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演武厅

    或许是感受到了秦王的不悦,回去的时候天空显得Y郁起来,如同顾解舞和赵弘光的心情。

    秦王骑着一匹枣红Se烈马,驰骋在山间崎岖的路上,如果可以

    谁都可以,他唯独不能接受顾解舞嫁入。

    太后、皇后以及武安侯府打的什么主意,秦王心知肚明。

    作为镇南王唯一的还没出嫁的nv儿,她的利用价值,远远超过了她本身的身份。

    秦王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他并不是懦弱,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许多的时刻,折磨自己,可以消磨心中的痛苦。

    他任由自己在马上颠簸,J乎要从马背上落下去,可是长久以来的沙场生活,让他的骑术鏡湛,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他又怎么会落马。

    只是他的这般模样,可是吓坏了忠王和。

    侍卫们紧跟着在后面,造成了混乱一P。

    哒哒哒的混乱马蹄声,响彻在的山林之中。

    到了一处悬崖口上,秦王甚至有一种策马跳下去的冲动。

    悬崖口的对面又是一座山,鬼斧神工,仿佛是有人将这一座山劈开成了两半。

    距离足足有两个半马身。

    秦王坐直了身子,立于马上,双腿用力,狠狠chou了马儿一下,飞驰了过去。

    惊呆了身后的侍卫们,以及赶来的忠王和皇长孙。

    忠王吓坏了,隔着豁口问秦王:“四皇兄你这是为何?要去哪里?”

    他扯着嗓子,声音从悬崖底下回荡起来,让人不敢想象着下面有多深,刚才秦王若是失手,便是葬身谷底的下场。

    皇长孙只觉得自己这个皇叔,竟是个亡命之徒。

    皇爷爷将汉王的王府赐给他,简直就是屈才了。

    他将比汉王更加不像一个王爷。

    皇长孙的心也放下了不少,觉得太子的担嗅潾过多余了,武夫而已

    比起荣皇叔和顺皇叔,他简直就是可ai的叔叔。

    秦王在另一头对忠王说道:“你们先走吧!我想自己去透透气!”

    说完,策马了。

    忠王这是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他可胆子追过去,只是三个人来的两个人回去,他回去怎么跟瑾妃娘娘J待?

    自己母妃也一定会教训他的。

    忠王想起母妃,不由的头大起来。

    秦王转身,心里面却是突然的豁然开朗,他如此一个人,还惧怕了那些人吗?

    皇上和太子担心他夺权,那么他就做一个他们认为合适的王爷,那不就成了

    只是要怎么做,他自己说了才算。

    秦王跟着便是下山,去了嗊里。

    嗊里除了朝堂上、乾清嗊以及后嗊,皇室贵族宗亲大臣无旨不得随意携带兵器之外,其余的地方可是能够随意取到兵器的。

    秦王到了嗊里,询问了嗊人镇南王在何处,便是让人传话,他在演武场等镇南王。

    镇南王一定回来。

    他先去换了一副,选了一柄长枪坐在了,拿着一坛子酒坐在了长梯之上。

    演武厅内多的是贵族子弟来这边练武,见秦王如此,便猜测他也是过来练武的,一个个便是跃跃Yu试

    其中一人,乃是御林军统领之子,名叫崔拂,弓箭齐S,十八般武艺样样俱佳,刀枪棍B也学的有模又有样,俨然的京城中第一人,今年不过十九。

    皇上甚至有意招他做驸马。

    秦王并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他父亲的名号,万万没想到,便是来了一次演武厅,这崔拂便是想要与他一较高下

    秦王听他一副我只是讨教一下,望王爷赐教的口气,不由的一笑:“那好,等会儿若是伤筋动骨可别哭鼻子。”

    崔拂生在安乐窝,演武厅内虽然常有比武,但是大家的家族都是同殿称臣,自然不会抱着弄死对方的嗅潿来打架。

    可是秦王从小就去了凉州,一身武艺也是军营里的师傅教会的,学的从来都是要人命的招数,不是为了耍威风的花架子。

    从一开始,崔拂便是输了。

    秦王拿着一柄长枪,和崔拂站在演武场中央,旁边具是观战的人,还有些人下了赌注,赌谁赢。

    有些人觉得秦王是打赢了仗,可比起武艺来,他们只见过崔拂战无不胜过,至于秦王那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而且皇室之人大多数都身T虚弱胯下无力。

    很多人都S下说皇室的人只知道在nv人的身上使劲儿。

    且自古英雄好汉那里有出身皇室的人?

    这些少年习武,脑子里还住着一个江湖。

    他们下意识的觉得,秦王是受了镇南王庇护,这才赢了这场仗。

    至于真真的战场上是多么的惨烈,秦王到底为此付出了什么,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想知道,因为他是王爷,他所付出的一切,都成了烟云。

    秦王一蟼愑将一坛子酒从头倒在了头上,他觉得自己还不够亢奋。

    京城的生活太过柔软,繁华的香气让他迷失了内心的野兽。

    他想要唤醒内心的巨兽,然后展示给所有人看,他到底有多可怕。

    秦王将坛子丢了出去,落在青石板的地上,碎成了渣滓,发出了清脆的破碎声。

    他指着众人,这才说:“你们做见证,若是本王受了什么重伤不治,或是断手断脚,都是本王自愿,与这位”

    说道这里,便是想不起崔拂的名字来,问他:“你叫什么来着?”

    崔拂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是御林军统领的长子,自Y耳濡目染,连皇上都十分看重他,上一次若不是他父亲极力阻拦,只怕他早就在那场战役中取得了战绩。

    秦王在京城中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儿子罢了,现今却是这般侮辱他。

    崔拂面上冷淡的起来,一脸肃穆:“在下崔拂!”

    秦王却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你还是一介白身?”

    看样子是不想和崔拂打了。

    崔拂这才又说:“蒙皇上看重,特赏御前三品带刀侍卫。”

    秦王想了一下,这身份够他出手的,也好让的这些酒囊饭袋知道知道,什脺餍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