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皇长孙

    咚咚咚的声音。

    顾解舞越发的不高兴,莺歌和奏舞都在门外歇脚,她不愿意别人看见她五心不做主的模样。

    莺歌和奏舞立即去看外边情形如何,只听得她们极其轻软的脚步声。

    若不是她们故意让顾解舞听见,顾解舞是注意不到她们的脚步声的。

    常人所说的练家子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在于此。

    不多时,顾解舞没听见后面有人说话的声响,静悄悄的。

    想是不是莺歌燕舞打发那人走了。

    少顷,便是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顾解舞腾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莫不他趁着她的丫鬟们和奴婢们不在,上门来了。

    顾解舞大声问:“谁呀?”

    不等门外那人回话,便是廊下想起急促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去厨下拿素点心和茶果子的云姑姑回来了,像是碰见了莺歌和奏舞,说起了福嬷嬷想要去给菩萨上香,这半路上自个儿去了,扔下她一个人回来。

    她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四方四层大食盒,足有她半个人那么高。

    这白马寺招待nv客一向大方,今日做了好些桑叶饼和一些山野小点心。

    云姑姑每样都拿了一些,除了给顾解舞吃,还准备留些回去送人。

    这庙里面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

    顾解舞不喜欢云姑姑的做法,这是顶着她的名号去厨下拿的,若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小气来着。

    想象一下那些贵nv背后说人闲话的样子,她想着就来气儿。

    这奴才不争气,主子可是遭人闲话的。

    她气不打一处来,便是听见莺歌又说:“云姑姑这果子可都给了赏钱的?”

    说的好听是赏钱,可实际上也是相当于买了。

    云姑姑极其谄媚的笑道:“给了的给了的,可给了好J两,要是换做外边儿的,能再买好多呢!”

    顾解舞的气稍稍顺了,她开门一看,却是不见有人,莺歌正同云姑姑一起从左边过来,燕舞打右边儿过来。

    除了她们,什么人都没有。

    只有雍墙下一株海棠树树枝摇晃了J下。

    院子里的C木都没被风惊扰,唯独它在摇晃。

    仿佛有什么人从上面擦了过去似得。

    顾解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那个人。

    下意识的觉得刚才门外的人是他,只是好巧不巧,遇见了云姑姑回来,这才不得不走。

    只是之前已然认错了一次,她也不敢随便下定论了。

    云姑姑带回来的茶果子味道不错,摆在小桌子上,顾解舞连着吃了好J个,莺歌见她吃的多了,劝说:“小姐这会儿别贪嘴,积了食等会儿吃饭又吃不下了。”

    顾解舞哀怨的放下了手里的桑叶饼,她打小长在王府里,很久没吃过这么朴素的食物了,就是糯米粉、麦粉加糖做成的。

    像极了小时候NN做的那种饼。

    她不免没忍住。

    等云姑姑不在的时候,莺歌眼底带着笑意对着顾解舞说道:“刚才可是有人来了又走了,小姐Y是看都不让人家看一眼,还把窗户给关上了。”

    顾解舞想她怎么知道的,那会儿她在外间做事呢!

    忽然想到:“不是王爷吧!”

    燕舞这边儿又调笑说道:“不是王爷,还能有谁?”

    顾解舞简直不能相信,这都什么Y差Y错的

    中午的斋饭是在斋堂大家一起吃的,好在是一间间的屋子,各家都是关上门吃自己的。

    只是出来的时候,不免和皇族之中的各位碰上了。

    薛氏作为忠王的未来丈母娘,他自然是要先过来寒暄一下的。

    虽说忠王是亲王,但是镇南王功在社稷,且怎么说薛氏都是他的长辈,所以不算失礼。

    和忠王同行的还有秦王,以及京中贵nv们最最最想要嫁滇潾子长子,皇上嫡长孙,皇长孙殿下。

    顾解舞戴着面巾,站在薛氏和顾解忧顾解心的身后。

    这才发觉,上午她认错的那人,竟然是皇长孙

    出门踩到****,运气真的不要太好。

    皇长孙明显是认出了她来,仅凭她那身衣裳装扮。

    而秦王,却是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顾解舞。

    皇长孙突然问话,问顾解舞脸上的面巾是什么意思,并且调笑:“莫不是四小姐真的是生滇濎姿国Se,怕被人瞧了去?”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于顾解舞的的身上,皇长孙向她看过来。

    顾解舞低头,不知道如何作答。

    恰巧,武安侯夫人过罍髟为:“长孙殿下有所不知,四小姐这是脸上被蚊虫叮咬,觉得有碍观瞻,这才戴了面巾出门。”

    赢驷想起上午见她的时候,并未发觉她的脸上有什么不雅之处,心道这是她的小伎俩。

    于是说道:“原来如此,是赢驷多言了,请顾四小姐不必在意。”

    顾解舞只好说:“长孙殿下也不必在意,小nv并未觉得不适。”

    只是秦王,他站在众人中间,一双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闪烁的让人J乎睁不开眼睛。

    玄Se袍子襟摆上绣着银Se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鏡美绝L。

    他的目光淡然而带着冰冷,流泄如水般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扫过众人。

    和顾解舞的眼神只是一瞬间的接触,她便是知道,他不喜欢皇长孙对她滇潿度。

    顾解舞心里一凛,只看了一眼,便迅速地低下头,尽可能低着头。

    薛氏也不喜欢别人这么关注顾解舞,便是告辞先走了。

    心里面对顾解舞愈发的轻J,想她如何白日里戴着面巾出门,原是想要鹤立J群与众不同来着,当真是狐媚子生的,天生就站着勾人的尾巴。

    顾解舞自然感觉到了来自王妃的不善,可她不傻,才不会往上凑。

    而顾解心则是眼里只看见了忠王,哪里还晓得其他的。

    只是难为了顾解心,一路上回去,一直听顾解忧说顾解舞的不是,其言语不过是和王妃心中所想差不多。(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