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C原

    凉州城的厢濎Se泽特别浓丽,仿佛就是其他地方的春天似得,也可能是因为在塞外。

    一阵风刚刚吹过,C原之上的青C连成一P摇曳,站在高处,能够看见远方山顶积雪还未化开滇濎山。

    C原是青Se的,和天山连城一P,山中央是HSe的,山顶是白Se的,天上是蓝Se的。

    好看极了。

    青C丛中,偶尔绽放的不知名的野花开得遍地都是,得走进了才能看见,那些青C足足有顾解舞半个身子那么高。

    病了许久,她终于得以出来透透气,这里是军营驻扎的外围一处,她整日闷在营帐之中,莺歌和奏舞不知怎么想到的,带着她出来游玩。

    她自己是不敢的,上次之后,她就不大喜欢到处走了。

    虽说已经把夷狄赶去了天山之外,可是军士们都没拔营回凉州,想来这仗还有的打。

    她是不安的,但是一出来,她就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她想自己是人,为什么还是需要进行光合作用呢!

    Y光温煦,照在身上十分和暖。

    顾解舞穿着撒花H绫衫子,六幅百褶茜裙长而艳丽,明俏得很。

    这套秋裳是从秦王府那来过的,也不知道是给谁做的。料子用的却是上好吴绫,不是贡缎,反倒是别有一番味道,Se泽也十分鲜亮,衬得她本就不好的面Se娇艳了许多。

    她没有梳头,只是用带子将头发挽成一束,披在身后。

    不知不觉,她就真的十五岁了。

    今日是她的生辰,镇南王说军中要务繁忙,就不给她过生日了,本来她一个nv子住在军中就不大方便。

    她没多在意,只是生辰一个人过,总是有些失落,去年的生日她虽然只是在镇南王府的幽兰院,可是有香梅雪海和香菱冬青,以及镇南王送到的稀罕物件儿。

    也算是快乐,今年

    她想起了香菱,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香菱的下落,她曾跟莺歌说过,让她在被打探一下,莺歌尽可能的去找了,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香梅和砖海也是下落不明。

    她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失落。

    顾解舞让莺歌和奏舞别跟着,自己去前面一处C种采花,那些话叫不出名字,只是红的、粉的、白的、H的、橘Se的长在一起,实在是太好看了。

    她想要采一些回去装饰自己的营帐。

    C原上有一点不好,就是看起来咫尺之遥的地方,其实很远,顾解舞大约走了一刻钟才走到花丛边上,看着满目琳琅的花朵,她跪坐在C地上,不知道从哪一朵开始。

    且有些舍不得下手,这些花摘回去,很快就会枯萎,她喜欢它们,又不想它们枯萎。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的声音。

    秦王穿着弊Se的便F,骑着一匹白马朝着这边过来。

    她没骑过马,但是羡慕秦王那般的飒爽骑姿。

    可能是离开了那个营帐,离开了军营,她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想让秦王看见她在这里。

    她起身,朝着秦王招手。

    秦王自然是知道她在这里的,因为是他让莺歌和奏舞带她出来透透气的,她X子活泼,这些日子一直闷在那方寸的营帐的里,想必是闷坏了的。

    他问过莺歌,也没听她想要说故事,更不说弹琴吹笛子,每日按时吃Y吃饭,然后就是坐着发呆。

    他很担心。

    这才用了身份的压着镇南王,带她出来透气。

    果然,她很欢喜。

    秦王下马,一拍马PG,马儿直觉的跑向了远处周思源那边。

    他问顾解舞:“你很喜欢这些话?都是些野花。”

    他已经很久没看见她笑了。

    顾解舞想起自己时代那首歌,笑道:“路边的野花比较香。”

    秦王当真蹲下拿着一朵杏Se的花嗅起来:“只是好看,没香味儿。”

    顾解舞觉得他真傻,一时嘴快:“你真傻,那是形容,就好比你从来没见过一种花,偶尔看见,你就会觉得,天啦!真美!”

    秦王拉着花儿傻愣在那里,这还是第一次有nv人说他傻,可是为什么他并不讨厌。

    顾解舞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解释:“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王将花的多余部分折断,走过去替她别再耳朵上,笑道:“今天,我也不是王爷,你也不是顾四小姐,好不好?

    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

    顾解舞嫫了一下耳朵上面的小花,她突然觉得秦王也挺可怜的,所谓高处不胜寒,若不是厌倦了自己的身份,又怎么会在兰若寺的茅屋里隐姓埋名。

    她点点头,答应了。

    可是顾解舞现在想不起来那些故事,主要是没心情。

    说:“不如我给你念一首诗吧!”

    秦王无所谓,点头。

    然后找了一丛C,盘腿坐了下去。

    顾解舞不好站着,也跟着做了下去,C非常厚,很柔软。

    她Y唱道:“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C低见牛羊。男儿血,英雄Se。为我一呼,江海回荡。山寂寂,水殇殇。

    纵横奔突显锋芒。”

    顾解舞为了配合现在的场景,略做了一些改动。

    秦王不知道她所说的敕勒川在哪里,却是听见了其中的豪气万丈,道:“不错!”

    两个人一如从前,相谈甚欢。

    不多时,她发觉秦王看她的眼神不大对,再看向其他人,具是不见了。

    她有些紧张了起来,风吹得她的发丝飘了起来。

    她笼了一下头发,说:“我们回去吧!”

    秦王突然拉着她,将她按在了C地上。

    顾解舞的视线之中,是蓝天白云,和他的脸。

    秦王深情的望着她:“你知道的对不对,我喜欢你!”

    顾解舞别开头,两个人的距离太近,鼻子尖儿都要挨上了,呼吸间都能吸入对方的气息。

    她不是不喜欢秦王,而是两个人的身份悬殊。

    她不说话。

    秦王这才又说:“我知道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不然你不会再昏迷的时候,还一直叫着我的名字,可你为什么最近待我一直如此冷淡?”

    顾解舞闭着眼睛,不敢看他,艂愒己会心软:“王爷,你其实明白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