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章 初吻

    秦王自然明白,却是有些发怒的说:“我不明白!”

    顾解舞觉得事情不对,想要立即起身,睁开眼睛便是看见秦王朝着她的脸靠近。

    秦王伏在她的耳边说:“我不是秦王,我是赵弘光。”

    S热的吻像是甘露一般,让两个人如痴如醉。

    顾解舞非常喜欢他,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有权有势,却是对她动了真心,若不是真心真意,犯不着这般摇尾乞怜般的制造机会让她出来,对她表白。

    不过就是一个吻,她上辈子除了生孩子什么没做过。

    她没有反抗,而是抱着赵弘光的脖子,深情的回应,舌头伸进他的嘴里,相互缠绕,仿佛本就是一T,缠绵得难舍难分。

    顾解舞感觉到了他身T的变化,那坚Y如铁的东西,抵在她的小腹。

    她热情的回应,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可惜裙子碍事,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像是做事一样,在她身上前后的律动着,他想象着自己占有着她。

    名不正,言不顺,他不会要她的身子。

    可是他痴ai着她的一切,她的嘴,她的身T,和她的灵魂。

    秦王的手在她的衣物之外肆意的上下乱嫫着,抓住了一团便是恋恋不舍的**,弄得她发出一阵阵轻音,毫无缝隙的两个人的嘴滣之间,是他们都无法克制的想要让对方听见的**。

    秦王有些意乱情迷,感觉到她快要窒息了,便往下去,咬着她的下巴再到了脖子,继而拉开了她的衣襟,露出里面红Se的肚兜,上面绣着并蒂莲花。

    那是她最S密的东西。

    秦王忍不住咬了上去,顾解舞发现自己的肚兜绳子被咬断了,心道他是属狗的吗?

    肚兜没了那一条细线的支撑,往下滑落。

    少nv的美好被他颔入口中,舌尖在上轻轻的****着。

    顾解舞觉得自己不行了,在这样下去,不说秦王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她会先把持不住的,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秦王恋恋不舍的离开,临到最后还在上面咬了一下。

    见顾解舞衣衫凌乱滇澤在C地上,旁边的花C都被他们压扁了,这是他的杰作,果然她心里面也是有她的,只是

    邪恶的一笑:“你真美!”

    说着便是双手嫫上了她细美的脖子,温热充满**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

    说:“我真的好想好想要你!”

    顾解舞白N的小手握住他的手,上面满是习武留下的伤痕和老茧,粗粝的充满男人味。

    她似乎能感觉到这双手从她的背脊划过的可以带给她怎样的颤栗感。

    她吻了秦王一下,说:“你知道的,不可以。”

    很多事情人都明白,只是做起来很难,有时候纵使知道不正确,却依然会做。

    秦王ai她,便会无比珍惜。

    将她拥在怀里,道:“对不起。”

    如果他不是皇子,不是秦王,是不是他们之间就会不同?

    顾解舞整理了一蟼愒己的衣F和头发,两个人隔着一米多的距离,前后走了回去。

    刚才李仓和莺歌燕舞他们,只是回避了而已。

    等顾解舞晚上换了衣F,莺歌发现肚兜的绳子断了,只以为秦王和顾解舞已经珠胎暗结,心里面对顾解舞的忠心程度,便是不同了。

    其实只是发生了一些小cha曲而已。

    对于莺歌和奏舞而言,她们从始至终忠心的人只有秦王而已,虽然秦王将她们赐给了顾解舞,但是眼见得情况并不明朗,她们对顾解舞的忠诚也是有限度的。

    现在便是不同了,莺歌以为顾解舞已经委身秦王,无论顾解舞是否会得到名分,她们是必然要被自己原来的主子秦王一生一世“送给”顾解舞了。

    这一刻,莺歌和奏舞才毖顾解舞当做自己的主子。

    这一是她的生辰,镇南王的意思是不大办,可晚上还是做了一桌酒席,席上只有顾解舞和镇南王以及世子顾深三人。

    席设在镇南王的营帐,可供十人入座的大桌上面摆着玉掌献寿、明珠豆腐、首乌J丁、百花鸭舌、长寿龙须面、百寿桃、参芪炖白凤、龙抱凤蛋、父子同欢、山珍大叶芹、长春卷、J花佛手S等十三道菜Se。

    还有一碗顾解舞极ai的芙蓉羹。

    她是满怀感激的,在这样的情况蟼惣备这样一桌东西,着实不易。

    父王虽然不能像从前自己父亲那样疼ai,亲密无间的说话,可是镇南王是真的非常疼ai她。

    从顾深的表情便是足以看出来。

    从前顾深对自己唯一的庶M是当做看不见的,可这一次,他主动站了起来,敬了顾解舞一杯酒。

    镇南王和顾深喝的是酒,而顾解舞的杯子里只是果子蜜。

    顾深笑道:“为兄祝MM身T康健,万事顺心。”

    顾解舞端起杯子回敬,抿了一口果子蜜,这时代不兴nv汉子那一套,相反要求nv儿家斯文秀气,她要是真敢一口气把杯子里的东西喝G了,估计就算是她的生辰,镇南王也会她一顿的。

    从前在镇南王府,镇南王每逢见她有不符合大家闺秀的言论行为,便会沉Y一下说,怪只怪你娘心狠,你没满月就舍你而去。

    顾解舞对这一套说辞最没有办法,睡觉她觉得自己占了人家nv儿的身T,却是还要埋汰人家的名声。

    司马氏乃是出身江南书香名门,被花鸟使选入嗊中,后来辗转被皇上赐婚给镇南王,绝B不是什么乡野丫头。

    镇南王不忍呵斥自己的nv儿,又是知道自己nv儿的X子的,便是每每用司马氏来挟制顾解舞。

    这么些年下来,生生把二十一世纪的nv汉子T教成了一个每天走着小碎步的大家闺秀,笑不露齿。

    顾解舞自从病了一场,看起来更加的沉静,镇南王自然是知道她并非是更加的文秀了,只是受惊过度而已。

    心道从前他便是嫌她太活泼,现在却是巴不得她能够脸上更有朝气一些,否则则是和她的三个姐姐一样了。

    笑道:“今日不仅是你的生辰,还是你长姐大婚的日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