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失踪

    忽然,她想起了那个偷听她说故事的男人。

    这是她十四年来一次接触到的陌生男人。

    他是皇子。

    他还是林凉州城的守将。

    那么,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今日滇濎气与昨日不同,天空雾沉沉的,仿佛就要落下来,散布着一种令人恐慌的狰狞。

    天上下起雨来,水珠鏡灵剔透,顾解舞的脚被溅起的雨水打S,她往狭隘的窟窿里挤了挤,这处着实太过狭小。

    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猛兽毒蛇出没

    抱着自己镶满宝石的匕首,目低着头,心情被被ai着,她不是一个ai流泪的人,刚才哭了一会儿,觉得眼泪已经G了。

    红肿的眼泡长在一张乌漆墨黑的脸上,绸缎一般的头发凌乱的散落着,身上穿着的青Se衣F在满是污迹。

    她就像是那日出门,在道路两旁的小乞丐。

    雨水刚落下,这是今年厢濎的第一场雨,打起的灰尘扑在她的口鼻上,饥肠辘辘的她尝到了泥土的味道。

    这里是空旷的山林,她从小窟窿里伸出手,接了一些雨水喝。

    至少,雨水不会很脏,喝了不会生病。

    顾不得被打S的寒冷,她贪婪的接着雨水。

    凉州少雨,少河流,她若不趁此补充身T的水分,下一次喝水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人可以七天不吃饭,但不能七天不喝水。

    看不见未来的她,只能依靠着天上的雨水过活路。

    凉州大营之外,巡视凉州边界的斥候带回来消息,镇南王府的车队遇袭,死伤无数,但是所幸没有看见王妃和郡主们的车驾以及尸T。

    镇南王连日征战,早就疲惫不堪,心情也不是很好,斥候故意说漏了发现了一辆华车的事情。

    三位郡主用的都是朱轮车,非常容易辨认,斥候猜测那马车是镇南王府上庶出小姐的车辆。

    岂料,忙于查勘地图进行军事防御的镇南王却突然发问:“那么,有发现二少爷和四小姐的马车吗?”

    镇南王担心着自己的一双儿nv,若是另外J个出事,王妃肯定会第一时间派人来报,但是另外两个,却是未必。

    斥候眼神闪烁了一下,绝对据实汇报,否则之后,他谎报的事情被拆穿,可是吃不完兜着走。

    斥候支支吾吾,嗫嚅半天。

    镇南王转身看向他,他穿着银Se的铠甲,面容满是沧桑,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人就像是老了十岁,可见这场战争的艰难程度。

    他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担忧,怒目圆睁问:“说!”

    斥候低下头,不敢再看镇南王:“有一辆华车被毁,里面空无一人,属下只在上面找到J件nv子衣裳带回来,请王爷察看,才知里面是簢品到底属于何人。”

    斥候的心底其实早有了数,这样鏡美的刺绣和料子,哪里会是属于一般nv眷的。

    应该就是那位庶出的四小姐了。

    镇南王跟疼ai庶nv,在军中选下了不下数十人,为nv儿将来的夫婿人选。

    如今四小姐却是人不见了踪影,至于情况,这些当兵的便是比平民百姓还要明白一些。

    镇南王眼中似乎是溢出水光,他侧身摆手,视线回到地图之上。

    只叹自己的nv儿命不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当初早一些让她们走,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顾解舞被胡人掳走的消息传了出去,原先镇南王选好的nv婿人选里边儿,好些怀了自己的心思,知道顾解舞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

    可是她被劫走了,却是能够利用一二。

    有J个人便是自发的来到镇南王面前,希望镇南王能够与他们一队鏡兵,去探寻四小姐的下落。

    当然,其中有J个是当是真心的。

    可大多数,都是抱着借此在镇南王心中留下好印象的想法。

    镇南王T谅这些人的心情,觉得nv儿若是无事,便是最好,心中存了一丝侥幸,派了J队人马与他们。

    实则总数不超过一千,对战局来说根本无伤大雅。

    秦王身为总元帅,军中调度他是绝对知晓的。

    白长空回禀他说镇南王派了一千人去寻失踪了的顾四小姐,他便是失神了许久。

    汉人nv子落在胡人的手里是个什么下场,他是亲眼见过的。

    那些赤身*,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nv人尸T,仿佛一具具都换上了顾解舞的脸。

    秦王突然觉得难以呼吸,叫来了侍卫郑煊。

    郑煊和周思源都是他的伴读,只是现在周思源有要务在身,这件事便是只能让郑煊去办。

    柔然和夷狄两部之中,秦王都安cha了探子。

    只是没到关键时刻,他不打算动用这些暗线。

    便是对郑煊说,让他去两部联系上探子,探寻顾四小姐的下落。

    郑煊夤夜被召唤,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听说是去找一个nv人,还冒着暴露探子的危险,郑煊有些奇怪,却是不敢质问秦王的。

    只是领命出去。

    临行之前找到了白长空,询问他一二,免得他去了外部,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白长空知晓后也是大惊:“王爷竟然让你去找被掳走的顾四小姐?”

    郑煊点头,他想问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若是找到了顾四小姐,可她清白不再,属下是该送她上路还是带她回来?”

    顾四小姐毕竟是镇南王的nv儿,又是王爷所钟情之人,到时候只怕是两难。

    可带一个不贞的nv子回来,镇南王和秦王的脸上都不好看。

    白长空抄着手想了一会儿,说:“顾四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你们若是找到她,那她自然是要全须全尾的回来的,可是胡人什么作为你是清楚的,四小姐金枝玉叶,怎么受得了那样侮辱。

    尔去了塞外,可别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如今战事吃紧,你若能在后方奇袭,便是大功一件。”

    郑煊明白,当即离开了。

    白长空却是满腹疑H,王爷这是动了真情,倒是可惜了那四小姐,没命享福。

    这一夜滇濎空上满是星星,顾解舞在山里面被冻得发抖,两日没闭眼睛,却是一点都不觉得累。(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