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S见

    秦王身上隐约浮动着令人熏然的香气,这香气虽极淡薄,却似从骨里透出来,叫人陶陶然的愉悦。

    顾解舞知道,这叫做男人的荷尔蒙。

    她被征F了!

    他今晚穿着一身宽衽儒袖的玄Se缂金袍,衣袖被晚风轻轻拂起,擦在P肤上洋洋的,一感觉就知道料子非常好。

    S热的气息扑鼻而来,鼻尖和鼻尖相互捧出,身T的温度也相互感染着。

    顾解舞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他就像是一头饿就极了的狼,突然看见了R,立即扑了上去,让人猝不及防。

    那小小的丁香,被他卷在口中,品玩不够。

    从前只知道嘴是用来吃东西的,哪里知道,还能把她给吃了。

    秦王很少亲吻nv人,从来都是直接霸王Y上直接办事。

    他是皇子,在嗊里的时候就已经被嗊nv伺候过,通晓人事。

    可是嗊里边有嗊里的规矩,办事的时候都是有嬷嬷太监在旁看着,以免嗊nv魅H少不更事的主子。

    秦王后来了解了个中滋味,才明白自己当初是有多不知情Q,被人看着还能Y起来,真是

    之后到了凉州,光是皇帝赐给他的nv人就多的数不过来,还有太子送的,母妃送来的,以及下属送的。

    他不好美Se,索X都只在许朝云那里解决生理需求,因为她明白事理,在床上也非常配合,从不大喊大叫。

    没错,他不喜欢nv人叫。

    可是为什么,听见她的声音,自己反而更加的亢奋了。

    甚至想要,把她疼得哭出来。

    秦王觉得自己病得不轻,可这种事情该怎么问人?

    问大夫也不合适。

    于是某天,他偷偷的躲在了军J营的后面,去观摩了一下士兵们是怎么和军J们做的。

    **册太过鏡美,看起来太过放L形骸,且他不愿意这么作践顾解舞。

    在秋千上?

    他怕摔到她。

    把那劳什子塞进她的身T里?

    她的身子怎么受得住?

    他觉得,那**册简直就是C菅人命。

    直到他看见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士兵们****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肌R的身T,在那一双一双白花花的双腿中间奋力的耕耘着。

    nv人的叫声和男人低亢的满足声,以及**相互撞击产生出的那种声音,混合成一种近乎糜烂的感官世界。

    秦王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也是一种在办那事儿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叫起来的动物。

    难怪上一次,他觉得自己哪里不多。

    是因为他发出了声音,虽然本能的压抑着,可是却是他发出了声音。

    在嗊里边的时候,他从小就怕嬷嬷们的说教。

    第一次的时候,那嗊nv疼的死去活来,指甲都扣断了,都没敢叫声疼。

    而他,则是压着要不敢叫。

    那一次他也疼。

    不到一刻钟,刚进去就软了。

    流出来透明的YT。

    他一直都以为,男人的叫声只会在练武的时候才会发出。

    每一次解决生理需求,他都是奋力的在身下努力。

    想着赶紧多弄一些出来,免得之后还要那什么。

    可现在,他想要顾解舞

    却得不到。

    顾解舞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中,耳边听着他重重的和不满足的**声。

    秦王有些气恼:“我G嘛要做什么正人君子,真想当一次采花大盗。”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那些采花大盗的心情,见着一姑娘,那得不到的心情,简直比死还难受。

    顾解舞满嗅澺他的,其实她自己也难受,正是荷尔蒙爆发的年纪,被他这么一G引,早就水流成河了。

    但是她知道,秦王不会。

    ai而重之。

    且她也不会那么容易让秦王得手,千古不变的名言,太同意得到的就不会太珍惜。

    可是

    顾解舞靠在他的X膛上,听着他砰砰砰的嗅濜声,拉着他的手,往她的双腿之间去。

    隔着裙子被抚嫫着,以此来缓解她心中的****。

    秦王万万没想到,她竟是如此这般的大胆。

    将她翻转,寻了一颗弊杨树,两个人躲在了树后边儿J头接耳的相互厮磨起来。

    他的手非常有力,隔着一层层的衣料,依旧能感受到对方。

    两个人ai抚着,忘情忘我,忘记了时间和是所有。

    直到秦王听见了树枝被什么东西踩碎的声音,他骤然停止,将顾解舞抱在怀中。

    一双绿莹莹的眼珠子在远处的黑Se林子中。

    顾解舞可是看过不少动物世界的,问秦王:“那不是狼或者狮子老虎什么的吧?”

    秦王屏息,安抚着她:“也可能只是山猫!”

    他已然通过那双眼珠子的距离,猜测出了那是什么动物。

    顾解舞捂着X口,表明她刚才受惊不小。

    被这么一打扰,两个人总算是心情平复了下来。

    顾解舞不敢保证,再这么下去,她不会拉着秦王野战。

    什么大家闺秀,及时行乐才是王道!

    她便是说道:“你离开宴会上那么久,他们不会找你吗?”

    秦王道:“刚才我装醉溜出来的,让你父王看着呢!”

    顾解舞疑H的看向他:“可我并没有闻到酒味?”

    刚才接吻的时候

    秦王凑过来不怀好意的笑道:“我的不多,过来之前特意用蜂蜜茶漱了口。

    你没闻到酒味,那吃到蜜糖的味道了吗?”

    顾解舞的脸烧了起来,故作镇静的说:“才没有!”

    秦王又上前,想要咬住她的滣,被她避开。

    “你再尝尝?不能喝酒,但是尝尝味道还是可以的。今儿可是中秋节。

    本王允许你尝一尝酒味!”

    顾解舞推开他,极不高兴的打了他一笑:“讨厌!”

    两人赶在宴席散会之前回到了营地。

    过J日,秦王便是要回京,而镇南王亦是要回京述职,今晚两个人难得见面,却都是没有提起这些。

    能够快乐无忧的过一天,便是一天。

    能够快乐无忧的过一刻,便是一刻。

    在这个满是曲折和战火的厢濎,很可能会成为顾解舞这一生唯一值得追忆和念念不忘事情。

    当两个人都去到京城,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形,谁又知道呢?(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