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夜咚

    夷狄两部的降书让凉州城内的战争气息接近尾声,士兵们都盼望着快点结束这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

    虽然因为秦王的领导,大周在这场仗里面扬眉吐气,汉人对胡人的仇恨终于在实际中得到解妥。

    之前,皇上赐给军中将士们的酒R具是已经分发周下去,趁着中秋佳节,秦王和镇南王同坐,与军中将士们畅饮。

    顾解舞身为nv子,不方便出席这样的场合,所以只有莺歌和奏舞陪她过节。

    桌子上放着两只大闸蟹,并J花酒,其他一些小菜,算是鏡致。

    这些日子秦王一直忙着战后事宜,并不得空来见顾解舞以解相思。

    所以说,一般言情小说里边儿的那些王爷们身兼要务,甚至是管理整个国家的情况是,是绝B没有可能陪着nv主游山玩水行走江湖的。

    王爷的一天也只有十二个时辰,在数之不尽的人才的辅佐之下,他就是光听别人汇报,也要花去半天的时间,不说他自己还要吃饭睡觉练武批阅奏章,会见同僚检视军中。

    一不小心,便是一天过去了。

    秦王还算是怠公的人员,每日过了酉时之后,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都是不理会的。

    外面是熙熙攘攘的笑声,她被感染了,同样为这场战争的结束感到欢欣鼓舞。

    古代打仗很多时候一打就是J年,秦王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便是胜了,如何不让人崇敬。

    顾解舞取来了自己的古琴,和着琴音,在营帐里面唱了一首《好事近》:花动两山春,绿绕翠围时节。雨涨晓来湖面,际天光清彻。移尊兰棹压深波,歌吹与尘绝。应向断云浓淡,见湖山真Se。

    抑扬顿挫,高昂婉转,令人心神向往。

    莺歌和奏舞作为欣赏折,忍不住拍手叫好。

    须臾,外面却是听见了李仓唤人的声音:“莺歌姑娘在吗?”

    顾解舞心下疑H,她知道这是找她来的,可这半夜的。

    莺歌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促狭的笑,说:“小姐,王爷说今晚月Se明丽,问小姐要不要出去赏月。”

    顾解舞十分想要出去走走的,今晚的那一轮明月又大又圆,仿佛一个超级大的月饼。

    不知道它是不是和从前的那个月亮一样。

    顾解舞出了帐子。

    莺歌燕舞和李仓具是没跟上来。

    秦王站在黑暗中,见顾解舞过去,携了顾解舞的的手默默往前走,只是牵着J根手指,却是感觉紧的再也无法让人分开。

    营地里的青HSe浅C在脚下出细微的嗦嗦声音,和着衣声悉碎。

    偶尔夹佑着J譃m暗拿小


    天上的明月犹如一个巨大的灯笼,白Se的光将整个地上照亮。

    甚至不需要灯笼,他们走除了营地。

    顾解舞仅凭J根手指,就感觉到他的手有一点点暖,可以感觉得到掌心凛冽的纹路。

    虎口有厚厚的Y茧,父王的手上也有,那是握刀或是握枪造成的。

    他是一个武功盖世的英雄!

    顾解舞心里面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面升起一G崇拜。

    难怪美人都ai英雄。

    顾解舞害琇的想着,却是不敢缩手,脸像是烫得要燃烧起来,只晓得低着头静静行走。

    低头绰约看见脚下一双用银丝线绣玉兰花的绣花鞋,在皎洁的月光下发着银Se的光,她像是踩着一道光在走路。

    极浅的水银白Se绣成的PP单薄娇N像是他们此刻的心情,纯白无暇,只想拉着对方,一生一世,所有的路都一起走。

    顾解舞的鞋尖上缀着两颗明珠,仿若步步莲花一路盛开。

    他们一直走了很远,远到顾解舞觉得双腿隐隐的酸软不堪。

    秦王驻足,笑道:“看!”

    这里是高处,远远看去,月亮就像是悬在对面的一块黑布上面。

    触手可及。

    顾解舞颔笑说道:“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一时间沉默。

    顾解舞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噤声不严。

    太久没有相见,她是不是太随便了。

    他毕竟是王爷。

    秦王良久才说:“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这么簢说话好吗?”

    顾解舞啊了一下,不知道刚才自己说了什么。

    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她今天没给他请安,也没叫他王爷。

    而是直接用了同辈人的称呼,你。

    在她的世界,那个人自然就是你,怎么会是王爷。

    秦王难道有一颗对封建礼教充满了挑战的心?

    自然不是。

    顾解舞点点头,答应了,却说:“可是将来要是你不喜欢我这么和你说话了,你可不准说我没规矩。”

    秦王握紧了手心里的小手,绵软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如果说云朵可以握在手中的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他摇摇头:“我不会,我不会变。”

    顾解舞并不知道他后面说的,是回答那天她有感而发的那首小诗的。

    秦王又问:“喜欢那簪子吗?”

    顾解舞点点头。

    他又问:“那为什么不戴?”

    顾解舞惊诧的问到:“那可是古董,我戴在头上合适?”

    秦王看着她,黑暗中眸子清亮。

    顾解舞心虚的解释:“好吧!我是觉得那簪子戴起来也没人看,也不会有人羡慕,戴上还怕弄脏弄坏了。

    等有人看我的时候我再戴出来显摆。”

    秦王刚才只是疑H,往往没想到她会是这么想的,她很喜欢显摆吗?

    “我家里还有很多,你还喜欢其他什么吗?”

    顾解舞可不想去秦王府招摇过市,摇头说:“还是算了吧!等有机会再去见识见识。”

    顾解舞头J乎要低到X前,那种他还有其他nv人的酸涩G让她不想看见他的脸。

    X口稀疏的刺绣花样蹭在下巴上微微的刺洋。

    他右手的大拇指上戴着一枚极通透的翠玉扳指,是用来S箭的。

    秦王蓦然托起顾解舞的的下巴强迫迫她抬头,只见他目光清冽,直直的盯着她,那一双瞳仁J乎黑得深不可测,唯独看见身后那硕大的明月。

    顾解舞的心中怦怦乱跳,自己觉得脸上烧呼呼的,幸大晚上的看不大清楚。

    不由自主的轻声道:“你想做什么?”

    壁咚?

    不是。

    夜咚?

    好奇怪呀!(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