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病重

    长史等秦王发完了脾气这才问:“那要不要给延平王府发一封书信过去?”

    这柏惜若是延平王家的嫡nv,生老病死凡事有个什么重大的事情,都是该说一下的。

    若是柏惜若这么一病死了,到时候只怕延平王家族不F。

    秦王摆了摆手:“这不用,嫁进皇家就是皇家的人了,关延平王府什么事。就让太医好生伺候着,让许夫人也过去伺候着。”

    这意思就是自己不过去看了。

    长史悻悻的离开了。

    夫Q如此,也是天下难见。

    只是他一个做下人的,怎么敢王爷顶撞,王爷怎么吩咐,他便是怎么做。

    长史紧跟着去了王妃的院子,将王爷的吩咐和太医说了。

    柏惜若身边的惠嬷嬷知道长史过来,赶紧着过来问情形,往延平王府发信函本来是她的主意,王妃的情况不怎么好,其实那日进嗊她也在场,瑾妃也就是说了J句,让她赶紧的为秦王生儿育nv而已。

    那是因为瑾妃不知道秦王府里的情况,这B着王妃生孩子,也要王爷配合才行。

    也是前不久,惠嬷嬷才知道秦王和王妃的问题出自哪里,原来是多年前两人之间便是有了隔膜。

    柏惜若自Y失母,是老王爷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时候难免骄横了一些,可是自从指婚给秦王之后,老王爷便是千叮万嘱过的,让她千万被跟自己的夫君对着G,他是皇子。

    无论母亲是谁,都是皇上的儿子。

    王妃那时候估计没有听进去话,否则哪里会有今日的事情。

    惠嬷嬷记得,刚成婚那会儿两个人算不少好,刚成亲就去了凉州,也算是相依为命的伴儿,也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两个人就梗上了。

    你不理我我不搭理你的。

    之后皇上赐美人给秦王,两个人的关系便是越发的生疏了起来。

    直到现在。

    其实王妃本不是被瑾妃给弄成这样的,是她后悔了,可惜她明白滇潾晚。

    现在身子一倒,旁人只会以为王妃是成心和瑾妃过不去。

    可是怎么好?

    老王爷也早就去了,打王妃出嫁之后,皇上做主给老王爷娶了继妃,可惜新的延平王妃也没能给王妃留下个亲兄弟或是姐M什么的。

    后来老王爷一死,新王妃便是在柏氏家族里边儿挑了一个做养子,就是现在的延平王柏青,镇南王府郡主的夫婿。

    怎么算他都是王妃的兄弟,就是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也不能不管。

    长史见惠嬷嬷,便是抬脚想走,惠嬷嬷这是惯会为难他的,他名义上是伺候王爷的,可王爷素来特立独行,又有什么时候出门要给他这个长史J待了。

    惠嬷嬷拉着长史,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鼓鼓的香囊塞进他手里。

    也不管长史乐意要不,只问:“王爷可有什么话没?”

    拿人的手软吃人的最短,长史只好实话实说:“不是我不帮您,王妃也是奴才我的主子,可是王爷和王妃

    我不说您也明白,再者今日在嗊里可是出了大事儿,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反正王爷心情不好。

    还有就是听说瑾妃娘娘的母亲韩夫人生病了,可能也就这些时日的事情,王爷明日就要去见外祖母。

    按理说,这王妃应该是一同去的,可王爷听说王妃病了,只说她不去就算了。

    您说,这让我怎么办?”

    惠嬷嬷哑口无言。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王妃是故意做出一副这样的样子,天可怜见的,王妃病得可只剩下一口气了。

    长史见惠嬷嬷脸Se惨白,便是安W:“不过王爷叫了太医和许夫人过来伺候这样也好,免得王爷分心。

    如今咱们秦王府在京城,可是谁都看不顺眼的,还是低调些的好。”

    这话分明就是说她和王妃的。

    惠嬷嬷真想打杀这奴才,可是王妃那般的情形,还能有什么盼头。

    只是一口气生生的憋了下去,咬着牙回答:“知道了,多谢长史大人费心了。”

    长史别过:“不谢不谢,您好生照顾王妃便是。”

    之后,长史这才去许朝云的那边儿转告王爷让她去侍疾的意思。

    王妃若是倒下,许朝云便是后宅中最得意的人了。

    毕竟这么多连,也就她在秦王身边屹立不倒。

    再者,前些日子秦王可是给她请封了的。

    只是皇上碍于宗室礼法,若是她有个一儿半nv的,早就能是侧妃了。

    谁叫王妃也没孩子,皇上这是顾忌着延平王府和儿媳F的脸面。

    许朝云想得通,王爷答应她的,都给了。

    现在王妃病了,许朝云再次响起了那个可心的小姑娘,镇南王府的四小姐。

    不知道王妃若是一病就死了,那四小姐会以什么身份入府。

    许朝云赏了长史,然后卸掉了钗环,一身素净的去了王妃院子。

    白Se云纱的衣裳上面绣着弊莲花,看着跟吊丧似得。

    惠嬷嬷不满意极了,脸上这么写着,却是说:“夫人这半夜里来,也忒尽心了。”

    许朝云得意的一笑,露出哀伤神Se:“惠嬷嬷这是什么话,王爷没空,让妾身来伺候王妃,那是妾身的福气,且王妃病痛不断,妾身感同身受啊!”

    说着,用手绢擦了J下脸上不存在的眼泪珠子。

    惠嬷嬷恨死了这狐狸鏡,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让王爷只宠幸她一个人。

    从前王妃不是没想过法子,往王爷身边送人分宠,可王爷就偏喜欢她一个弄得王妃在后宅极其没有面子。

    惠嬷嬷心道她就是个S狐狸,这半夜来王妃院子里侍疾里打扮成这样,给谁看。

    许朝云上前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王妃,只见她一脸蜡H,毫无生气。

    听人说前J日还能喝下米汤,今日别说Y,就是水都喂不下去了。

    许朝云只道她死了才好。

    窗外月明星稀,风声细细,吹在人身上有些发冷,树枝摇曳着。

    仿佛会有黑白无常从某处走出来,拿着搜人魂魄滇濟链,将活人带走。

    夜,十分的静。

    秦王睡下之后,便是梦见了刚成亲那会儿,可是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句:你要是想要儿子,去妾侍的屋里就是,反正都是你的儿子不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