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上头

    顾四小姐出了幽兰院,简直就是今年开头最大的新闻。

    奴才们一个个眼睛都瞪直了,且瞧着这后院会发生什么惊天骇地的大事。

    梧桐苑坐落在镇南王府后宅的正中央,以昭示王妃的正式地位。

    至于桐,便是取自凤栖梧桐之意。

    据说,是当年镇南王为了迎娶薛氏,亲自提的牌匾。

    得夫君如此,王妃应该是满足了的。

    她还有什么不满吗?

    梧桐苑内,许是得到了这王府里最好的照料,亭榭蝶舞莲叶碧,春衫细薄桃花轻。

    缭乱渐开滇澮花在早晨S润的水气中迂浮载沉。

    后面是一排排是带着NHSe叶子的柳树,柳树好J根细长的枝条拖到了地面,和桃花的枝桠J错在一起,偶尔有风带过,枝桠缠绕在一起。

    烟雨茫茫间,她看到了在那桃花树和柳树之间下,有一个人影正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顾解舞没有理会,便是径直走了进去,该是伺候花C的下人不是。

    给顾解舞打帘子的是印氏,伤筋动骨一百天,顾承还没好,这印氏就要来伺候王妃,可见这王妃的厉害。

    屋子里面见了顾解舞来,丫鬟们具是侧身行礼,齐声道:“四小姐好!”

    顾解舞脸上一笑,悠悠给王妃下拜:“解舞给王妃请安。”

    这不是满屋子的奴才吗?

    怎么非得要作践印氏。

    做给谁看?

    且说这她管王妃叫做王妃,从不叫母亲,乃是镇南王默许了的。

    顾解舞也努力过,可每每看见王妃那张笑得如春光暖人的脸孔,便是叫不出来了。

    她有自己的儿nv,定是不稀罕自己叫她母亲的。

    屋内里靠墙置放着一张四方大卧榻,铺着细织的mao毯,堆着蔷薇Se锦缎薄绸,两个大丫鬟守在榻边的小杌子上,一个手里拿着沙锤,一个手里捧着茶盏。

    这两人是王妃身边最得意的丫鬟,名曰姹紫嫣红,两个人也是人如其名,妖艳如花。

    早先后院起过传言,说是这两人是给王爷准备的,可惜了好J年,两个人都成老姑娘了,也没见王妃把她们送到父王身边去。

    王妃穿着大红Se的金边琵琶襟外袄,锦荔枝绣花的罗衣,头上一对儿紫金点翠蓝宝石发钗,一对儿赤金红宝石发钗,鬓边憋着一只五尾的孔雀华钗,一串珍珠流苏垂下,最下面那颗是红珍珠,好看得很,脑后簪着新开的颜Se正好的迎春花。

    整个人富贵非常。

    十根手指宛如少nv指尖,皆是涂着蔻丹,最后两根手指都带着护甲,看那样子也是价值连城,是嗊里的东西。

    王妃摆手,让她过去。

    顾解舞是不敢拒绝的,王妃握住她的小手,摩挲着。

    护甲尖锐的顶端在她的手背划过,带起淡淡的红痕。

    王妃脸上一P慈ai,顾解舞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恨极了自己,这才克制不住自己,想要拿护甲戳死她。

    明显的,她低估了王妃的情商。

    王妃笑道:“你也不小了,年前忙着过年的事情,倒是把你的上头礼给耽搁了,上一次让容嬷嬷去找你问,你却是个没注意的,说是让本妃做主。

    眼下你大姐就要

    我想着,也赶紧把你的笄礼给办了,免得你父王成日担心着你的终身大事。”

    那么好?

    王妃这是去兰若寺一趟,心肝儿都换成了红Se的?

    不见得。

    顾解舞低头,不好意思的说:“但凭王妃做主就是。”

    王妃松开了她的手,又说:“你父王的意思是这J日怕是要来圣旨,你做了笄礼,我是想将你带上京去的。

    京城乃是天下英才汇聚之地,你总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

    顾解舞呆了,原来是打的这个算盘。

    想来是父王给她安排了人选,这王妃却是坐不住了,想要另外选,把京城里的男儿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父王这才是答应了让她赶紧行笄礼,然后去京城来着。

    顾解舞便是问王妃:“那父王去吗?”

    王妃笑得让人如沐春风,容嬷嬷说的不假,这丫头可是有好J重心肝的,哪里是别人说的任人**的软柿子,一句话緡到了重中之重。

    寻常人家送nv出嫁自然是不会有父母什么事的,可他们家不同。

    一则是凉州离京城实在是太远,一路让人不放心。

    二则是他们都是要去京城观礼的,顺般述职,这也是有前情可鉴的。

    王妃清了清嗓子,让容嬷嬷去拿顾解舞的笄礼单子,总是要让她知道,免得以后落人口实。

    特别是在王爷面前,她可是打了包票的,说着京城的男儿怎么也比这凉州边城的男儿优秀。

    四小姐纵使只有做人正头娘子的心思,可那京城怎么就没门当户对的人家了,且这凉州荒凉之地,总不能让nv儿一辈子在这里守着弊水黑山,****担心受怕的怕夷人打仗。

    不是她亲生的孩子,也是王爷的nv儿,将来嫁到京城,再差,也总算是能过安稳日子的。

    等四小姐有了自己的孩子,身在京城的安乐窝里边儿,就知道父母的一P苦心了。

    再者她的三个亲生nv儿,有两个都是嫁到京城的,以后姐M之间也能守望相助云云。

    王妃是这么蛊H镇南王的。

    “当然,你父王肯定得去。他怎么舍得你呢!说是要在京城给你挑户好人家。”

    最后一句,王妃心里那是恨得咬牙切齿,她的三个nv儿的婚事都没能让镇南王如此C心过。

    顾解舞拿到了笄礼的单子,一目十行CC的看过了,而后对王妃说:“但凭王妃做主便是。”

    王妃这才收回笄礼单子,然后将时间一说:“就这个月的十二,我让人算过了,是个好日子。”

    顾解舞有些讶异:“那么急吗?”

    王妃但笑:“是啊!约莫过了五月,咱们一家人就得上京去。”

    顾解舞不再说话,王妃不一会儿就说自己乏了,顾解舞非常识时务的起身告退了。

    容嬷嬷这才对王妃说道:“让她去京城嫁人,王妃您真是太心善了。这丫头心思可多,到时候您可是吃力不讨好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