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相见

    顾解舞听完,呐呐一笑,不再言语。

    她虚弱滇澤回了床上,只觉得肺上火辣辣滇澺。

    不一会儿,镇南王闻讯而来,见到自己的小nv儿终于是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想起刚找到她的时候,那毫无生气紲鳙要抛下一切而去的惨然模样,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就是长子顾深上战场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到到这样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顾深身为顾家男人,保家卫国身先士卒那是应当,而他的nv儿,则该是在锦衣玉食的娇养在深闺之中。

    每日忧愁的是该穿什么颜Se的衣裳配什么式样的裙子,该梳什么头发该用什么材质的簪子。

    而不是遭遇这样艰难的日子,J乎饿死在山间。

    听闻她醒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秦王身边的掌事太监李仓,亲自过来回禀,他心里面除了激动之外,还有更多的担忧。

    秦王心仪他的nv儿,如此情深义重,他是看在眼里,可是皇上派秦王来凉州,本就是为了戒备他顾家。

    现在秦王却是看上了顾家的nv儿?

    若是别人以为是他用nv儿贿赂了秦王呢?

    秦王现在本就处在风口L尖上,再和藩王扯上不明不白的关系,于他于顾家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镇南王对着自己nv儿,再看了一眼秦王拨来伺候顾解舞的两个丫鬟,Yu言又止。

    他粗糙的手紧握着顾解舞苍白的小手,满怀哀伤:“你醒了就好,等你好了,父王就把你送上京去,这凉州边界地方,到底是不安全。”

    王妃薛氏所说的话,终于是起到了作用。

    他明白王妃所言虽不是出自真心,可是这话自有道理。

    将来她能在京城嫁人成家,她的孩子们也能生活在京城,起M能够远离战火。

    顾解舞摇头,声音细弱:“可是nv儿想要留在父王身边!”

    这话出自真心,说着便是流起眼泪来。

    镇南王眼中颔泪,却是没落下来,只是扯出一个笑容:“可父王希望你的下半生都平安顺遂。”

    沉Y半响,又道:“你可记得你跟父王说过的话。”

    顾解舞自Y聪慧,镇南王知道她听得明白,却还是提醒了她一下,侧目看向了莺歌和奏舞,意指她们的主人。

    顾解舞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流进耳蜗,镇南王拿着手绢替她擦掉。

    她十分笃定的告诉镇南王:“nv儿都记得,父王且不必担心。”

    话说到这里,不止镇南王,连莺歌燕舞都听懂了。

    燕舞这时候才明白刚才莺歌为什么那样说话。

    燕舞下意识的看了姐姐莺歌一眼,眼神莫测。

    次日清晨,顾解舞刚刚用过早膳,莺歌便说等会儿大夫要过来给她把脉,F侍她穿上了外衣。

    发髻就没梳了,只是用牛角梳子顺了J下,整齐F帖的披在肩上。

    她不喜欢自己蓬头垢面的,问有没有小镜子,燕舞直接拿出了一个梳妆盒,上面镶着一面玻璃镜。

    顾解舞看向镜中的自己,容貌依旧出Se,只是脸Se有些苍白,病容憔悴,眉mao暗淡得如同一笼烟云。

    她相要些鹅蛋粉和胭脂,却是见莺歌燕舞具是素面朝天,向来这里是没有的,在军中还涂脂抹粉的,只有军J营的nv人们。

    想想也就罢了。

    只是没等到大夫,先等来了秦王。

    顾解舞不免看向了莺歌和奏舞,刚才燕舞没见了好一阵,想必是去告诉秦王,她已然在休息了,可以相见。

    秦王出现,她便是想要起身下床请安,这是基本的礼节。

    虽按照礼仪,秦王不应该来她的营帐,她有自己的父王在,甚至不算是客。

    秦王见她踉跄着起身,眼见就是要摔倒,便是上前拉住了她,忘记了男nv之防。

    昔日在兰若寺,他也同她亲密过,这会子拉着她的手臂,只觉得全是骨头,一点R都没有,身子也轻飘飘的不像话。

    声音清冷却温柔:“怎么这般慌乱,身子没好,那些虚礼就不必了。”

    顾解舞用尽一身的力气,妥开他的怀哀,他刚才J乎要将她抱到了怀中,这样暧昧的姿势。

    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滇潾监和两个丫鬟看着,她不禁红了面。

    若是她能坦然相对还好,她这脸一红,倒是真让秦王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合乎礼数的事情,其实只不过是扶了他一下。

    她身上依旧是那种好闻的少nv气息,曾J何时让他流连忘返,情不自禁。

    恋恋不舍的放开顾解舞,退后了两步。

    奴才们都是低着头,装作没看见刚才的事。

    顾解舞不再想要行礼,而是坐回了床上,莺歌给她准备了一床被子靠在身后,让她可以坐立着。

    秦王只说:“你好好将养着。”

    顾解舞轻轻点头,声音缥缈,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却是说到了秦王的心里:“谢谢王爷!”

    四个字,将这些日子的事情一句概括,不再有其他。

    秦王心中苦涩,她为何这般,昔日在兰若寺,她不知道他是王爷,甚至能与他J谈甚欢,甚至还要他这样那样,现在却是生疏了起来,仿佛两人本就是陌生人。

    他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不知所措,好在大夫来了。

    他想给秦王请了安,又才给顾解舞请安。

    秦王说到:“你做你的事吧!”

    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顾解舞露出白皙的皓腕,燕舞将一张弊纱绣玉兰花的手绢儿盖在她的手上,大夫这才给她把脉。

    大夫循例问了一些,顾解舞便是将肺上火辣辣滇澺这一细节告诉了大夫。

    秦王一听,立紲黥张了起来。

    大夫只说是久病留下的mao病,多吃些润肺止咳的食物就好,不需要特别吃Y。

    莺歌照顾顾解舞的饮食,上前询问该吃些什么。

    大夫回忆着说道:“若是小姐F用的话,最好是冰糖炖雪梨,味道好,可做甜品F用,其他的有苦杏仁、百部、紫菀、款冬花等。若说具T的食材,这凉州也不好找。”

    莺歌点头,就是这雪梨,在这个季节在凉州也不好找,从前两大王府的用度都是从其他地方运来的,现在是特殊时候,物品自然紧张。(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