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偶遇

    白马寺的后院禅房,顾解舞拿下面纱,光洁的一P。

    她便是自言自语一般说:“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见脸上红红的,现在就好了,那Y膏还真是有用!”

    其实她的脸根本没事,只是做戏要做全套。

    福嬷嬷这才说:“那等晚些,小姐还是要给佛爷上柱香再走,这来了寺庙,总是要尽一下心意的。”

    顾解舞笑呵呵的应下了,虽然她是穿越者,可实际上她也是无神论者。

    只是不想显得太过离经叛道了而已,福嬷嬷又是她的教养嬷嬷,听她的话比不听她的话好得多。

    白马寺在山间,要比山下冷不少,入秋滇濎气却是看见院子外边儿一株株碧桃花开出了花B。

    顾解舞有些不喜欢,这寺庙里面种桃花,是个什么理儿?

    桃林茂密,就是人行其中,深入了也会瞧不见,简直就是

    顾解舞抱着猎奇的心理,走了进去。

    或者会有什么奇遇也不一定。

    山间缓和的微风拂起顾解舞我的衣带裙角,翻飞如蝶。

    顾解舞用手指绕着衣带在桃林中小步的走着。迷蒙间闻到一阵馥郁的花香,仿佛桃花盛开时候的蜜甜香气。

    然而怎么会是桃花的香气,只有桃子才会有香气。

    这香气如隔着冲冲帷幕,闻不真切。

    多半是错觉,自己衣裳上面焚香的气味罢了。

    越是深入,便是看见越多的星星点点累累初绽的花朵如小朵的粉桃花,只是那雪是绯红的,微微透明,莹然生光。

    忽见那一刻,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点预兆般的欢悦。

    山里的雾气中,白烟如雾,静香细细,默然无声,只能闻得不远处的水波晃动的柔软声音。

    那是一汪泉水。

    顾解舞微笑着,粉桃花瓣一瓣瓣的,她伸出手摘下了一朵花B。

    这些话未开对时节,很快就会谢掉,可它们柔软的触感让人暂时忘了身在何处的紧张。

    顾解舞感觉到,某个人在身边。

    转眼瞥见一道Y影站立在厚重的树林远处,不是这白马寺的和尚或是敬香的小姐们,而是某个熟悉的背影。

    谁能这样无声无息的进来?本能的警觉着转过身去,那身影却是见得熟悉了,此刻却不由得慌乱,他怎么来了。

    过了P刻,顾解舞见他并不过来,稍微放心,抬步往他那边去了。

    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顾解舞轻轻一笑,扬声道:“你在那里偷看有什么意思,还不快点出来!”

    听顾解舞出声,那人这才不再移动,等顾解舞走过去,从茂密的树林之后将他抓出来,看见的却是一位和她年纪相当,长衫玉立的男子。

    他穿着紫金Se的袍子,头戴白玉簪环,斯文秀气,一双眼睛隽永无比。

    骤然被一个姑娘抓住了袖子,像是被官兵抓住了的偷盗笔墨的秀才,好上尴尬。

    他面红耳赤。

    顾解舞侧脸,立即放开了他,先声夺人的质问:“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

    那人退后了两步,以示尊重,跟着拱手垂立:“我惊扰小姐赏花了。”

    顾解舞听他支支吾吾,只想他该是哪家的公子哥儿,这般情况下巧遇,绝对是无心的,否则他还会露出痕迹。

    顾解舞知道自己走到这里已经很远该回去了,可是也想去前面看看那汪泉水。

    只是她没有带人,且还误以为是他。

    真真的疯魔了,这可不行。

    顾解舞立即告辞离开了。

    那人似乎还有话说,却最终是一言不发。

    只是看着顾解舞离去的背影,失神多时。

    然后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J,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Y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滣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T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F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T,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等他自己痴醉完,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J个锦衣人,具是穿着紧身衣裳,个个目光如炬。

    领头的拱手对他说道:“长孙殿下,忠王爷找您多时了。”

    此人不是皇长孙,又是谁!

    赢驷听闻五叔找他,便是转身离去了,今日四叔秦王也在,他可是为他的好四叔而来。

    只是不想,有此际遇。

    赢驷心中只想,脸上一P微笑“仰倾城之貌,禀慧质之心,她真是很好”。

    短短一刻之间,他便是已经猜出她是何人。

    京城中的贵nv们他大多听说过和见过,这一位覀惻不凡,看似不是普通人家的nv儿。

    细细想来,也只有太后和皇后与他说的那个,镇南王家的庶nv了。

    原是要与镇南王结为姻亲的,没想到真是缘分天定。

    禅房外有一株辛夷花还在盛开,山风带着辛夷花香徐徐吹来,把这宁静的地方薰出一种莫名的诗情画意来。

    之外更是杂种着一树又一树白玉兰和紫玉兰,盛开着洁白如玉的花朵,仿佛人间仙境。

    顾解舞越来越觉得这白马寺不是寺庙,而是谈情说ai的地方。

    恍惚间,她又在那树林子里看见了那熟悉的声音,她关上窗户,只以为是刚才那人。

    心道他真是好生无礼,后悔没骂他J句,酸秀才的东西,怎么敢尾随她而来。

    顾解舞闷闷的关上窗户,回到禅房数地板玩儿。

    她的心早已被某人占据了,如今见不到面,她自己越发的恼自己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天下第一大蠢蛋是也。

    可现在,她就是个蠢蛋。

    情不由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回到最初的心情。

    这时候,却是听见外间有人扣起窗户来。(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