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返京

    顾解舞摇摇头:“顾氏nv对王爷痴心一P,纵然有拥无分,也希望赵家九郎能够平平安安,而不是自寻死路。”

    顾氏nv是她自己,赵家九郎是他,这番话没有身份尊卑,只是她对自己心上人的忠告。

    说着,自己便是红了眼眶。

    秦王走近她,她慌忙退后,说:“王爷自重。”

    他只好说:“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只是,我心有不甘而已。”

    顾解舞不知道所谓的皇室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她看了那么多历史,只要皇帝的儿子多,就避免不了皇子之间的战争。

    如果必须要面对一场夺嫡的风波,她只希望,最后活下去的是他。

    顾解舞抬头看他,四目相对的说道:“太子还活着,皇上怎么会舍不得你这一个妃嫔所生的儿子。

    于皇上而言。

    心里第一位的是他自己。

    第二位是赵家江山。

    第三位才是太子。

    至于其他的,可有可无而已。

    你若是再三违抗皇命,只会让皇上对你剩余不多的父子亲情烟消云散而已。”

    秦王:“四小姐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让本王受益匪浅,犹如拨开云雾见青天。”

    顾解舞蹲身告退:“妾离家而家人不知,实在是不方面久留。”

    P刻的沉默无言。

    顾解舞转身准备离开,最后说道:“我想看着你一直在,你能够把凶悍狡猾的夷狄都赶出天山之外,想必回到京中,亦然能够游刃有余,活的潇洒自在。”

    说着,便是忍不住心里的哀伤跑走了。

    能够看着他好好的便足够了,只是他有王妃,还有无数的侍妾。

    将来见面的次数有可能只是屈指可数,然后从别人的嘴里听说他的事情,他会和别的nv人生下孩子,然后她也会嫁给别人,生蟼愒己的孩子。

    当他们都有了自己生命的延续,当ai情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那时候

    她为自己的ai情感到悲哀和不舍。

    他为什么会是王爷?

    看着她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身影,秦王有些嗅澺。

    让他更加失意的是,他痴长顾解舞J岁,却是因为一番功绩,而忘记了自己的定位。

    若不是今日她冒险来点醒自己,只怕他真的离死不远了。

    他不怕死,如果怕死就不会和夷狄Y碰Y了。

    只是他如何能死。

    母妃深在深嗊,九死一生的养下了他,他没有尽到半分孝顺,便是抛下他去了,这是怎般的不孝。

    现今,还有了她。

    她不求名分,把一颗心错付了他,只是希望他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天人相隔而已。

    秦王知道,自己会做到的。

    跟着,便是让许夫人去贿赂了梁思成。

    甚至没有隐瞒自己称病这件事。

    只是让许朝云有意无意的透露给梁思成,他是有些倦怠了,想着长途跋涉之辛劳,便觉得有心无力,想要多偷懒J日而已。

    梁思成听了这话,也懒得去查。

    许朝云和梁思成相谈甚欢,主要是那一箱子金子,看起来真心的耀眼。

    等许朝云离开之后,梁思成在驿馆里看着那一箱子金子,摆满了床上,自个儿躺在上面睡着,感叹:“可惜了,回京之后就睡不成了。”

    三日后,秦王终于给镇南王府传信,说是自己准备好了。

    镇南王去请示了梁思成,问他什么时候走好。

    梁思成知道这是两位王爷给他面子,否则哪里会来问他这个阉人。

    便是说两位方便就好,什么时间都无所谓。

    反正都过了皇上定下的日子。

    又折腾了两天,秦王定了一个好日子离开。

    这一日也的确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而顾解舞那边儿就没这么轻松了,幽兰院少说也还有四五十盆兰花,她舍不得扔掉,便是想要带走一些。

    父王便是告诉了她的,这一去,她可能就不会再回凉州了。

    携带花盆和植物走,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顾解舞只好选了十J盆平势儷ai的,带走留作纪念。

    镇南王念这是司马氏的遗物,便是另外备了一辆马车只装兰花,且让人伺候着这些花C。

    出城的那一天,顾解舞没有拉开窗户开外面,只是听见百姓们一起来欢送秦王的呼声。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声音,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

    顾解舞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

    两大王府举家入京,沿途官衙驿馆沿路伺候,对于顾解舞而言,和在家没有什么区别。

    早起、日行、夜宿。

    唯一值得让人说起的,便是和秦王府的妾侍们不得不偶尔碰上的这样尴尬的事情。

    人多的她都记不起来她们的脸,反正都是些美人。

    好些从天南地北选秀出来的,也有不少人是京城的,秦王怜悯她们,没有把她们留在凉州。

    对方依照规矩朝她行平礼。

    顾解舞一介庶nv,怎么敢拿乔,只好回敬回去。

    虽然没说话,可总是要相互点头的。

    只是J次之后,便是再也瞧不见她们了。

    顾解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莺歌和奏舞,向来是她们多嘴的。

    她有些怀念起香梅雪海和香菱冬青来。

    然后这一夜,她没睡好。

    起来便是问莺歌:“还没有香梅和砖海的消息吗?”

    莺歌拿着mao巾给她擦脸,摇头说:“兵荒马乱的,人找不着就该是那样了,只盼她们早早的入了轮回才重新投胎做人才好,小姐别多想了。”

    顾解舞闭着眼睛,让燕舞给她上妆。

    莺歌眼里面一P担忧。

    香菱被秦王给处死了,至于香梅雪海,实际上是被找到了的,只是镇南王不愿意再让这样的nv子伺候自己心ai的小nv儿了。

    所以G脆说她们都死了。

    燕舞手不知为什么没轻没重,弄疼了顾解舞。

    莺歌瞪了她一眼,然后抢过胭脂,自己帮顾解舞上妆。

    燕舞悻悻的退到了一旁,这不能怪她,谁让大早上的无端端的说起香菱。

    她听着就觉得害怕。

    这么走了一个多月,终于到了京城。

    大周的城门,高大宽阔的犹如一只矗立在苍穹之下的猛兽。(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