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秦王府

    宴客的地方在秦王府后花园。

    说是春日里,秦王府后花园的景謧愵好,梨花和海棠只长了叶子花骨朵还没冒出来,翠玉葱葱的立在那里也煞是好看。

    但是花已经开了不少,名花盈风吐香,佳木欣欣向荣,加上飞泉碧水喷薄潋滟,奇丽幽美,如在画中,颇惹人喜ai,这是凉州城内少有的景Se。

    秦王只ai武功,这里定然不是他打理的。

    许夫人便笑道:“这里可是王妃亲自栽培的,可好看?”

    顾解舞点头,在北方看见正儿八经的南方景Se,可是难得。

    大周皇嗊中最喜欢种植玉兰、海棠、牡丹、桂花、翠竹、芭蕉、梅花、兰八品。

    而秦王府,也是效仿了一番。也种着这些花C。

    不远便是一个人工完成的莲花池,JP莲叶刚展开,十J对鸳鸯在上面J头相磨,羡煞旁人。

    莲花池碧波如顷,波光敛滟,远远望去水天皆是一Se的湖蓝碧绿,倒影生光。

    三四月里的;莲花池风光正好,沿岸垂杨碧柳盈盈匝地,枝枝叶叶舒展了鲜N的一点鹅H翠绿,像是少nv们鏡心描绘的黛眉,千条万条绿玉丝绦随风若舞姬的瑶裙轻摆翩迁。

    顾解舞见了笑道,情不自禁Y唱:“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新柳鲜花,池畔吹拂过的一带凉风都染着郁郁青青的水气和花香,令人心神**,如置身朝露晨曦之间。

    只是顾解舞不知,她刚才的信手拈来,让众人为之一震,侧目相看。

    许夫人便是笑问:“这样一首好诗,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说是从某熬书上看的,肯定穿帮。

    顾解舞只好往自己脸上贴金:“小nv一时兴起的拙作,让王妃和夫人见笑了。”

    说着,蹲下身子给大家福了福礼。

    许夫人对她更是喜ai,似乎不经意的对镇南王妃说:“都说顾家三郡主,琴棋书画棋,没想到这四小姐便是最会写诗了。

    王妃您藏的可真是好。”

    王妃哪里是藏,明明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便是觉得顾解舞心机深重,想要在这样的场合大出风头,虽是没有妨碍到她,但却是让她心里极其不痛快的。

    王妃尴尬一笑:“让夫人见笑了。”

    至于秦王妃,则是看了顾解舞好J眼,许朝云无故如此看中别家王府的庶出之nv,这让她很是在意。

    柏惜若嫁给秦王已然十三年,可与秦王,那真正是面子上的情谊。

    虽然初一十五具会在她的院子里歇息,可碰她的次数,这些年真真是一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夫Q如此,还不如路人。

    柏惜若是明白的,她是延平王的嫡系,皇上将她赐婚给了秦王,便是也放弃了秦王。

    而秦王是不认命啊!

    都则成婚十三年,哪里会有一儿半nv都无所出的情况。

    秦王不愿意碰她,也不愿意跟她生孩子。

    可是为何也不然其他nv人给他生孩子,这她就不懂了。

    许朝云如此盛宠,秦王每每从军中回来,都是让她一人伺候的,算来也有七年了,也是一无所出。

    好在,许朝云只是侍妾,下人们称她一声夫人也不过分。

    只是最近确实听说,秦王要给许朝云请封了。

    而许朝云也是怪异,竟是会趁着她宴请镇南王妃母nv,也请了顾家的庶出四小姐来。

    柏惜若请镇南王妃一家,是出于亲戚间的礼尚往来,而她请顾解舞,是为什么?

    且这位四小姐才华不凡,容貌出众。

    柏惜若出生福建,吴侬软语下T教出来的nv子,总归是惹人怜ai的,她品貌不凡,可年华渐逝,她看了顾解舞那张脸,也是有些嫉妒的。

    众人落座,各安其位,相互寒暄起来。

    许朝云让人搬来了椅子,让顾解舞坐她身边,MM长MM短的,可恨自己没这么一个花容月貌的亲MM。

    到底是秦王的ai妾,镇南王妃也不好拒绝,只能顺着说:“这是四丫头的福气。”

    许朝云便是捧着顾解舞的手轻笑。

    顾解舞也只能颔琇带涩的低头,这些人啊,谁知道里面是什么花花肠子。

    须臾,顾解舞便是说自己乏了,要去散散,今日出门只带了雪海,便是和砖海一离开了宴席上。

    许朝云只是笑着让她慢慢散一散,说这果子酒的后劲儿也挺大,若是累了就找地方靠一靠,不着急回来。

    顾解舞刚才不想喝的,可那果子酒吃起来就和甜酒酿似的,顾解舞便是一口气喝了好J杯,暂时还没什么反应。

    可走了一会儿,风一吹,劲头就上来了。

    她寻了一出假山石坐下,雪海看了G着急,拿着帕子找水,想给她冰一冰。

    假山石外边长了一串了紫藤和杜若缠绕,开紫Se细小的香花,枝叶柔软,香气宜远,顾解舞坐在那里,刚好嗅到香风细细,身子飘飘的如在云端。

    眉目流光之间,看见一个身影,修长苍茫,逆光而立,身周仿佛有五Se光彩奔走流淌,泄泄溶溶,J织如缕;光流旋转,白Se身影于背光中轮廓深然,高标卓岸,如直木迎风,如天人临世。

    那个人走向这边,顾解舞缓缓转过了头看向他。

    他就这样静静站在她的面前,他那高挑的眉mao下是一双狭长的眼睛,当他抬起眼的时候,泼墨的眼睫像是正在破茧的蝴蝶,优雅而缓慢的向上翻开,舒张羽翼,略带浅褐的茶Se双眸,仿佛两汪寒潭,清幽、冰冷,淡定而深不见底。

    这样的一双眼睛,一眼就足以让人沉溺其中。

    这刹那的美丽,仿佛可以永生永世流转不忘

    顾解舞的双眼里尽是迷茫,这才想起,竟然是他。

    今日偶遇,似乎并不是意外。

    雪海的脚步声传来,她仓皇而急促,因为她把自家主子一个人丢在了这里,手里的帕子全是水,她走进拧G了,往顾解舞的额头上放。

    顾解舞睁开眼睛,刚才那人已经不见了,她自己拿着帕子按在额头上,多希望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她真的喝多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