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宫内

    镇南王虽不赞同,可也没打算阻止,甚至还在皇上面前帮秦王打掩护。

    对于御史台的责问,只是说是夷狄柔然两部是如何的奋死抵抗,战况艰难,我军不得不杀之。

    秦王殿下之所以行非常之事,只是因为凉州战事情况非常。

    眼见得胜券在握,镇南王更是立下军令状,说是秦王一战蛮夷之后,可保大周北境百年安稳。

    秦王虽然是皇帝的儿子,却是受到了诸皇子的忌惮,加上母亲瑾妃并不受宠,所以环绕在皇帝耳边的关于秦王的话大多数是贬斥之词。

    太子说他心狠手辣,为人狷介,又是手握重兵,将来必成忧患。

    荣亲王说他狂傲自大,不听朝臣进言,对夷狄两部赶尽杀绝,杀戮之嗅潾重。

    顺王说他X格孤僻,仗着天高皇帝远便是在边城肆意而为,引得天下儒生们口诛笔伐,有损皇室威严。

    唯有秦王之下的忠王,说秦王兄虽是亲王,却是将者,自古就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说法。

    凉州那边到底个什么情况,朝廷之内的人根本不知道,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且人滋扰大周边境多年,这一回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自然也是要严加打击的。

    若是皇上相信朝臣们的言论,G脆罢了秦王兄的职务,让朝臣们打仗去。

    忠王为庆妃独子,庆妃和瑾妃都是不受宠的妃子,且都独得一子,便是一直守望相扶的。

    忠王X格忠,长相白胖。今年不过十八岁,上有皇后滇潾子、宸妃的荣亲王、李贵妃的顺王压着,X子便是越发的内向起来,和自己父亲说话都是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生怕出错的。

    皇帝有了许多优秀的儿子,虽然不喜欢忠王的X子,但是他最明白,忠王不会说谎话,借他十个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在圣驾面前说谎。

    皇帝虽然儿子多,可是现在成年长成的,只有太子、荣亲王、顺王、秦王、忠王而已。

    皇帝一听,也着实是这个理,他年轻时候也是上过战场的,知道打仗不是儿戏,更是听不得别人置喙,这军事上的千变万化,全繙鳙领如何带兵。

    他是老了,竟然被朝臣们忽悠的竟是要成昏君了。

    他信不过镇南王,这才让自己的儿子去了凉州,怎么现在镇南王都说秦王没错,他反倒疑心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秦王纵然有过失之处,但是他到底还年轻,又是第一回领兵打仗,自然是想着一定要赢,别丢人才是,否则怎么统领凉州十万大军。

    现在他赢得漂亮,他却是疑心起他来,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是。

    便是对自己J个儿子说道:“忠王说的不错,你们J个也是被大臣们给哄骗了,秦王在前线受累打仗,用命在守卫我大周疆土,而那些只会读死书的朝臣们竟然是说他太过残忍。

    莫非撤回凉州大军,让夷狄在朕的国土上肆N,烧杀抢掠,那就不残忍了。

    比起秦王的功劳,他的过失简直不值一提。

    以后你们都多多动脑子,别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到底是经历得太少。”

    最后一句,明显是对太子说的。

    荣亲王和顺王具是低下头,眼神莫测。

    他们三个便是大周朝最尊贵的三位皇子,不说朝廷里边儿支持太子的势力,就是荣亲王和顺王,那也是有支持者的。

    起初是太子忌惮秦王,加上秦王却是做滇潾过了一些,让他的底下人抓住了把柄,他也生了整治秦王的意思,那些三五稀疏的言论,才会一时间蜂拥而出。

    让太子没料到的是,秦王的人员那么差,荣亲王和顺王也上来落井下石。

    现在倒好,偷J不成蚀把米,太子觉得自己做的本来天衣无缝,若不是那两个人画蛇添足的话。

    现在挨了皇上的训斥,太子便是把罪过都算到了荣亲王和顺王身上。

    从乾清嗊出来之后,太子便是没好脸Se的对荣亲王说:“你以为算计好了就能捡漏,眼下如何?哼!”

    太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拂袖而去。

    顺王在后跟了上来,对荣亲王说道:“二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都是一个皇子,他偏觉得自己不同。”

    太子是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名正言顺。

    而荣亲王的母亲,却是后嗊鼎鼎大名的宸妃。

    原是永乐大长公主的孙nv,和皇上自Y青梅竹马,若不是后来先朝懿德太子坏了事,皇上不得不另选豪门之nv联姻,只怕皇上的嫡Q,便是如今的宸妃了。

    虽然皇上登极之后将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册立为了宸妃,却也没能洗清宸妃失去了皇后之位的怨恨。

    之后宸妃却是比皇后后生下皇子,便是让宸妃越发的不甘心起来。

    荣亲王自Y受尽父母宠ai,打小也明白母妃心中的遗憾,便是从小就和太子不对盘起来。

    在太子小时候被皇上盘问功课问的答不上来,急的只想哭的时候,荣亲王却是故意爬到父皇的身上撒娇,和皇上一起在龙椅上看着太子窘迫的模样。

    从那时候开始,两个人的仇就结下了。

    荣亲王看了顺王一眼,别看顺王一副谦谦君子淡然模样,可这心里想的什么,荣亲王门清儿。

    只是到底还有太子立着,威胁太子地位的人越多,那自然是越好。

    荣亲王略做了笑:“没事儿,他是太子,父皇万岁之后,他可是君,我们是臣,他应当的,只是偶尔会觉得,如今我们兄弟便是如此模样,以后只怕是日子不好过啊!”

    顺王笑而不语,看了左右。

    两个人一同离去。

    走在最后的忠王看着前面三个哥哥,根本不敢走快了,小小步子的走着,秦王离嗊的时候他不过五岁,都记不清他什么样子了。

    对于自己的这位秦王兄,他最初是充满了希冀的,希望他至少别和这京城里的三个皇兄一样。

    可现在嘛!

    他觉得秦王一定是一个面目凶狠的大胡子

    父皇的基因到底是要突变成什么样,才会和吃斋念佛的瑾妃娘娘生下那样的秦王兄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