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青玉孔雀簪

    顾解舞吃了一惊,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都是京城那么久了。

    她看着一桌子的鏡致菜肴想:原来是沾了她的光呀!

    吃完饭后,莺歌在前面打着灯笼,引着顾解舞回自己的营帐。

    军营虽然是选在了一块平地上,可地上不是石子就是杂C,燕舞小心的搀扶着,依旧很怕她摔倒。

    顾解舞小心的走着,轻轻摔一下破P那是很容易的,留下疤痕更容易。

    若是以后去了京城,被别人问起自己那块疤是怎么回事,难道要回答摔的?

    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看她这个镇南王府的出来的“大家闺秀、金枝玉叶”。

    所以说,做明星真的好累伐!

    顾解舞洗漱好,喝了大夫开了安神Y,吃了蜜饯果子,又用青盐漱了口,准备休息的时候,便是听见莺歌在外面和什么说这话儿。

    听起来不大好听,有些像是太监的声音。

    这军营里边儿能有太监的人只有秦王。

    就是镇南王府也是没有太监的,因为镇南王家的奴才都是家养的,而秦王的家养奴才是从内务府出来的。

    内务府的婢nv必须是良家子、小厮必须是太监,这是规矩,为了防止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混淆皇家血脉。

    毕竟,前朝不是没有发生过某家王爷的小王子身份不能确定却被提名了储君人选,贻笑百年的。

    所以大周对皇嗣一事非常看重。

    但凡皇族,家里必须只能用太监。

    这个时候太监过来,想必是他

    白日里两个人虽然是耳鬓厮磨,可一分开,顾解舞的脑子就清醒了,她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在玩火。

    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和镇南王烧死的。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忧心忡忡。

    莺歌端着一个纹饰鏡美滇澊香木盒子进来。

    这檀香木如此珍贵,让人很是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莺歌笑道:“王爷让李仓送过来的,说是小姐生辰,王爷匆忙之下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便是一点心意,希望小姐能合眼缘。”

    这盒子看起来不像是行军打仗会带着走的东西,若是里面的东西珍贵,那就更不可能了。

    顾解舞有些L漫的想法:“里面不会装着一朵花儿吧!”

    也挺罗曼蒂克的。

    莺歌和奏舞被顾解舞的想法吓了一跳,王爷无端端的送人花G什么,一两天就枯萎了,起M得是金子做的,才能配得上王爷的身份。

    不过她们俩觉得,这盒子不是什么宝物,那便是玉镯子或是玉佩什么的。

    这样才显得尊贵。

    顾解舞接过盒子,打开一看。

    里面是一根玉头金托的青玉孔雀簪。

    青玉在黑Se的绒布上散发着润泽的光芒,一看就非凡品。

    顾解舞心想难为他还让人回秦王府取这样东西。

    不说这簪子的价值,就是这份心意,她该便是知足了。

    莺歌和奏舞自是知道和簪子的来历,便是两个人瞪大了双眼。

    顾解舞满心疑H的问:“这簪子可是有什么不妥?”

    他不是把王妃的东西拿来送她的了吧!

    她担忧着。

    莺歌摇摇头,看向顾解舞的眼神充满了一种崇拜,道:“四小姐可知前朝孝文帝和其发Q郭皇后的故事。”

    顾解舞点点头,她在大周九疆志上看过,前朝孝文皇帝是一个男的的痴情皇帝,不仅文治武功超凡,更让后人津津乐道的事便是他排除万难,最终终于将自己滇濝身嗊nv郭氏册立为皇后。

    前朝的时候,门阀豪族势力庞大,孝文皇帝身为天子,也有许多的身不由己,可他只是为了年少时的诺言,便是不惜冒着失去皇位的危险,一意孤行册立自己心仪的郭氏为皇后。

    据说,郭氏为后之后,便是每日都戴着她与孝文皇帝的定情之物青玉孔雀簪。

    顾解舞看了一眼这簪子,像是反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拿起簪子说:“这就是孝文皇帝送给郭皇后的青玉孔雀簪吗?”

    莺歌点点头,她却是发现,顾解舞的脸Se并不是想象中的惊喜。

    顾解舞很感动,因为这个时代的nv人,都渴望着拥有孝文皇帝那样的男人来ai自己,应该是说在这个时代,孝文皇帝那样的男人可遇而不可求。

    可是故事的前半部分都是美好的,而结局

    郭皇后之所以被称之为郭皇后,是因为她最终被废。

    她十八岁被孝文皇帝册立为后,可是到了三十八岁,都没能为孝文皇帝诞下皇子,一无所出,便是她的罪过。

    民间谣传郭皇后被当时慈恩太后B迫自请废去皇后尊位。

    可这其中到底是如何,无人得知而已。

    顾解舞只是又在其他的史书之中,看见了那样的记载,贵妃谢氏,出身高贵,为相nv,以德选入掖庭,次年诞下孝文长子。

    从立皇后到选贵妃,中间不过差了三年而已。

    如果一个男子真是长情,又哪里会让其他nv人生下他的孩子。

    想必,孝文皇帝再册立了郭氏为后之后,在朝堂上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指不定早就后悔了,这才有了谢贵妃,之后的孝昭皇后。

    顾解舞将青玉孔雀簪放回盒子里,盖上盖子,鼻尖满是檀香木盒子的香气。

    有感而发:“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莺歌和奏舞略通文墨,只觉得顾解舞这信手拈来的诗句如此动人。

    难怪王爷如此ai重于顾四小姐,她真真是不同一般。

    顾解舞不知莺歌和奏舞的想法,便是**去睡了。

    闭上眼睛,或许是知道了结局,她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不必纠结难过。

    等顾解舞睡去,莺歌这才去秦王那边,回禀顾解舞收到礼物之后滇潿度。

    刚才李仓J给她的时候,便是要她细细的记着,要一字不漏的回禀秦王。

    莺歌将那首诗句的事情也说了。

    秦王听完也很是感慨,道:“她这是在担心。”

    担心他会变,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他们之间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未完待续。)(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