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同膳

    而顾解舞却是注意到,顾承的脸上也不是很好看。

    她无意识的侧目看了一眼印氏。

    印氏今日穿着一件八成新的暗青Se的比甲,下身是萌葱Se绣竹节海棠花的马面裙,比起在凉州时候的覀惻打扮,要沉稳富贵不少。

    向来是王妃为了做面子,这才给印氏做了好些新衣裳。

    可惜了这时代的料子,没有不褪Se一说,都是一下水就,好多人家的衣裳都是纯Se的,穿过J次之后,比如粉红的染成大红的,大红的染成深红的。

    王府上的人用的料子都不差,饶是金山银山,也禁不住个个都一件衣F穿J回就搁着赏人了,可知道那全是纯手工的绸缎。

    这些日子顾解舞不在京城,但是也能猜到印氏和顾承的日子不好过。

    印氏估计是被王妃上一回的手段吓破了胆,否则

    就是一般贵族的妾侍,也不会自甘堕落犹如商户人家的Q妾那般,正Q在用饭的时候,自己来伺候主母。

    顾承将来怎么说也是要得到一点朝廷定制内的爵位的,到时候印氏的身份还是奴才一般,这让顾承吁么出门见人?

    印氏将来老了,就是靠着儿子也会有一个七品安人的封号。

    现在这般跟鹌鹑似得,王妃的手段真是让人佩F。

    顾解舞心里盘桓着无数的想法,再朝两位姐姐行礼之后,便是落座。

    她坐在了顾解心的下首方,正好和顾承面对面。

    心里同情了他一把,自己在吃饭养大自己的母亲却在伺候别人吃饭,这感觉

    还吃的下吗?

    顾解舞有时候会庆幸自己的生母司马氏已经不在了,否则她会受不了她被王妃像是奴才一样使唤的。

    她可能会反击。

    但是以L击石,结果自然。

    所以说,司马氏不在了,也有他的好处。

    因为是在京中,桌子上的菜Se比起在凉州时要丰富很多,除了食材方面的原因,顾解舞相信王妃是为了昭示她在王府的地位。

    这一世的顾解舞可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可惜了,顾解舞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过去的,什么没见过。

    慈禧太后每顿饭都是一百零八道菜呢?

    这点王府定制内三十八道菜,算个球!

    斗彩螭纹的盘子里盛着鏡美无比的菜肴,旁边儿放着一块银制作的牌子,上面用红Se写着每道菜的名字。

    放在顾解舞面前的正好是龙凤呈祥、洪字J丝H瓜、福字瓜烧里脊、万字麻辣肚丝。

    这些顾解舞都没多大的兴致,她更喜欢顾承面前那盘子三Se炸果子,看起来特别的香。

    顾解舞就是这样,从来不喜欢山珍海味,而是喜欢那种甜甜的零嘴。

    且不说这一桌子菜吃不完,就是看也看饱了。

    古言小说里边儿那种一边吃饭一边玲濎的筵席很少,大多数的时候都不是正经吃饭的时候。

    至少顾解舞没享受过红楼梦里大家姐姐MM一起吃饭,边吃边聊的待遇。

    王府里边吃饭,将就食不言寝不语。

    一顿饭除了咀嚼的声音,顾解舞再无其他。

    她虽然眼馋那三Se果子,但是只敢夹面前那J盘子菜,为了不影响菜Se的美观,还不敢夹多了。

    只能保持着一口菜咀嚼三十次以后再咽下去的现代饮食调理法。

    顾承也是细嚼慢咽。

    饶是如此,王妃还是不放过他们,恶心起两个庶子庶nv起来。

    一会儿亲自给世子盛汤,一会儿把自己面前的菜和顾解忧顾解心面前的菜相互J换,说是自己吃着不错让她们也尝尝。

    顾解舞和顾承,就像是两个特级电灯泡,妨碍着人家一家团圆。

    饭毕。

    王妃一放下筷子,大家都不吃了。

    这是规矩。

    没吃饱等会儿自己回屋子再吃点心。

    王妃擦了嘴,又用热帕子擦了手,这才点名和顾解舞说话。

    “你也不小了,我父王商量过,打算在京里边儿找一户好人家给你把亲事定了。”

    遇到这种话题,nv孩子只能选择沉默。

    顾解舞腹诽,我知道,还要你提醒。

    跟着王妃继续说:“只是你从来都是在凉州长大,怕你不习惯京城里的风土人情,也怕你不将来嫁人之后被说什么事乡下来的丫头。

    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你找了一个嗊里出来的嬷嬷,让她教你规矩。”

    顾解舞头大,可惜她不敢也不能推辞,只是起身谢恩:“谢王妃如此为解舞C劳。”

    这一眼看过去,却是看见了顾深脸Se的严峻。

    顾深知道的,她和秦王之间的事情。

    在凉州的时候,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只是镇南王和秦王都下了禁令,便是没有人再敢提了。

    顾深明白事情的严重X,就是对自己的母亲也是没有提起的。

    刚才听母亲说起顾解舞的婚事,他真怕顾解舞出口拒绝,毕竟还有谁比秦王更好更优秀。

    以她的身份出阁,去了秦王府怎么也是侧妃的名号。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没拒绝,像是接受了自己不能进秦王府一样。

    顾深这才觉得,难怪父王如此宠ai她,不说她平日不言不语,就是这份心X,也是他的J个亲MM遥不可及的。

    知道秦王府不是她该去的地方,便是无怨无悔的放弃了。

    只因为,她是顾家的nv儿。

    顾深这才觉得父王说得对,顾解舞或许不喜欢和王妃接触,甚至不肯称呼王妃为母亲,可是她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有损镇南王府的事情。

    顾解舞低下头,做出一副nv儿家提及自己婚事应该有的姿态。

    跟着退下了。

    来到京城的第一夜,顾解舞躺在自己床上,看着头上红Se的帐子,昏昏睡去。

    将来如何,走一步算一步而已。

    她可能

    再也没有机会见他了。

    也不知道父王在嗊里边儿怎么样了,听说皇上留了他和秦王在嗊中过夜。

    顾解舞只是在半夜被噩梦惊醒了一回。

    她梦见了不吉利的事情,守夜的是燕舞,她叫醒了梦魇中的顾解舞。

    她看着指点着一根蜡烛的屋子,陌生而昏暗,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这才做噩梦。

    再躺回去,便是彻夜未眠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