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陆双峪

    时已深秋,天渐转寒。

    好在顾解舞自Y长在苦寒的凉州,这样的温度比起凉州来,还算能够接受。

    这一日,她身边空无一人,忽觉心意寒凉。

    隐隐带着一种流离失所的悲怆。大家不见当初,小家也难成气候。纵使已经日上琐窗,她依然觉得这天地之间无丝毫温存的暖,只觉秋意凉凉,疏剪萧索。

    枇杷树叶早凋,透露着枯H。

    婆娑隐隐,叶上秋霜,阑珊绰绰。举目所及,再添悲凉。

    这也许是nv人特有愁怨渗进了骨子里,再一点一点地从视线里流淌开。

    她坐在镇南王府后花园的凉亭之中抚琴如同清脆明亮的琴音作响,拥有着鏡致、婉转、流丽的韵致。

    只有满园J花相伴,墨J、绿J、紫J、金J、白J、粉J、红J花、万寿J、泥金九连环、雏J、波斯J、矢车J、矮盏、白衣学士、等等。

    她突然想起了那一句关于J花的诗句: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琴声渐渐流畅,她有些情不自禁的Y唱起来:“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怜。

    邀酒摧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小楼寂寞新雨月,也难如钩也难圆。”

    顾解舞听闻秦王的外祖母韩夫人于昨日病逝,他幸来得及去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得知消息后瑾妃在嗊里痛心疾首,哭死过去,却是碍于嗊规,不得回家吊丧。

    于是秦王代母尽孝,如今这两天,便是在韩府为外祖母披麻戴孝。

    皇室皇子本应不该,可是秦王求了皇上,皇上也允准了。

    从前言官们弹劾秦王,说他不好的人也逐渐闭嘴了。

    听人说有人看见秦王哭了。

    那样一个人,是如何的伤心才会落泪。

    顾解舞很是担心他。

    所以今日莺歌不在家里,回家探亲去了。

    她念完,猛然间听见背后有人拍手叫好。

    她吓了一跳,骤然转身,头上的珠钗流苏摇晃起来。

    她坐在亭子中央,那人站在亭子外边儿。

    是一位长衫玉立的贵族公子。

    只因为亭子要高一些,所以顾解舞看向他,是俯视。

    实际上那男子要比顾解舞高一个头。

    他站在那里,穿着青Se的锦衣袍子,外面罩着天青Se蝉翼纱,朦胧如烟。

    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素净雅致,犹如画卷上的书生公子。

    能够光明正大的进入秦王府后宅的男子,自然只有秦王府的亲戚。

    里边儿那什么少爷们在后院和小姐们偶遇,纯熟虚构。

    顾解舞想起昨日莺歌说的,今日Y平郡主和郡马,也就是魏国公府世子陆双峪要回王府拜谒王爷王妃。

    顾解舞蹲身行礼,道:“不知道公子是哪家少爷?”

    她总不能一上去就叫姐夫吧!

    不说她乐不乐意,还不知道人家乐意不呢?

    这时候就显出了不带奴仆的坏处。

    若是她带着婢nv他带着小厮,两边儿的下人立马就会问,你谁呀你!

    不像想在,两眼一抹黑。

    然后

    顾解舞看见了姐夫的眼神里对小姨子表现出了极大的赞赏。

    根据经验说,一个男人赞赏一个nv人,不是什么好兆头。

    陆双峪回礼:“在下魏国公府陆双峪,不知小姐是?”

    陆双峪猜测了一番,镇南王不ai美Se,这一位自然不会是王爷的妾侍,王妃虽然养了伶人,可她覀惻华贵,气质不凡,自然不会是那等悦人之流。

    他想可能是那个未见过面的小姨,可惜郡主素来不ai提起庶M,所以他不敢确定。

    顾解舞这才回答:“小nv乃是镇南王的小nv儿。”

    陆双峪坦然一笑,难怪郡主不喜欢提起她,她不知如传闻中那般钟灵毓秀、容貌角Se,且谈吐不凡学识渊博。

    郡主自Y是被万千宠ai于一身,可能在这位庶M面前,觉得自惭形秽了。

    陆双峪对于娇Q,很是纵容。

    当日他得知自己将来要娶一位郡主为Q的时候,家里人便是告诫过他。

    郡主虽然是他的Q子,可他会先是郡主的郡马。

    何况这位郡主的外祖父是薛氏,父王是镇南王,和一般的皇室郡主,是不同的。

    顾解舞再一次行礼,规矩的叫了一声:“姐夫好!”

    陆双峪言罢,问起刚才那首诗是从哪里看来的。

    顾解舞只好说是自己的随意之作:“拙作不堪入耳,让姐夫见笑了。”

    所谓的京城四公子,都是文才不凡的,能够得到陆双峪的夸赞,于他人而言,是莫大的荣幸。

    只是陆双峪没想到,这位小姨似乎是不大喜欢提起那些诗句的事情。

    当然,顾解舞没想过利用这些诗句来达到为自己镀金的目的,就算从前有过,现在也不想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偶尔想起J句,便是会让人觉得她是多么的经惊艳绝才似得。

    可顾解舞也不知道,能够传世的古诗都不简单,何况能让她记下来的,自然是其中最最最好的。

    随便一句便是让世人为之感叹,一点都不奇怪。

    顾解舞并不想和Y平郡主那个小气nv人的老公说太多话,且陆双峪滇潿度让她不大舒F。

    顾解舞抱着自己的琴,向陆双峪告辞:“园中景Se甚美,姐夫不要错过才是,我就先离开了。”

    她没有自称解舞,因为nv孩子的名字是不可以随便让人知道的。

    只是在陆双峪面前自称小nv自称妾身都不对,G脆说我了。

    陆双峪不好挽留,说实话他觉得这位小姨很有趣,很想多和她说些话,可惜人家似乎不大愿意搭理他。

    只好作罢!

    便是在花园里走了起来。

    镇南王府的花园果真艳丽,这世上能找到的J花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秋初百花凋零,而镇南王府家的后宅,却依旧是争奇斗艳。

    只是陆双峪的眼里,却是看不见这些Se彩缤纷的J花,只是时不时的想起,刚才的那惊鸿一瞥,以及萦绕于耳,悠扬不绝的琴声,和那一首小诗。

    文人ai字,等用过了午饭,陆双峪便是抛下了娇Q,独自去了燕子楼,找自己的朋友们去了。

    他得了一首好诗,忙着与他们分享。(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