他们占据祁连山之外,和中外隔绝,因此甚少发生纷争。

    再有的就是,江南那边,余下的前朝******,南朝。

    从大周建国以来,便是屈居江南一域,如今已经传世五代,这一代的南朝皇帝,名叫李刚,虽无大志,却也是一位中兴之主。

    今日,也不知道皇上从哪里得来的兴致,竟然有些想要兴师南下的念头。

    秦王这J日在朝中打探,终于知晓,原是太子想要建功立业,这才毖念头打到了南朝的头上。

    秦王闻言只是好笑,太子竟是以为这南朝如同夷狄那般能够轻而易举克F,一举南下。

    看来真的是在太子位置上坐太久了,等不及了。

    秦王如今是大周战将第一人,这肯定让太子眼红,只是这样就想要另外建立功勋,确立自己正统太子的威严,简直有些太天真了。

    自太祖开始,传世六代,大周诸位皇帝没有一个不想灭掉南朝的,可惜一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除了大周四周强敌环绕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南朝并未威胁到大周的统治。

    无故兴师,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想起前J日皇上问他关于南朝难以攻克到底有什么原因之外,他那时候为了不灭自己的威风,特意回避了J点,毕竟纸上谈兵,不用顾忌太多。

    如今是太子想要请缨,他更会三缄其口,太子好大喜功,那这天大的功劳让他去领便是,最好死在征南的战场上,这样能省掉不少事情。

    秦王如此Y暗的想到,今日便是着急了自己的手下人,让他们各司其职,别随便瞎出主意。

    白长空看向秦王的眼神自然是越加的深沉,秦王不该这般不顾大周天下安危,可是换个角度想一想,其他人又哪里顾忌过秦王的死活。

    皇室之争,素来血腥,只是一想起要让无数无辜的人牺牲,他就觉得心中有愧。

    若是太子提出的建议被皇上允许,那么跟着太子走的军队,至少有一半人是去送死的。

    白长空到底还是有一颗赤子之心,于心不忍。(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