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镇南王府

    它长开自己的嘴巴,将天下英才吸引到此,让他们在此展现自己的风华绝代,衣亦或是自相残杀。

    而他们这一行人,是为了后者而来。

    并不是远离京城,就不用等待那样的宿命。

    只是到了京城,便是无法避开那样的命运。

    秦王和镇南王要带着属下家眷先去皇嗊面见皇帝。

    而顾解舞是没有资格去的,她自己一个人,先去了京城镇南王府。

    京城镇南王府为太祖皇帝钦赐给第一代镇南王的宅邸,原是前朝某亲王的府邸。

    镇南王府东西阔一百五十丈,南北长一百九十七丈,皇族修筑房屋都会契合YY术数,所以后宅占尽半数。

    后院雕梁画栋曲折盘桓,一眼看不到边,假山奇石、奇珍异木错落期间,更养着仙鹤、梅花鹿等寓意美好的飞禽走兽。

    只是前院便种植着曼陀罗、鸢尾、虞美人、紫菀、出云花、棣棠、海桐、颔笑、合欢、刺梅、金雀、辛夷等植物。

    若不是顾解舞前世开过花店,好些植物都叫不出名字来。

    且每一样都被鏡心照料,开得非常好。

    顾解舞第一次见到这种J近奢华的建筑,到处都是人工雕凿的美景。

    饶是凉州的秦王府,也不见得这般。

    京城果真是不一样,也难怪天下人都想要在京城占据一席之地了。

    后院则是种植着牡丹、J花、芍Y、玫瑰、水仙、美人蕉等观赏X更强的花卉。

    说是镇南王府,简直就是植物天堂。

    顾解舞甚至还看见了J蛋花这种热带植物。

    王妃出门去了,而现在府上只有顾解心和顾解忧两个人。

    她们没出罍饔顾解舞,而顾解舞也只好装作不知道她们在家的事情。

    罍饔她的是容嬷嬷。

    初见的时候,顾解舞就想王妃为什么是去了哪里,怎么不带走容嬷嬷,后来才想明白,该是去了嗊里,否则怎么会不带这个老妖婆。

    她们俩从前可是很有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的趋势。

    然,顾解舞和容嬷嬷的再次相见,也并非如此的顺利。

    可能是因为王妃觉得顾解舞应该已经死了,虽然在信中听镇南王提起过,可到底看见了真有,这感觉是非常不同的。

    且顾解舞那双眼睛明明白白的写着,我什么都知道。

    容嬷嬷饶是老辣,也忍不住心虚。

    当日虽不是她们故意,却是放任了不管的。

    若换做是其他哪个郡主的车驾,府卫一个都不剩了,王妃就算拼命自己也会去救的,可是那日,王妃只是让大家赶紧逃。

    容嬷嬷没想到,这四小姐的命竟是这么大。

    奴才没一个活下来的,她竟然活着回来了。

    彼时见面,分外尴尬。

    好在两个人都是成熟的人,并没有于大门口就吵起来。

    容嬷嬷将顾解舞领到了她的院子,这边叫做应新堂。

    也不知道从前是哪一位主子住过,不大不小,一桌两层小楼起在院子里。

    院子外边儿种着个中植物,顾解舞粗略的看了一下,有仙客来、佛见笑、白玉兰和一株参天的枇杷树。

    她走神的想到,不知道会不会结枇杷。

    青石板的小路被打扫的很G净,其余一些地方满是青C,细看之下看知道,那些是满天星,并非什么杂C。

    容嬷嬷将她领了进来。

    在院子里的枇杷树下,站着J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姑姑模样的人,其余两个年纪稍大的丫鬟,两个年纪稍小的丫鬟,其余四个粗使丫鬟。

    看她们的穿着便知。

    加上顾解舞自己带来的莺歌何意燕舞,配置便是和她从前在幽兰院是一样的。

    容嬷嬷介绍说:“这是云姑姑,是原先府上的老人了,王妃想着小姐身边没一个正经的嬷嬷,也怕小姐不喜欢嘴巴碎的老人,便是选了一个姑姑过来。”

    顾解舞笑着接下了,她不可能拒绝,因为这是王妃作为母亲的权利。

    只是她本能的便是对云姑姑没了好感,估计她应该是王妃的人。

    其余的两个二等丫鬟和三等丫鬟都没名字。

    顾解舞也懒得想,便说:“从今以后你叫香梅,你叫雪海,你叫香菱,你叫冬青。”

    挨个指了一遍,便是自顾自的往里走了。

    J个丫头跪下谢她赐名。

    顾解舞不喜欢她们,因为她们比起顾解舞来,似乎更听容嬷嬷的话。

    从前自个儿身边伺候的丫鬟打小就伺候的,到底有J分真感情,现在这些

    让她们端杯水她都怕有毒。

    莺歌和奏舞感觉到自家主子的不高兴,便是事事都是亲力亲为,不然云姑姑和新的香梅雪海cha手。

    她们本来就是内务府出身的奴才,还是练家子,自然和一般的奴婢不同,做起事情来都要麻利一些。

    自打容嬷嬷走了之后,没让她们任何一个人找到在顾解舞面前露脸的机会。

    早上秦王和镇南王为了赶在今日进嗊给皇上请安,Y是昨晚半夜就从驿馆起床出发。

    实际上就是从昨天到今天都没睡。

    顾解舞在车上眯了一会儿,可那根本不顶用。

    吃完午饭后便是早早的补了一个觉。

    等她被莺歌叫醒的时候,据说王妃已经回家了。

    而镇南王被留在了嗊里用膳。

    所以说

    莺歌说容嬷嬷刚才就来请她去王妃那边用膳。

    大家都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没去。

    顾解舞赶紧起床梳洗。

    她实在是太累,一蟼愑睡过头了。

    且莺歌和奏舞只以为家里面都是各自吃饭的,没想到王妃今日却是想起了要和她一起用饭。

    那边厢,王妃已然入座。

    左手边坐着长子顾深,下首是顾解忧和顾解心两个。

    印氏站在一侧,顾承坐在右侧。

    剩下一个位置,是顾解舞的。

    顾解舞慌乱的过来,进门向王妃请了安,这才堡个叫了人。

    顾深见气氛尴尬,解释道:“昨儿半夜就出发了,MM没睡好,这会子怕是睡饱了吧!”

    顾解舞难得的脸一红。

    王妃有些不高兴,顾深自己有三个MM,怎么就叫顾解舞叫的那么亲热。

    至于顾解忧和顾解心倒是没什么,顾深身上善凐太重,她们都不敢亲近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