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战火

    回去的路上,顾解舞从车窗里抬头仰望天空。

    许是吃了酒还没完全醒过来,看着天空像是一块丝手帕,十分透明,蓝天上停留着细碎的云块,像是绣有蓽黜上的白玉兰花。

    下午滇潾Y偶尔透过云彩照下来,耀眼的光芒刺得她眯着眼睛,像前世去看过的广阔安静的大海,极明,极静,极宽广,顿时觉得视野开阔,心旷神怡。

    她恍然觉得日子美好的极其不真实。

    除了镇南王妃很不高兴,因为她觉得顾解舞在秦王府失态了,回想起来,顾解舞才觉得,那果子酒太过浓烈了些。

    王妃对她的笑容看起来越发的勉强之外,顾解舞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正常的方向发展。

    可能是生活在和平年代太久,顾解舞忘记了自己身处的位置大周皇朝的最边缘。

    忘记了城墙之外的村庄,经常会受到胡人的S扰,否则这凉州城,怎么又会有那么多无家可归食不果腹之人。

    更不会有那驻扎着十万大军的凉州大营,以及那两位在朝廷中举足轻重的王爷。

    战争在初夏的某一天突然爆发。

    那天云淡风轻,不该是发生那样可怕事情的日子。

    镇南王连着彪个月未归家,王妃J乎以为他忘记了自己长nv紲鳙过十七岁生辰,紧跟着是要去京城完婚的。

    顾解意的生辰气氛并不怎么好,就连王妃都担心着发生在凉州城外的战事,大周和柔然夷狄两部已经多年未战。

    镇南王虽然常说早晚和那么蛮夷会有一场生死之战,可来的毫无征兆,战场上有她的丈夫和儿子。

    她如何还有心情去庆祝nv儿的生辰。

    因为打仗,上京的日期也迟迟不能定下。

    总要听镇南王一句的,他说什么时候,便是什么时候,再者,现在凉州可是进出的盘查都很森严。

    若是镇南王的家眷率先离开,很可能会影响凉州营的军心士气。

    顾解舞每日听着香梅和砖海带回来的消息,心情一点都不好。

    宛若在看一出战争剧,只是当你自己身处其间,便会知道那是何等难熬滋味,谁知道下一刻,那些人会不会杀到自己的面前。

    这个时代可没什么“两军J战,不伤及平民”的这种说法,侵略者入侵到别国的土地上,要是不能掌控,便是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策略。

    若是大周战败,等待凉州城内nv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顾解舞两辈子来,第一次如此的惶恐。

    如果她无法保护自己,事到临头她该怎么办?

    自尽以保清白?那太愚蠢。

    忍辱偷生?不说能不能活下去,就是活了下去,别人的口水也能把她淹死。

    顾解舞被自己的恐慌弄得一日比一日憔悴,前方传来的消息并不准确,除了信息上的延迟,还有就是守将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恐慌而谎报军情。

    上辈子看了多少电视剧,她头脑再是简单也懂得所谓的战争不仅仅是简单粗暴而已。

    是对一个国家军事、政治、以及核心凝聚力的考验。

    所有人都对大周的军队充满信心,饶是夷狄柔然两部联手,士兵的数量也是有限的,而凉州有十万大军,其他地方的军队也一定会很快赶来的。

    只是,这所有人只是镇南王府后宅的nv人们。

    主子、丫鬟、婆子、使nv们而已。

    终于在一个黑夜,马蹄声惊破了凉州城的上空。

    踏碎了镇南王府的宁静。

    这一晚,月明星稀,是个凉爽的好天气。

    随着镇南王派遣回家滇濟蹄从大门外踏破空气的声音炸开。

    整个镇南王府都陷入了一种扩恐慌。

    王爷让王妃收拾细软带着一家上京去。

    这样的匆忙和慌乱。

    顾解舞在幽兰院收到王妃传达的消息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该先收拾衣物还是先该收拾金银,还要带些食物?

    这是逃命,不是游玩。

    稍稍错,便是要搭上自己的X命的。

    匆忙之间,她看见了玻璃镜里的自己。

    美目妍盼,肌肤胜雪,一身的绫罗绸缎,头上戴的是金银珠钗。

    正当最好的年华,一个念头在她的心里面升起“须防仁不仁”。

    顾解舞魔怔了,对香梅雪海说道:“去把香菱叫来!”

    彼时当下真乱,别说顾解舞,就是两个稍比顾解舞大些的丫鬟,也是六神无主。

    香梅愣了一下,说:“奴婢这就去收拾东西,小姐您别慌!”

    雪海却是听清了顾解舞的吩咐,往外寻香菱去了。

    她的手握紧了拳头,寸长的指甲掐在自己手心,疼痛让她不再不知所措。

    王府上下预备了不少马车。

    王妃亲自检视了三个nv儿上马车,唯一需要关心的便是印氏和顾承,以及幽兰院的顾解舞。

    顾承那边儿有印氏看顾,很快弄好了,顾承是男子,脚伤也已经痊愈,三两下便是收拾停当。

    只剩下顾解舞那边儿知道消息晚,也没个正经嬷嬷指导,没出过远门,不知道该收拾哪些东西,为此耽搁了不少时间。

    好在,王妃没心狠到扔下顾解舞自己走了。

    这一回不能把所有的丫鬟都带走。

    顾解舞那边儿只带上了香梅雪海和香菱冬青,至于其他人,都是留在了幽兰院。

    谁又是不怕死的?

    主子一走,她们更没盼头了,仿佛悬在脖子上的刀已经挨到了脖子边上。

    顾解舞走的时候只听见nv孩子们凄厉的哭声,怨不得她心狠,王妃说了人别带多了。

    她们来到二门外,容嬷嬷亲自过来繙饔她们,将她们送上了马车,这才回前边儿回禀王妃,说可以出发了。

    天Se太黑,容嬷嬷没有发现,穿着平日里顾解舞衣裳的人,是香菱。

    而顾解舞,则是穿着香菱的衣裳。

    主仆二人调换了一下。

    四个丫鬟再傻,也明白顾解舞的疑虑来自哪里,香菱心里害怕极了,她的母亲和姊M弟弟都在凉州,她不想走,可是小姐要她做她滇濇身。

    入镇南王那么久,今晚小姐第一次打了她一耳光,因为她说不想走。(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