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醒来

    顾解舞努力的,奋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P,这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的上下眼P就像是两块磁铁似得,粘在一起,怎么样都睁不开眼睛。

    一睁眼,看见的是昏H的琉璃嗊灯,从里面发出柔和的温暖的HSe光,旁边儿金Se的盆子里放着一盆子冰。

    她睁着大眼睛,四处找寻可以确认这里是那里的痕迹。

    这是一个大大的帐篷,冰盆外边儿有一展紫檀木雕花海棠刺绣屏风,将里外隔开,分成一个硕大的帐篷分成两个**的空间。

    顾解舞恍惚觉得,屏风之后是有人的,她侧脸看去,枕头是金丝绣花的,带着淡淡的香气,里面塞得是决明子和一些CY,被子轻柔,应该是蚕丝被,外面罩着一层素锦冰纱。

    这样豪华奢靡的所在,若不是她又再次穿越了,那么就是被哪一家富贵人家捡了回去,她最后记得的地方是深山老林,又怎么会有富贵人家经过那里那么巧捡到她。

    不是再次穿越,便是被救回了凉州。

    好在,她是镇南王的nv儿。

    这样的身份地位,不知道多少人上杆子巴结,救了她,自然有无数的好处等着。

    她轻轻唤了一句:“有人吗?”

    因为病得太久,她的声音绵软,仿佛来自天边一样遥远。

    她不确定自己这样小猫一样的叫声是否能够引起别人的主意。

    好在,屏风后面果然有人。

    就像是她打小就必须有奴才睡在她的身边一样,自然是有人看顾她的。

    琉璃灯的光总是带着一点梦幻的意味,曾在兰若寺梅林茅屋有过一面之缘的莺歌穿着一身水蓝Se的比甲从屏风后走进来,身姿摇曳。

    顾解舞连日来昏迷不醒,都是莺歌燕舞伺候的。

    这时候莺歌乍见顾解舞睁开了眼睛,急忙上前来询问:“小姐这是醒了?”

    有些怕她是梦魇时候睁开眼睛,好些病得不轻的人,回光返照之下会张开眼睛,可是看不看得见东西听不听得见人说话,那就不一定了。

    莺歌见她眼神清透,跟着她的身子移动而转动着,心里面便是高兴的,知道她这是真醒了。

    王爷可是说了,若是顾四小姐没了,她们两姐M也得下去伺候顾四小姐,免得她一个人没人照料。

    话说的风轻云淡,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是顾解舞没了,就拿她们活埋陪葬,王爷什么手段X情,她们俩知道的。

    所以看见顾解舞醒来,她们如何不高兴。

    莺歌上前扶起顾解舞,顾解舞轻声说道:“水,给我水!”

    她只觉得口中G苦,嗓子G得都快着火了。

    莺歌朝着屏风外喊道:“燕舞,燕舞,快过来倒水!”

    她抱着顾解舞,分不开手来。

    燕舞正在叫裁剪布条,给顾解舞做厚袜子,最近顾解舞的脚总是冰凉,大夫说要主要饱暖,饶是大热天,也得穿袜子。

    一听莺歌叫喊,她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进去,便是瞧见顾解舞醒了,脸上带着笑意,拿起青瓷茶盏,倒了满满的一碗白水,F侍顾解舞喝下。

    顾解舞只觉得这水甘甜无比,她最后的记忆中只是那些夹佑着尘土味道的雨水而已。

    喝完之后,缓了一会儿才问。

    “这里是哪里?”

    当见到莺歌的那一瞬间她便是知道,救她的定然是秦王无虞,心中突然满怀感动和感慨。

    若是巧合,那也就罢了,要是秦王真的对她有意,她又该如何是好呢?

    秦王早有发Q,她算什么?

    第三者?

    想到此处,她不免黯然。

    不过有拥无分而已。

    莺歌便是说起了秦王和镇南王派人去找寻顾解舞的事情,以及最近发生的事情。

    特意的总是把镇南王捎带上。

    燕舞好J次看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把话说得偏向秦王一些。

    王爷待顾四小姐的心意,就是大夫都看得出来,更不说镇南王,眼下只要顾四小姐点头,镇南王想必也不会多加阻拦。

    莺歌却是一直自顾自的说着,她捕捉到了顾解舞眼神那一闪而逝的黯淡。

    王爷纵使是心仪顾四小姐,也绝不会强B顾四小姐的,她这连日来便是听周将军说了不少军中盛传的镇南王选婿的事情,顾四小姐便是从小立志要做人正Q的。

    想必是因为自己的庶出身份,对这事便是耿耿于怀,莺歌同是nv儿家,又是从小在王府长大,往往听人说起,最介意庶出身份的,便是庶出。

    作为镇南王府唯一的庶nv,虽然是受尽镇南王的宠ai,可三个姐姐一个是国公夫人,另外两个是王妃。

    她若是去做人的妾,将来在姐姐们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

    王爷纵然ai护,也不可能随便许给顾四小姐侧妃之位,特别是现在王爷身份地位越发的重要,正妃之位已有,侧妃之位的人选,就要更加的慎重。

    镇南王之nv,王爷若是与镇南王联姻,皇上和太子会做何感想?

    莺歌和奏舞虽然是双生姐M,可莺歌自Y就有身为长姐的直觉,看事情也比莺歌通透些。

    眼下的情况,王爷和顾四小姐的事情还悬得很。

    这事情,关键除了要看四小姐愿不愿意,还要看皇上点不点头。

    在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最好不要让事情散布开来,一是对顾解舞的名声不好,二则是怕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到时候王爷在皇上面前解释不清,那就麻烦了。

    王爷现今在京城之中,早就是被明枪暗箭的攻击着了。

    没必要的多生事端。

    听莺歌细细讲完,原来都过了一个月了。

    顾解舞想着,觉得自己的身T还真是不争气,怎么一场风寒,就能一个人人事不省。

    燕舞这时候去了秦王的营帐,回禀顾解舞已经醒来这件事。

    秦王一听,立即放下手里的折子,想要去看顾解舞,起身走到营帐门口,却是驻足,吩咐身边太监李仓说:“先去禀告镇南王。”

    李仓听命,只是问:“王爷不去看看顾四小姐?”顾四小姐没醒的时候,一天也要去见三五次呢。

    秦王摇头:“深更半夜的,还是等明日吧!”( 就ai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