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李代桃僵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Y。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J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匕首在石壁上刻蟼愵后一笔,她无事可做,闲来无聊,想起了这首诗,便刻在了她记录日期的正字之前。

    已然过去了五日,过去一个夜晚,她就在石壁上面刻上一道。

    第一天那连绵的雨也下了五日,好在有这些雨水,她不至于渴死,但是也正因为这雨,她没办法走出半步。

    山林里的地形复杂,这雨一下,地上的泥巴都软了,她一脚踩上去又S又滑,她不敢保证记冷死摔死之前能够走出这里。

    她只记得自己是从哪个方向上来的,原路回去虽然是能回到官道,可是那里要不是全是死人,就是被胡人给占了去。

    之后呢?

    凉州城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在山里没有东西吃,会饿死,出去的话,也可能只是死路一条。

    不如在这山里,死的G净。

    老天爷一直下雨,想必也是不想她走出去的。

    连日来没吃东西,只能喝雨水,她觉得自己早就头晕眼花了,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迷迷糊糊的,B着眼睛假寐养神,却是不敢真的睡去。

    因为她有时候会听见狼的叫声。

    这J天她在周围找来了许多的石头,将自己围在小窟窿里面,从外面看,就像是一个小坟包。

    顾解舞对自己的行为痴笑,觉得自己非常有先见之明,就算是死了臭了,也不至于给野狼果腹。

    临死之际,她想了很多。

    怀念王府里边虽然没有自由,但是能够吃饱穿暖不用担心自己下一刻就会死掉这件事。

    至于王妃,和她的姐姐们。

    她们虽然没有杀她,可是她却是因为她们死的

    她不是圣人,做不到不怨不恨。

    若是还有机会,她一定让自己活得更好,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淤重生的机会。

    有些穿越小说里不是这样写的吗?

    穿越死了,又重生一次

    她觉得自己又冷又热,她知道自己是感冒了,古称风寒。

    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这可是致命的疾病。

    顾解舞最后想起了香菱的惨叫声,心想自己也未必比香菱好过多少,跟着弊弄好吃晕倒了过去。

    最后她嘲笑着自己滇澃生怕死,到最后,她还是没能把匕首cha进自己的心脏,结束自己的生命。

    宁愿苟延残喘着。

    银Se的刀身反S除她憔悴肮脏的面容。

    塞外。

    郑煊带着一队鏡兵化作西域人的模样,潜行入夷狄部族的王庭。

    游牧民族居无定所,他也是运气好才找到的。

    郑煊顺利的和在夷狄部落里当奴隶滇澖子们接上了头,但是并没找到顾解舞。

    他便是放弃了。

    整个王庭没有J个鏡兵强将,和大周的每一次战场,他们都是倾其所有的。

    这一次战事艰难,J乎是耗尽了部落里所有的鏡壮男人。

    夷狄王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五十人的小部队,就将他的王庭毁去。

    胡人虽然不注重传统,可是非常在意自己的母亲和孩子。

    而郑煊,恰好将夷狄王的母亲和小王子抓了回去。

    秦王虽然失望郑煊没有找到顾解舞,却是非常满意他带回来的人。

    他没有利用老人和孩子换取和平,而是将夷狄王王太后和小王子放在了火堆之上,让夷狄柔然两部的士兵们,看着他们活活被烧死。

    秦王此举有些丧心病狂,镇南王听得头P发麻。

    据说秦王还将烤熟了小王子撒上胡人最ai的孜然,装在盘子里,让死士给夷狄王送去。

    秦王的残忍震撼了所有的胡人,他们传颂着秦王就是魔鬼这一事实。

    此后的战役,大周的军队终于一改颓靡,胜利开始偏向大周的军队这一方。

    或许是之前秦王烧死了夷狄王的母亲和孩子这一件事影响了众人,大周军队的士兵便是ai上了这样的行为。

    一旦俘虏胡人的将领,便是将其活活烧死,然后撒上调味料留在原地,像是烤R一样留给了那些胡人。

    镇南王虽然不喜欢属下们的做法,可看着胡人们一点点退出Y山之外,也哑口无言了。

    无论什么办法,行之有效就是好办法。

    且人对待汉人,那要残忍得多。

    彼时,战局彻底的变化不过三天,捷报频传之下,秦王也等到了自己想听的消息。

    镇南王派出去的人找回了顾四小姐,是在柔然部找到的。

    秦王顾不上自己的风度,匆匆去了镇南王的营帐。

    一名少nv,衣衫凌乱的跪坐在地毯上,周围具是将领。

    一名斥候拿着鞭子往她身上招呼,因为她不肯说一句话。

    秦王意见来,便是看见那鞭子要玩那nv子身上招呼,下意识的挡了上去。

    他的声音满是怒意:“镇南王这是做什么?她被劫走是我们这些男人的无能,她有什么错?”

    他以为,镇南王是在嫌弃自己的nv儿被胡人玷污了,却还活着。

    那斥候的鞭子一鞭子打在了秦王身上,吓得立马跪了下去求饶。

    镇南王亦是不明白:“王爷这是何意?”

    秦王这才看清楚那nv子的模样,不是顾解舞,只是穿着她的衣F,脸上青紫J错,眼神里满是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是惊喜还是惊恐,声音嘶哑:“你不是她?告诉本王,她在哪里?”

    众人的眼里面都写满了疑H,秦王这是在说什么?

    他在问谁?

    而镇南王心里面却是产生了一个奇特的想法,莫非秦王认识自己的nv儿。

    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之前秦王府邀宴的事情。

    有些事情是禁不住想的,镇南王便是越发的笃定。

    秦王直愣愣的看着已然神志不清的香菱,步步B问:“你说,顾四小姐到底在哪里?”

    彼时,秦王已经依稀认出了她是谁,她不过是伺候顾解舞的丫鬟之一。

    秦王的心里面顿时喜出望外,她如此聪慧,竟然李代桃僵,想必也会有妥身之法。(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