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秦王府

    皇帝特意夸赞了镇南王的丰功伟绩,并指明要他回京述职。

    而军中的多数人,都为秦王感到不平。

    秦王身为一个并不受宠ai的皇子,从来都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的。

    做的好,是他应该。

    如今做好了,他就该销声匿迹了。

    只是为何心底会有那愤愤不平的黑Se火焰,他自己也不知道。

    白长空、周思源、郑煊、尹东、胡不开、郑玉容等人具是秦王身边的情信,J人S下曾经进言秦王,索X一不做二不休,给朝廷一点颜Se看看,就这么乖乖的回去J出兵权,岂不是太便宜别人了。

    这夷狄是他们驱逐出天山之外的。

    秦王不是没有动摇,因此称病,说是身T不适,将回京的日子退后了。

    奉命而来的传旨太监叫做梁思成,身居内务府要职,乃是皇帝身边乾清嗊大总管李福全的徒弟,此来除了传旨,还得了一个微FS访的差事。

    秦王是不是真的病了,纸是包不住火的。

    中秋之后,顾解舞便是跟随镇南王回到了镇南王府。

    王府并未受到战火的侵扰,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但是顾解舞感觉到了奴仆们诚惶诚恐滇潿度。

    听说是之前胡人来过一回,死了不少人,好在府上有府卫府卫,并未受到多大的损失。

    死J个奴才对于镇南王府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财物并没受到任何实际上的伤害。

    莺歌和奏舞以赠送的名义光明正大的留在了镇南王府。

    镇南王是不想要她们的,免得无生事端。

    可秦王说不过是两个丫鬟,叫镇南王别跟他客气。

    秦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是冰冷的。

    镇南王想好的一番推诿之词自然也是咽了回去,秦王的狠辣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着实是一点都看不出这一副清贵公子模样的人竟然会是将野蛮的夷狄打得没法还手的人。

    到了既定的时间,镇南王因为秦王故意的拖延也没能顺利出发,满心疑H的顾解舞问了起来,这才知道秦王称病了。

    顾解舞心道前J日见他还不是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便是问莺歌:“你可知道王爷如何了?”

    莺歌燕舞虽然名义上是顾解舞的奴婢,可是顾解舞知道,她们还是时常回秦王府去的,多数时间都是说回去见亲戚朋友。

    而顾解舞也没多问,向来她们应该是知道一些的。

    莺歌只说自己不清楚,但是听府上的人说,王爷确实是病了。

    至于是什么病,病得严重可否,那就不知道了。

    这种时候是顾解舞最痛恨古代的时候,没手机没电话没电脑没微信,想要问一点儿事情都麻烦得很。

    消息闭塞啊!

    寻思了半日,又问了一些京城里边儿的事情,之前她便是听说了那劳什子传旨太监的事情,连顾深都去陪那太监喝过酒。

    皇嗊里的狗和乡下的野狗没法比。

    顾解舞怎么想怎么不安,秦王莫不是想要拥兵自重吧!

    要不一G到底,要么别做的那么明显,不是故意让人挑刺儿吗?

    顾解舞实在是放心不下,纵然无缘,也不想他落得个不好的下场。

    晚些时候,幽兰院的莺歌和奏舞便是又要回秦王府去看亲戚,据说是大伯娘病得不轻。

    一辆青布马车缓缓的从角门离开。

    九曲蜿蜒到了秦王府的角门外,顾解舞穿着燕舞平时ai穿的衣裳,和她梳着一样的头发,戴着她的首饰,光明正大的走进了秦王府。

    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可没有哪一个敢穿着丫鬟的衣F去心上人的家里的,被抓住了那还得了。

    所以当自己称病却在后花园饮酒的秦王看见莺歌身后站着的是顾解舞的时候,差点没被一口酒呛死。

    莺歌和顾解舞双双福身:“奴婢给王爷请安。”

    秦王摆手让她们起来,然后让身边伺候的奴才们都下去了。

    后花园此时只有金桂盛开,芳香馥郁,优雅绵长,其余便是郁郁葱葱的绿Se。

    李仓是大太监,比一般人心细些,起初没看清楚,后来便是发现了莺歌的不同,离开的时候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只道这顾四小姐大胆。

    不过心里面却是有些看不起顾解舞了,之前王爷ai重,她装的跟什么似得,可现在

    还不是上杆子的投怀送抱。

    真真的给脸不要脸。

    等所有人都走的没影了。

    秦王这才问:“怎么想起过来了?”

    他刚才在后花园饮酒,说过闲佑人等不准随意进来的,所以说起话来很方便。

    莺歌自动的退到顾解舞身后。

    顾解舞看了一眼他桌子上的酒杯和酒壶,笑道:“王爷自称病重,不能按时上京,这会儿就在这儿喝上了,看来病不是很严重嘛!”

    语气不怎么好。

    秦王以为他是关心自己为什么病了,才冒险过来,谁知见他好好的,因此恼琇成怒。

    便是笑道:“好了好了,不过是打仗觉得累了,不想长途跋涉。”

    顾解舞却是笑道:“王爷是累了,还是不想回京?

    若是累了,就躺床上好生歇息才是。

    若是不想回京,那这称病,可不是什么好法子。

    嗊里来滇潾监还在哪儿杵着呢?就不怕他告黑状?”

    秦王到此都没把顾解舞的话听进去。

    顾解舞只是咦了一下,装作恍然大悟一般说:“也许他本来就是皇上派来试探王爷虚实的,妾听长兄说过,他可是靠着乾清嗊大太监李福全徒弟的身份才混了这差事。

    而那李福全,肯定是皇上的心腹。”

    秦王眼神一凛,这事儿他还真没想过,他出身皇族,自Y接触奴才的时间比见亲人的时间还多,从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过。

    见说动了秦王,顾解舞又才说:“王爷府上的奴才,可有不少是内务府出来的,妾虽然不知道这内务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

    天蟼愜归都是皇上的,何况是内务府!”

    难保其中的人,就没有皇上的耳目。

    秦王这才觉得如坐针毡。

    起身对顾解舞说道:“多谢小姐提醒。”(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