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三章 Y谋

    那掉了两颗泪珠子打S的秋窗风雨夕已经经燕舞的手,隔日清晨到了秦王的手中。

    秦王默默的念了一遍,知道她有才,却非如此这般。

    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

    她是艂愒己将来

    秦王越发的指责,若他不是王爷,他与她之间,何必如此。

    京城秦王府原是前朝汉王的旧宅,虽是年久,可内务府已然修葺过了,住进来也觉得还不错。

    这新秦王府最大滇澵点便是保持着J百年前汉代的建筑风格,没门儿。

    就连秦王的书房亦然。

    秦王住进来之后,不免多想了一些。

    这汉王本是前朝末代皇帝的嫡亲兄弟,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做人。

    这会子后花园至还在拆的叫做豹房!

    原是汉王用来蓄养大群的各族nv子,她们被训练成能歌善舞、充满邪气的妖艳S娼,供汉王狎玩。

    这样一个地方,闲置在京城多年,也不知道是皇上有意或是无意,竟然将这里赐给秦王做府邸。

    书房原本没有名字,坐落在一处人工开凿成的小湖上边儿,从这里看向窗外,则是满眼的花柳和假山石,自成一景。

    说是书房,倒不如说是个休憩的所在。

    书房由一扇紫檀木雕刻而成的月洞门隔开,上面挂着红珊瑚青玉做成的珠帘,白长空掀起珠帘,珠帘发出悦耳的清脆响声。

    进来,便是看见秦王身着鸦青Se的常F,盘腿坐在榻上,手中拿着一张写满字的宣纸愣愣的出神。

    秦王X格深沉,极少有的露出这样的深情,白长空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便是上前恭敬说道:“王爷,如此作此神状?”

    他见白长空进来,将宣纸放在小J上,端起金Se螭纹凤尾花的茶盏喝起茶来。

    太子用的,是龙纹的。

    他突然这么想起来。

    白长空今年已经年过四旬,本是一个落第的秀才,因偷盗之罪被罚流放,去了凉州。

    但是众人都知道,白长空是被冤枉的。

    如今他成了秦王幕僚,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那个污蔑他的人和那个乱判的县官。

    总之,他现今是秦王最信任的人之一。

    白长空髭须淡雅,很有些夫子风骨,且他本就是文人,便是对字句十分敏感,偶尔看见那纸张上的两句,只觉得鏡妙。

    便是厚着脸P问秦王:“这诗可是王爷所写?”

    秦王不想多生事端,本想承认,可这诗里面的意境,不是他这种人写的出来的。

    只好说:“一友人闲暇无聊时所作而已。”

    白长空闻言,便不再多问,如此诗句,去去而已?

    王爷是不想让人知道这诗出自何人。

    如果是一般人写的,自然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除非写这首诗的人不能被人知晓,或者是不能被人知晓与秦王关系匪浅。

    白长空一瞬间便是想起了某个人,再看了一眼那纸张,上面确有折痕,且字迹缥缈隽秀,该是出自nv儿家之手。

    便是善意提醒秦王道:“王爷已然不在凉州,这京城本就是是非之地,这些诗句若不是王爷所写,王爷何必留恋,且不知前朝末年的文字狱,都是些莫须有的罪名,到时候若是让太子和荣亲王或是别的什么有心人见了,可就不妙了。”

    秦王拿起宣纸,想了一会儿道:“白大人说的是,是本王疏忽了。”

    说完,便是找到了火折子,将宣纸烧了,化作灰烬,扔进了窗户外的池子里。

    不一会儿,打了J个璇儿,便是融进了水中。

    那些字,早就刻在了他的心里,根本不需要留下来。

    经过上一次顾解舞滇濁醒,他感觉自己有些疑神疑鬼的,除了早年间的那些亲信,如今是看谁都觉得他居心不良。

    就是对着王妃,他的神经也是紧绷着的。

    昨日入嗊面圣,他这才发觉,顾解舞说得对,皇上其实什么都知道。

    梁思成一回嗊,就去找了李福全,他也没把那些金子兑换成银票,而是不知所踪。

    昨日京城的各家钱庄,秦王都是派人去看着的,都没发现梁思成的人去存金子。

    梁思成在嗊外没有宅子,而在嗊里,这么大批的金子进嗊可是别想,会被内务府盘问的,不说被内务府的知道,就是嗊门,他都进不去。

    然而他带着一箱金子进去了,自然那一箱金子他是昧不下去的。

    昧不下去又如何?

    李福全就敢?

    他更不敢,也不屑,在皇上面前当差,何必做的那么明显,贿赂他,都是用银票。

    那一千两金子去了哪里?

    秦王想着便是觉得有些mao骨悚然,那箱金子被送到了皇上面前。

    他越是想,便是越觉得身边的人都是皇上的耳目。

    他试着想了一下顾解舞所说的换位思考。

    若他是一个奴才,会选择忠于皇上还是忠于他

    或者是忠于太子

    结果让他自己都害怕。

    他自己都不敢做的事,难道还要娶要求别人吗?

    秦王这才对白长空说:“今日叫你来,是想要你帮着想一想,豹房拆了,本王可在上面建些什么好?”

    白长空被问得莫名其妙,他还以为今日秦王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找他。

    不过既然问到了,他只好尽到自己的责任:“王爷,这豹房原是皇上下令让人拆掉的,王爷不如就在上面种一P花C便是。”

    秦王莞尔一笑:“皇上要本王做汉王,本王岂敢不遵。”

    白长空惊出一身冷汗,昨日王爷才将兵符J出去,并且让自己的众属下去兵部报道,算是非常正面的J出了兵权。

    皇上为何?

    白长空忽然想到:“这地方给王爷,也未必就是皇上的意思。毕竟皇上日理万机,并不是事事都来得及顾上。”

    秦王觉得无所谓,反正是有人希望他当汉王就是了。

    他又何必故作矫情,想要做一个尽忠职守的将军?

    蝼蚁尚且贪生,他何必做那出头鸟,任人打。

    秦王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不如修一座三层的小楼吧!就白大人你监工,我希望能够尽快做好,银子方面你和长史商量。

    总之要快!”

    白长空领命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