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落红

    现在,她只需要找一个适当的机会,见他而已。

    她没办法出门,可是秦王有本事进来啊!

    夜中,秦王从顾解舞没关上的窗户里跃然进入,潇洒自在。

    是她吩咐莺歌转告秦王,无论如何都要来一回。

    秦王知道她素来便是个胆大包天的,可也没想到她竟然会约她深夜在她的闺房相见。

    他是第一次走入nv儿家的闺房,如果让人看见杀伐果断的秦王殿下站在nv儿家的闺房中竟是会不知所措,也不知多少人会笑破肚P。

    莺歌和奏舞被命在外面守着,今夜不会有人打扰。

    顾解舞穿着寝衣,一件飘逸的白Se贡缎留仙裙,露出细长的脖子和鏡美的锁骨,一头秀发散落及腰。

    裹X的衣裳将她的X前曲线展露无遗,只用一根细长的带子系着,稍微一扯,便会让她一丝不挂。

    顾解舞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床上并未起身,隔着鹅HSe的纱帐,晕Se的灯火让她显得靡丽朦胧。

    屋子里满是暖香,那是nv儿家特有的香气,未尽尘世污染,铅华透尽的惹人滋味。

    秦王驻足在纱帐之外,背对着纱帐,不敢看里面的人:“绿杨芳C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你的诗,倒是越写越好了。”

    顾解舞见他转身,想起了那个为她之死落泪的人。

    她从里面走出来,拂起纱帐。

    秦王闻声,回头看过来,只是一瞬便是回避不及,不去看并不代表不会去想:“你应该多穿J件衣F的,夜里冷!”

    熏笼里滇澘火让整个屋子都是暖气,更不说还有地龙。

    顾解舞并不觉得冷,看见他的脸上和脖子上有微微的晶莹渗出来,问道:“王爷不觉得热吗?”

    声音有些不同,如同粘稠的蜂蜜,让人想要贪嘴。

    她上前去,显得非常大胆,手拉上了他有些僵Y的手指,并不觉得冰凉,而是一种从内到外的炙热。

    秦王回应的握住了她的手,问:“你”

    顾解舞抱住了他,因为不敢看他的脸,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在这个时代多么惊世骇俗,也不知道会不会介意,觉得她是一个水X杨花的nv人。

    只是抱着他,声音细细的说:“我只想做你的nv人!”

    秦王感受到来自另外一副身T的温柔触感簢暖,享受其中,又不忍这么做。

    “你应该属于你的丈夫!”

    顾解舞的感觉到他想要逃走,紧紧的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说道:“可我只想做你的Q子!”

    温暖的气息在他的耳后J缠,他J乎就要失去理智。

    她突然来到他的前面,问他:“你ai我吗?”

    秦王有些犹豫,看着她的脸,再看向她的身T,他承认自己是个没用的东西,不过是J眼,就要忘记了自己姓什么。

    见她如此,只好回答:“我怎么可能不ai你,你知不知道,自从心里面有了你,我对着其他nv人,根本没办法”

    他要如何对一个未出阁的少nv说,因为有了她,他便是无法对其他nv人人道了。

    顾解舞心下一横,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S热的接触让他们都失去了理智。

    疼痛之后是酣畅淋漓的快感。

    顾解舞想要叫出来,可她不行,这里是她家,若是被人发现她和秦王在做什么,别说她,就是秦王也会受到谴责。

    情到深处,她忍不住了,咬着自己的一缕头发,发出一声嗯嗯嗯的声音。

    秦王第一次得到心ai的nv人,恨不得将十八班武艺都用上一遍,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好,再也离不开自己。

    从未来到来的nv子将双腿夹于他的腰上,配合着他的动作,每一次每一次都将每一个地方的每一寸ai抚。

    不知道过了多久,比起前世的初夜,这一次简直美好的不像话,他温柔滇澺惜,然后奋力的将她送上天堂。

    如此J次,直到他筋疲力尽,悉数散落在她的身T里。

    顾解舞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抓痕,疼痛让秦王觉得她一定很舒F。

    结束后,两个人躺在一起,秦王拿起她的手,看向了那尖尖的,N如水葱的指尖。

    感叹一般说道:“我早晚要死在你的手上!”

    顾解舞累得不行,眯着眼睛,吻了上去。

    根据科学研究,吻是J换信息素的重要行为,她要让他知道,她是多么的ai他,才会为他做出这么离经叛道的事情。

    只是,她低估了秦王的T能。

    又是一场云中雾雨。

    她沉沉睡去,只听见他说:“我得走了”

    喁喁的细语让她迷茫中不舍的拉着秦王的手不肯让他走。

    志得意满的秦王在她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然后不舍的离开。

    床榻上一P凌乱,以及那抹红。

    秦王回到府中,他手中的白Se碎步上,是一P绯红,那是属于顾解舞的。

    他看了一会儿,不知心所想,然后将这东西放进了一个锦盒之中,束之高阁。

    顾解舞是在头昏脑涨的时候被莺歌叫醒的,莺歌和奏舞进来看见她的样子,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自己穿了衣F。

    起身坐到梳妆台前面,说:“你们把床单拿去自己房里处理,别被人看见。”

    莺歌和奏舞正在铺床,已经看见了上面的红Se。

    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再多言。

    疼痛并没持续很久,只是有些不自在,她出门去小花园里散心。

    冰池澄碧空明,香经落红飞散,浓浓萋萋野C,袅袅莺莺翠鸣,竹栏微凉,轻风袭惠畹。

    陆双峪这日也是同Y平郡主回府,站在不远处见一美人容貌端丽,瑞彩翩徙,顾盼神飞,宛然如生,她的美犹如空谷幽林中一抹暖Y,让人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他心里面不免有些遗憾,郡主自然是温柔多情,他们婚后也是琴瑟和鸣,可是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这会儿才知,他是少了一些心动的感觉。

    只是站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他,陆双峪便觉得圆满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