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邀宴

    王妃扶额:“怕什么,等到了京城,到底是怎么一副情景谁知道,京里边儿多的是斗J走狗的纨绔子弟。

    她又生的那般狐媚子的容貌,只怕到时候求娶的人要踏破门槛了,我必然会好好的给她选一门好婚事!”

    容嬷嬷恍然大悟,觉得王妃这招是高,着实高明,王爷再是疼ai她,也不可能为了她得罪满京城的权贵吧!

    不说其他,就说四小姐这容貌,便是放在京城,那也是屈指可数的。

    这也是为什么,王妃不喜欢四小姐的主要原因。

    当年司马氏尚于的时候,便是让王妃恨的牙洋洋。

    镇南王那时候虽然敬重她这个正Q,却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每每看见司马氏,便是眼珠子都挂在了她身上。

    一点儿都不顾她怀着身Y,因为是双胎,肚子大的下人,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那时候她的心在滴血。

    她冒着生命危险为他生儿育nv,可他却是一心想着别的nv人。

    而她从小学的便是三从四德,自己不能伺候夫君,她Y着头P让司马氏给书房去给镇南王送了汤水。

    一心想着,书房重地,平日里都是不准后院nv人接近的,司马氏送东西过去,便是只能离开的。

    自己也算是派人去伺候过他了,尽到了做Q子的责任。

    哪里晓得,镇南王那个没良心的,竟是就在书房和司马氏苟合了,青天白日简直恬不知耻。

    她气的动了胎气,当日便是九死一生生下了双胞胎nv儿。

    此后身子原是伤了根本,再也无法生育,此生便是值得世子顾深一子,成为她一生的遗憾。

    如此,她怎么能不恨司马氏,不恨顾解舞。

    原来司马氏得了产后风,死了之后顾解舞是谁都说活不下去的,她天生T弱,王妃白弄好吃只选了惠氏这个没良心的见钱眼开的东西去伺候,哪知道小J人命这么Y。

    一晃眼,都要十五岁了。

    事到如今,要弄死她出气已然是不能了。

    只是她有了更好的法子。

    顾解舞不是一心想嫁作正Q,誓死不做妾吗?

    那她偏不能让她如愿,司马氏是J妾,她的nv儿也应该是。

    京城权贵如此之多,还愁找不到一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

    想到此处,王妃心里边儿那口憋了十五年的恶气,终于是平息了一些。

    顾解舞上头礼并未请外人观礼,主要是因为凉州城内没什么值得镇南王去请的贵客。

    且是庶nv的上头礼,简简单单的就过去了。

    顾解舞正式的从孩子妥变成了少nv。

    当日她梳着螺髻,卸下了一贯戴的装饰品,换上了簪花华钗华胜,在额间点了朱砂,面上画上弯月面靥,贴上鹅H。

    此后,她便是大人了。

    春日渐去,顾解舞换上了轻薄的纱衣。

    凉州这地方,冬天冷,厢濎热。

    只是顾解舞怎么都没想到,在凉州城内,她还能接到来自别人的请帖。

    雪海拿着帖子兴奋地语调都乱了,说了一刻钟也没把事情说清楚。

    顾解舞替兰花剪完枝叶,也没了心情再等,自己拿过帖子来看,原是秦王府上的一位夫人请她过府赏花。

    顾解舞心里面极是不安,她和这位夫人,听都没听说过。

    她是庶nv,秦王妃是不可能单独请她的。

    少时,便是听说秦王妃请府上王妃以及三位郡主去秦王府看桃花。

    旁人便是都以为这是秦王府示意这位许夫人另外拜帖请她过府。

    毕竟她是庶出,却又是镇南王的ainv,自然要面面俱到。

    而顾解舞却是不大想去。

    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Y谋。

    顾解舞向王妃回话,说自己怕热,就不出门了。

    王妃打的是要将她嫁入豪门的算盘,这么点地方就不愿意去应酬,到了京城可怎么好。

    可心里也是看不起顾解舞,如此出身,上不了台面也是正常的。

    反正,顾解舞不想去秦王府这件事,是被王妃给否决了。

    顾解舞闷闷的回了幽兰院,心下不定。

    要不心一横,把自己给真的弄病了,当年马尔泰若曦为了避婚,不就是这么做的。

    然后她在大热天的泡了半晚上冷水。

    第二天她依旧生龙活虎。

    是不是该怪自己身T太好?

    到了日子,顾解舞坐上了去秦王的马车。

    她不断的安W自己,秦王府又不是龙潭虎**,去一去也不会死的。

    而且请客的是秦王妃,而不是秦王,有nv客到,秦王该是会避开的吧!

    也好,说不定能确认一下,赵弘光到底是不是秦王。

    没错,回来那么就,顾解舞还是不知道赵弘光是不是秦王,因为整个凉州城内,似乎没有人知道秦王叫什么,只知道他是秦王,理论上应该是姓赵。

    秦王府是亲王府,自然是要比镇南王府宏伟气派得多,只是这王妃看起来病怏怏的,不似镇南王妃这般趾高气扬,都半老徐娘了,还整日花枝招展的。

    秦王妃穿的很素,就像死了家里人一样,她是延平王家的nv儿,老延平王死了好像不到三年。

    她和三郡主顾解忧理论是是姑嫂关系,和二郡主是妯娌关系。

    顾解舞看着大家见礼,只觉得头重脚轻。

    脑子里全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

    然后她和大郡主,还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因为秦王妃的母亲延平王妃是出生京中某国公府,然后那个国公府簢国公府又有些关系。

    合着就是一大家子亲戚。

    顾解舞默默,以后到了京城,这种去别人家做客的事情一定要少,她的脑容量不够啊!

    秦王妃身边站着一个容貌艳丽的F人,约莫二十出头,梳着堕马髻,鬓边簪着一朵芙蓉花,穿着缎地绣花百蝶裙,站在王妃身边,丝毫不逊Se。

    她便是上前伸手扶住了顾解舞,笑道:“这便是顾四小姐吧!果真是天姿国Se!”

    站在一侧的嬷嬷提醒,这位便是许夫人。

    许夫人,秦王身边第一得意的侍妾。

    顾解舞只是头大,许夫人你这么夸奖我,真的不用介意三位郡主的想法。

    显然,许夫人根本不鸟她的三个姐姐,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一副相见恨晚ai不释手的模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