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秀nv

    那晚之后,秦王待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虽然是避着旁人的耳目,可也是送了好J回东西过来。

    还是光明正大的从王妃那边走了一趟过场的。

    王妃每一次看见那些东西,便是有些心惊R跳。

    如今秦王妃病着,听人快了快了,好不起来了,太后和皇长孙那边儿还没应付过去,这会子又多了秦王一个。

    王妃恨不得自己病了才好。

    顾解舞抱着破罐子破摔,只想着自己的心情去做了那件事,可现在见家里人都被秦王的举动弄得人心惶惶,她也不知道是对是多了。

    莺歌和奏舞倒是很高兴,秦王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便是一****的盼着,常给她吃补品。

    顾解舞猜测是盼着有孩子,可是这样的孩子能要吗?

    况且,她是算好了日子的,怎么可能会有。

    再一次看见莺歌端上血燕来,她还是禁不住好奇问莺歌:“王爷让你炖这些给我吃的?”

    莺歌笑道:“王爷盼着小姐养好身子。”

    之后压低了声音说:“王爷说王妃撑不了多少日子,到时候一定设法让小姐进秦王府。”

    顾解舞有些不忍,那个nv人病得快要死去,而她却夺走了她丈夫的心,且背叛他的丈夫一点都不愧疚,甚至巴不得她早点死,好给她腾位置。

    虽然她听说过秦王和秦王妃不睦的事实,但还是对记忆中,那个有些高傲有些清冷有些可怜的nv子感到愧疚和悲哀。

    她为了自己幸福,就难免要伤害到其他人吗?

    她想是的,将来就算自己嫁给了秦王能,也不可能凡事顺心,因为他又无数的nv人,他属于无数的nv人,而她想要将他霸占,那就必将伤害到其他nv人!

    真的是nv人何苦为难nv人。

    不久,京城里面便是开始盛传,秦王迷上了镇南王家的小nv儿。

    陆双峪听到此,对着诸位友人只是浅笑:“她那样的nv子,凡事男儿,没有不喜欢的吧!”

    司马乘风在一旁笑道:“再坐的也只有陆兄见过镇南王府的四小姐,且不知你家小姨真是传言中的那般,长得倾国倾国,从小就被说是个必然会祸国殃民的nv子?”

    这传言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反正大意就是美丽的nv子都是祸水,若不然她来京城这么久,这美貌的名声怎么才传出来。

    陆双峪看向司马乘风:“四小姐的母亲原是司马家族的秀nv,向来和你也是沾亲带故,当喊你一声表哥的。”

    司马乘风不以为意:“大周各大家族每年那么多秀nv进嗊,然后由皇上决定婚配,这放眼出去,大周勋贵之间全部都是一家人。”

    言语之间,对于自己这个表M很看不上。

    红颜祸水罢了。

    陆双峪不置可否。

    旁边的顺王倒是非常有兴趣,秦王是个极其冷淡的人,而且不ai美Se,他会喜欢的nv人到底是如何,让人很是期待。

    不过当陆双峪告诉众人,那诗句,是顾解舞所作的,众人又是对顾解舞一番刮目相看了。

    只是这些,顾解舞本人都是不知道,她忙着准备选秀的事情。

    选看秀nv的地点在皇嗊内储秀嗊嗊的正殿芙蓉殿。

    秀nv分成十人一组,由太监引着进去被选看,其余的则在储秀嗊的东西暖阁等候。

    储秀嗊是专门负责皇室选秀的地点,所谓的三年大选,是选后妃与皇室子弟婚配。

    而一年一度的小选,则是要简便得多,有幸选上的或者是能被赐婚的,不过寥寥J人。

    这一回虽然是打着寻世子妃的名号选妃,但是大家都清楚,其实世子妃选来算去,不过就那J家的孩子而已。

    选秀,凡是九品官员之上家的nv眷都要参加,不分嫡庶。

    因此,很多美丽的庶nv,借此咸鱼翻身,光耀家族门楣。

    比如,嗊中的庆妃。

    选看很简单,朝皇上皇后或者是其他的主事人叩头,然后站着听候吩咐,皇上或者问哪个人J句话,或者问也不问,谢了恩便可。

    然后由皇上决定是“撂牌子”还是“留用”。“撂牌子”就是淘汰了,“留用”则是被选中,再次在储秀嗊等候圣旨。

    这一次若是被选中成为皇长孙的人,便会由皇上圣旨赐婚,无论是世子妃还是良娣。

    其余选上的,便是给皇亲贵族们留下的,亦然会在储秀嗊等候圣旨。

    而顾解舞,则是抱着去走过过场的嗅潿去的。

    父王说,他求过皇上,皇上答应过让她由父母婚配的。

    进嗊选秀的的那一天,是这个春天的第一个明亮的日子。

    鸿雁高飞,绿树成荫,嗊廷在这样的映照下,显得不再犹如一只吃人的巨兽。

    站在储秀嗊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滇濎空,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上面J朵白云点缀,偶尔有大雁成群结队地飞过。

    真顺们外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无数专送秀nv的马车,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保持异常的沉默。、

    顾解舞和来自各地的秀nv站在一起,乌压压一群人,犹如春日花园里的花朵,姹紫嫣红。

    端的是绿肥红瘦,N脸修蛾,脂粉香扑鼻。

    很少有人说话,一是被这个地方的庄严肃穆所震慑,一个个都只专心照看自己的脂粉衣裳是否周全,或是好奇地偷眼观察近旁的秀nv。

    而顾解舞,只是想和心里的他结成连理平平安安白首到老,便是幸福了。

    顾解舞并不尽心打扮,比起其他秀nv而言,她太过素淡了。

    脸上薄施粉黛,脸Se看起来有些苍白。

    一身浅粉Se笼衣,合着规矩裁制的,上裳下裙,泯然于众的普通式样和渍Se,不出挑也不小气,就像是后世的职业装,随处可见。

    头发梳成飞仙髻,高高盘起,让她看起来冷淡了不少,其实这样的发型不适合长相柔美娇艳,并且故作严肃的她。

    上面只簪一簇新开的迎春花和H金鱼簪子。

    看起来就像是某个七品官家的nv儿,唯有耳上一对东珠耳环,显出她身份不凡。

    这身装扮如此不肯多费心力,她就是等着皇上“撂牌子”,让她落选。(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