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拜手香

    顾解舞再回到宴席上,不过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许朝云见她面Se绯红,似乎是醉了,便是对众人说道:“哎呀,四小姐是不是不常喝酒,怎么这一点果子酒,就人事不省了?”

    实则,在这酒里面许朝云做了文章,原本就是上好的果子酒,虽是姑娘家的,却是不能贪杯的。

    更不说里面兑了上好的嗊廷御赐玉泉酒,果子酒香气浓郁,便是闻不出来,否则顾解舞哪里会这般容易醉,再怎么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这点酒鏡抵抗力还是有的,奈何的是她不知道这就后劲这么大。

    比起茅台陈酿不遑多让。

    秦王妃身为主人家,见顾解舞的样子实在是难受,便是做主让顾解舞去厢房歇息,反正不一会儿许朝云也会提出这个要求的,既然要给镇南王府面子,不如自己来做人情。

    镇南王妃和三位郡主却是觉得面红耳臊,这庶出的竟是这般放L,在别人的宴席上竟然能喝醉了。

    可见她们不把顾解舞当成是一家人,不论谁家都是着急怎么会一点果子酒就醉了过去,这些人倒好,都在心里边儿责怪起她来。

    顾解舞被雪海和许朝云身边的丁香海棠给送去了待客的西厢。

    后花园里的宴会照常,许朝云看了一会儿顾解舞,知晓她并无大碍,这才放心的离去了。

    临去的时候意味深长的一笑,没让顾解舞身边的丫鬟雪海瞧见。

    西厢房内布置鏡美,只有雪海在里边儿伺候,海棠在门外伺候,等着雪海若是有什么招呼,自己去跑腿儿。

    海棠是许朝云身边的大丫鬟,让她来伺候顾解舞,是委屈了,可之前许朝云打过招呼的,这顾四小姐将来可是有大造化的,让她好生伺候。

    这所谓的大造化是什么,海棠就不得而知,雪海说自己能行,让海棠出来休息,自己一个人在里边儿伺候。

    实际上,是雪海怕海棠瞧见自家主子睡觉时候昏天暗地的样子。

    顾解舞长相斯文,一看便是那种温柔文雅的样子,可实际上

    在顾解舞还小的时候,雪海夜里睡在脚榻上,没少让顾解舞给砸醒。

    偏生她是个睡得死的,落在地上还能说,雪海总是要一个人把她搬回去了才能休息。

    而今喝得半醉,那姿态差不离。

    海棠乐得清闲,心想着顾四小姐架子挺大,便是做到了廊下嗑瓜子。

    屋子里的暖香袭人,让雪海昏昏Yu睡,她本是坐在顾解舞身边端茶倒水的,不多时,却是昏睡了过去。

    瑞兽香炉里紫烟袅袅,里面的香更是大有文章,乃是出自波斯的拜手香,闻之让人安眠。

    只是这分量,怎么看都像是在用**了。

    秦王从园子翻窗进来,嗅到那香味,端起香炉,将香灰倒在了窗户底下。

    许朝云一路往宴席上去,回忆起前一阵,王爷跟她说的悄悄话。

    那日天气不错,天上的云彩一朵朵的,J只大雁飞过,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王爷来到她的小院子,做了一会儿便是问她,想不想要当侧妃。

    许朝云伺候秦王多年,便是折衷的回了一句,只要能在王爷身边伺候,什么身份地位都是无所谓,只是这么好些年,她是王爷身边的第一人,可是却还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夫人。

    秦王便是抛出了橄榄枝,要她帮忙做一件事,许朝云还以为是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事情,没想到是这一出。

    王爷的心终于是萌动了,只是不是对她而已。

    她是皇上赐给王爷的,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职责,也当然想要霸占着王爷的宠ai。

    只是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王爷身边的nv人只会多不会少,没有这位顾四小姐,还会有其他人。

    换一步说,她不帮王爷,自然有的是人上杆子拍王爷的马P,若不是王爷在乎这顾四小姐,直接跟镇南王开口要认都是可以的。

    左不过一个庶nv而已,王爷想要,有的是办法。

    只是她们王爷怕是动了真情的,只是让她想辙把人弄来秦王府,却没打算对她做什么。

    许朝云此次自作主张,让顾解舞失去意识,不免存了试探王爷是有多看中这顾四小姐。

    若是这青天白日下无媒苟合了,那顾四小姐在王爷心中,也不过是一个nv人。

    若是顾四小姐能怎么来的便是怎么完好无损的回去,那可就耐人寻味了。

    将来她许朝云,也是要避让其三分的。

    初见到顾解舞,许朝云的内心是充满了认同的,唯有这般的nv子,让王爷神魂颠倒,她就是认了。

    仅仅是那一双眼珠子,便是天下难寻的,明明是那般普通笑容,看起来也如此吸引人。

    这便是骨子带着的东西,更不说她有一张倾城绝Se的脸庞和柔弱无骨的身躯。

    待宴席结束,许朝云带着丁香回转西厢来看顾解舞,便是发现她如刚才一般躺在床上,头发一点儿都没乱。

    雪海丫头靠在脚榻上伺候,海棠在门外。

    许朝云一进屋子,看见香炉里的香烧尽了,只余下淡淡的香气,屋子里多了一G檀香夹佑着松香的气味。

    那是王爷身上的问气息,她不可能闻错。

    也就是说王爷来过了,灭了香炉里的香。

    顾解舞被雪海喊醒,这才想起自己喝醉了许久,躺了许久。

    忍不住嫫了一蟼愒己的脸颊,刚才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出门去摘荷花,天上却是下起雪来,打在她的脸上冰冷一P。

    现在似乎还能感觉到那种冰凉,喝醉了之后头昏脑涨,那清冷的感觉倒是不赖。

    许朝云让人伺候顾解舞梳洗,刚才镇南王妃说起要告辞归家了,她受王妃的吩咐过罍餍醒顾解舞。

    她有些遗憾,准备好的衣物竟是一件没有用上。

    晚上怕是要面对王爷的责难了,毕竟,她竟是自作主张的让他的小美人喝醉了。

    许朝云帮着顾解舞整理头发。

    雪海端来了一碗酸甜可口的冰糖渍山楂,让她醒酒。

    顾解舞吃了J颗,刚才晕乎乎的感觉很快没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