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偶遇?

    这一天,烟Se岚岚,顾解舞带着自己的婢nv走了一会儿,见莺歌和奏舞的头发上都染了上了水珠,她让她们去亭子里等她。

    自己一个人往后花园走。

    顾解舞并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闺中小姐,都会在亭子外闲逛的,邂逅有可能是生命中的另一半。

    风流蕴藉的翩翩少年微从台阶上缓缓下来,他穿着芙蓉Se的大衣,上面是蟠龙云海的祥纹。

    顾解舞被油纸伞遮住了大半目光,只看见一双鏡致的官靴从远处走来,上面绣着皇室特有的刺绣纹路,异常华美。

    她想避开,已然来不及。

    油纸伞微扬,顾解舞看清楚了来人的样子。

    她没认出来,蹲身行礼。

    本该擦肩而过。

    皇长孙走过来问她:“这位姑娘,我们是否是在哪里见过?”

    他提醒着顾解舞。

    顾解舞本没细看,彼时睁大了一双眸子,视线落在了皇长孙的脸上,努力的回忆,是否是真的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记忆的页面从脑子里闪回。

    和一张青涩的面孔相互重叠,那一****只是做常人打扮,因此不大在意,今日又碍于规矩没有正视,一时间没认出。

    顾解舞蹲身再次行礼:“上一次冒犯公子了?”

    皇长孙这才笑道:“你不喜欢问别人是谁?”

    两次了,她都没自己是谁,是真的不关心,无所谓。

    美丽的nv子都是骄傲的,可是她未免太骄傲了。

    顾解舞一时窘迫,她不知道该怎脺饔话,毕竟她是不会开口问这个男子是谁的。

    皇长孙看着她不知所措好一会儿,这才说:“我叫做赢驷。”

    世人皆知,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好名字,当今圣上钦赐,皇长孙刚才出生的时候,身T羸弱,因此皇上按照家族传统,给皇长孙赐下了J名。

    昔日皇上的小名便是叫做寄奴,别人家寄养在我家的的奴仆。

    可他当时并非储君。

    大周之外,还有金国燕国,储君不能沦为人的笑柄。

    赢驷,胜养!

    如何不好。

    顾解舞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便是以为这一位是和秦始皇家的赢驷是一个人,可惜皇长孙姓赵。

    顾解舞将油纸伞放在了一旁,嗊人们把青石板的地面清扫得很G净,只是这样冷滇濎气,连石板似乎都特别的Y。

    顾解舞感觉到膝盖传来反抗的感觉,那是一种生冷滇澺痛。

    当她的额头触及地面的时候,她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喜欢往高处攀爬。

    朝太后或是朝王妃下跪,她都能说F自己,那是长辈,她有她在这个时代该进的礼节。

    可他,只是和她一般大的孩子,凭什么?

    他不过是投了个好胎,从太子妃的肚子里爬出来。

    心理上的改变和很快,只是额头从地面抬起的时候,她的内在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皇长孙虚浮了她一把,顾解舞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

    第一次弯下膝盖和背脊的感觉并不怎么美好。

    但是皇长孙看起来早就习惯了别人的跪拜。

    且顾解舞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征F。

    男人想要征Fnv人的那种*。

    第一次在白马寺相见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是惊艳,是试探,是迟疑

    现在,是志在必得。

    那样****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仿佛志在必得。

    她终于懂得,为什么连王妃都是惴惴不安了。

    太后这是故意的。

    作为顾氏家族镇南王唯一还未出嫁的nv儿,她的价值远远高于自己的想象,而她只是想要嫁个平凡人。

    现在改怎么办?

    她不知被盲婚哑嫁,还被定给了一个她非常不愿意嫁的人。

    皇长孙,说的好听是将来的国家储君,而现在,他什么都不是。

    他有无数的叔叔和他争,太子也有其他的儿子。

    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超过五十岁的时代,她并不觉得眼前这样的皇长孙能够活着登上九五之尊的蟠龙宝座。

    就是像秦王那样伟岸的人物,也不得不认命。

    皇长孙,那太可笑了。

    顾解舞拿着自己的油纸伞,想要逃走。

    nv孩子的东西,若是被男人捡走,将来说都说不清。

    顾解舞与他告辞,皇长孙言笑之间是一副志得意满,因为他认为全天下的nv子,没有一个不愿意嫁给她的,纵然是做妾

    且以顾解舞的身份,确实是高攀了他。

    不过她的美貌抵消了这些,做他的世子妃不够,可是足以担任她的良娣。

    顾解舞简直就是落荒而逃,回到亭子之后,看向秋彤的眼神便不是如刚才那般和善。

    秋彤下意识的以为,顾解舞会满心欢悦的回来,可是她一抬头,就看见了顾解舞眼神里的鄙视和恶毒。

    她相信如果她不是太后的嗊nv,顾解舞一定会将她五马分尸。

    在太后的御花园中,皇长孙邂逅过很多nv子。

    她们不是欢欣鼓舞,便是觉得世子妃唾手可得,对于太后更是心存感激,她得到的赏赐也不会少。

    第一次看见对她怒目相视的人。

    秋彤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说:“小姐为何回来的如此匆忙?”

    顾解舞平息了自己内心的怒火,她对一个奴才发火有什么用,明明就是太后的意思,她只是奉命行事。

    而且,她现在对秋彤生气,不就是打狗给主人看了。

    临出门的时候王妃可是再三提醒过她,嗊里不比家里,规矩多,太后更是尊贵无比,万不能在太后面前失了礼数。

    她责骂太后的嗊人,比起失礼怕是要更严重。

    顾解舞缓声说道:“皇长孙也来给太后请安”

    说话间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秋彤作何反应。

    可惜秋彤并无反应。

    她继续说:“到底男nv有别,我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秋彤低着头,笑道:“那请小姐去暖阁小憩。”

    J个人一起往殿内暖阁走,气氛不复之前,顾解舞虽然没对秋彤生气,可是脸上满是我不高兴了的模样。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顾解舞便是跟秋彤说,自己当是回家去了,请太后恩准。

    秋彤眼神意味不明,还是去回禀了太后。

    将近午时,顾解舞回了王府。(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