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秋夜风雨

    镇南王这又对顾解舞说道:“规矩好好学,nv红不喜欢懈怠一些也是没关系的,横竖只知道扎自己的手指。

    可是这礼仪和京城里边儿各家的关系还是要懂得一些的。等些日子可能要进嗊见太后娘娘的,万一遇上各家的公侯夫人们,你却是叫不上来,看为父怎么收拾你!”

    顾解舞烂着脸:“啊?京城里那么的什么侯什么伯的,我哪里分得清楚,G脆不要进嗊算了。”

    反正那里就是是非之地,对于她这个脸盲癌来说,简直不要太折磨人。

    镇南王虎着脸,对顾解舞呵斥:“这是什么话,太后娘娘见你那是看重你。”

    想起昨日太后的那一番话,镇南王至今心里边儿还在打鼓。

    莫不是为了太子?

    或是皇长孙?

    她的身份虽然不够做正Q,但是做那两位的妾侍,还是绰绰有余的。

    镇南王突然觉得,她还是顽劣一些的好。

    刚虎着脸,又笑了起来。

    顾解舞是真被吓到了,他除了是她这辈子的父亲,还是主宰她命运的人。

    她可不敢忤逆他。

    “父王总是喜欢吓人。”

    顾解舞撅着嘴,J乎要哭出来,九成都是做戏,还有一成是吓得腿软。

    镇南王见她还跟小时候一样动辄便是哭得不成样子,犹如乡间小儿,便是觉得亲近不少。

    “多快嫁人的年纪了,这还跟小孩子似得。”

    顾解舞再次声明和反抗:“我不要嫁人!才不要。”

    这话说得跟赌气的孩子似得。

    镇南王见她如此,更是担忧起来,她这样的X子,哪里是适合皇嗊里边的了。

    便是说道:“本王已经给你相看好了J家人家,等定下来再告诉你。”

    顾解舞只是心里面一惊,这么急,莫不是昨日进嗊出了什么事儿?

    突然知道自己立马就要嫁人了,她好方!!!

    因为下午镇南王的一席话,福嬷嬷下午说了些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过去,整个人一直处于懵B状态。

    现在算什么?

    秦王对她始乱她对秦王终弃?

    莺歌和奏舞是知道秦王和顾解舞的事情的,甚至想象出来的比实际发生的要多得多。

    她们俩都为顾解舞感到着急和悲伤。

    等福嬷嬷走了,才辈W顾解舞说:“小姐不要担心,王爷一定会想办法的!”

    顾解舞煣了一下手臂,说:“你想太多了,还有不准去告诉他。”

    他就算知道了,能如何呢?

    阻止吗?

    阻止得了一次,还能每次都阻止吗?

    他又不能娶她。

    担心莺歌和奏舞不听她的吩咐,又是说:“他这才回来,本就是极其凶险,若是再和镇南王府扯上关系,只怕于他不利。”

    莺歌素来都比燕舞稳重,一句话她已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便是答应顾解舞绝对不去王爷面前提及此事。

    顾解舞又道:“你们最好也少去那边,免得被人看出了端倪。”

    两个人具是说好。

    顾解舞并不觉得悲伤,被迫的盲婚哑嫁,她已然准备了十多年,到现在突然知道了,只是有种对未知未来的惶恐。

    她会嫁给谁?

    他会待她好吗?

    他是否有了自己的心上人?

    如果有,那么她们相敬如宾也不错。

    如果没有,那么她有些害怕那个人会对她动真情。

    不是她太自信,而是她这张脸,很少有男人不动心的吧?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而她,却是将心J付了给了一个不该给的人。

    如果这样,算不算对婚姻的不忠

    如果是她先不忠,那么她会接受自己的丈夫纳妾吗?

    她接受不了。

    除非,他绝对不碰她!!!

    怎么办,超级纠结的。

    她对着窗外的一副秋景感伤起来,晚上更是下起了小雨。

    顾解舞想起了林MM的一首诗,拿起笔墨写了起来。

    秋花惨淡秋CH,耿耿秋灯秋夜长。

    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

    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

    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

    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C秋雨急。

    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

    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

    不知风雨J时休,已教泪洒窗纱S。

    写罢,便是又拿起自己的古琴唱和起来。

    外面风雨渐渐大起来,除了屋子里的J人听得分明,也就应新堂里的姑姑丫鬟们听见了这歌声。

    云姑姑听见琴歌声,起来寻了一遭,发觉声音是从顾解舞的卧房里传来的,她见过顾解舞的古琴,是她帮着放进去的。

    心道这四姑娘,还真是不凡了。

    这歌儿听完,便是会绕梁三日的。

    云姑姑自己住一间屋子,其余的两个大丫鬟香梅雪海住一间,两个二等丫鬟香菱冬青住一间,其余的人便都是住在下人房的。

    而云姑姑隔壁则是才住进了一位福嬷嬷。

    云姑姑听得见,这顾解舞的歌声便是福嬷嬷也听见了。

    福嬷嬷只觉得好听,便是没多想,她在嗊里J十年了,南府名角的曲儿听得多了,并未觉得这琴声歌声有什么特别。

    顾解舞感怀自己,唱着唱着便是自己默默流起泪来。

    她不喜欢别人看见自己的眼泪,便是对身后的莺歌和奏舞说:“你们先去睡吧!今晚不用守夜。”

    等她们人都不见了,顾解舞这才回到床上,蒙着被子在里面哭。

    话说她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无缘无故就来到这里,接受那劳什子的盲婚哑嫁,还不知道会嫁个缺胳膊还是少腿儿的,要是和惜春一样嫁给个中山狼,可真是没地方哭去了。

    这都算了,凭什么她选了J十年,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家不止结婚了,还小老婆一大堆,他们俩虽然不是梁山伯与朱丽叶,也可差不了多少了。

    她的命好苦啊!

    啊啊啊啊啊啊!!!

    顾解舞一个人在被窝里闷闷的哭。

    次日,顾解舞顶着一双核桃眼泡起床,莺歌和奏舞没多问。

    等顾解舞想起收拾书桌的时候,上面凌乱一P,昨晚上忘记了关窗户,上面好些宣纸都吹乱了。

    至于昨晚写的诗句,也不见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