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因缘

    顾解舞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了,好在车上有不少零嘴,没把她饿的头晕眼花。

    回了应新堂,她便是给王妃请安,顺般将偶遇皇长孙的事情说了。

    王妃是知道的,听到顾解舞所陈述的事实的时候,只是表现出了一种猜测的事情成真之后的神情。

    而且那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是一种被高位者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无奈和恐惧。

    她让顾解舞回去了。

    顾解舞第一次在金碧辉煌的王府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无奈,纵然权倾如藩王,也会身不由己。

    她的一生幸福,竟然会和这座王府的将来牵连在一起,那将是如何的一种情景的。

    顾解舞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

    她生出了一种恐怖的念头,如果秦王能够为了她和太后太子他们对抗,她真的不会介意自己是否是一个小妾。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她将这首诗写在了自己的翠Se锦绣丝帕上,让莺歌去J给秦王。

    她不甘,不愿。

    镇南王纵然疼ai她,可是也不会为了她,将整个王府置于陷阱,毕竟他是一个父亲,他还有其他的孩子。

    如果她真的被B无奈嫁给皇长孙,那最后的结局就是

    被镇南王抛弃,就当没生过她这个nv儿而已。

    这样残酷的现实她不想承认,却是事实。

    秦王收到手帕的时候并不解其中意味,直到莺歌多言了J句。

    譬如镇南王府,譬如在太后嗊里遇见了皇长孙。

    秦王攥紧了绣帕,心里面不是滋味。

    她这是在向他求援。

    而他,只是无能为力而已。

    之后,未听得嗊里面出来什么消息,京城的整个冬天都沉浸在将要为皇长孙选妃的愉悦气氛中。

    顾解舞觉得,应该是只有皇室贵族在高兴而已。

    今年的雪特别的打,梅花开得特别的好。

    据说,京城的城门都关上了,不准流民随便进京。

    朱门酒R臭路有冻死骨。

    顾解舞生在朱门,有时候真是恨不得去路边冻死算了。

    王妃亲自到了应新堂告诉她,准备选秀的事情。

    皇上到底没有答应定下谁做皇长孙的世子妃和良娣。

    而是应了太子的请求,在来年春天举办一场选秀,选择适龄的官宦nv子。

    也替其他宗室子弟选Q。

    这样模糊的答案。

    顾解舞只能寄希望于皇帝,希望他对太子的戒心已经到了不能让他沾染朝政兵权之上。

    可能真的是水土不F,一****在廊下赏梅,只觉得背脊冰凉。

    之后一阵狂风将衣袂卷起飘扬,这雪天里一场没有婴兆的大雨从天而降,她被困在回廊内而而不得去。

    CS飘扬的尘土味,略带C腥味。空阶夜雨频滴,伫立长廊边缘,伸出双手感受雨露的真实感。

    风雨浸透了她的衣裳,之后她便是病了。

    一病不起,J乎丧命。

    昏迷之中她听见了父母的呼唤,不是镇南王。

    是她最初的亲生父母,问她怎么那么残忍,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才看清楚,父母不是在质问她,地点是她的丧礼之上,满堂的白SeHSe的J花,她的身T上放着一束白玫瑰。

    自己面无血Se,带着妆容躺在棺材里,不久之后就要被火化。

    她站在礼堂内,感受别人对她的缅怀。

    这个时刻,她看了许多形形SeSe的面孔。

    除了父母,只有亲戚中的J人为她的早逝抱伤。

    一群群穿着黑Se礼F的男nv从某处出现。

    她看见了秦王的脸。

    他穿着一身得T的黑Se西装,带着黑Se的墨镜,手里拿着一支白玫瑰,将白玫瑰放在了她的身上,拿下了墨镜。

    墨镜之下的眼睛红红的,仿佛哭过。

    棱角分明的脸庞带着一种浓淡事宜发自内心的哀戚。

    他蠕动着嘴滣,仿佛说了什么,像是对恋人的耳语,只有棺材中的自己和他自己听得见。

    顾解舞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前身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看见他如此悲伤,向来是曾经关系匪浅的人。

    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直到他走到自己父母的面前,父母叫他小光。

    记忆被唤醒,她想起在自己还是小nv孩的时候,穿着凉鞋,和某一个男孩子一起在积水里面走来走去的情景。

    和邻居的小朋友们玩家家酒的时候,他们总是扮演夫Q,之后他们一家搬走了,因为小光哥哥要去更好的学校念书。

    再之后她们家业搬家了,自此失去了联系。

    小光哥哥走的时候,她甚至抱着他的腿不准他走,还赖在他们的车上不肯下来,是父母把她强行抱回去的。

    那时候曾经的撕心裂肺和伤心Yu绝,在一段时间之后平复,丝毫都没有影响到她未来的人生。

    可是现在

    她发现她那时候的所作所为影响了他。

    他因此ai上了她吗?

    如果这不是她的丧礼,想必会收到他的红玫瑰。

    她看着他离去,司机替他打开车门,光亮的黑头车豪华得让她叫不出名字。

    她嘲笑了一蟼愒己,无论什么时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都挺大的。

    顾解舞从昏迷中醒来,第一件事情是确认自己的到底身在哪里,到底多少岁了。

    算一算,她都是三十J岁的老nv人的。

    顾解舞睁开眼睛,看见古香古Se的床幔和摆设,琉璃嗊灯散发出柔和的浅淡的光芒。

    她举起自己的手,依旧白皙娇N,只是可能她生病了太久,有些淡淡的蜡HSe。

    她心里面突然生出一种自己要追求自己的ai情的豪情壮志。

    元宵节已过。

    她养了小半个月,终于是恢复如初。

    某日沐浴后,她让莺歌和奏舞出去,自己妥掉了衣裳,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美丽曼妙的*。

    不知他是否也会对自己的身T产生迷恋。

    重生唯一的好处便是,她比起前世美丽得多,国Se天香,世间尤物这等词汇从前都是书本上的字而已。

    唯有一****的看见自己面容和身T,她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美丽的生物存在。(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