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回府

    东郊向晓星杓亚。报帝里、春来也。柳抬烟眼,花匀露脸,渐觉绿娇红姹。妆点层台穲钥。运神功、丹青无价。

    别有尧阶试罢。新郎君、成行如画。杏园风细,桃花L暖,竞喜羽迁鳞化。遍九陌、相将游冶。骤香尘、宝鞍骄马。

    顾解舞在回去的路上,打开窗户看见外面J株长满N芽和花B的杏花树,莫名想起了这首词。

    记得从前老师让背诵全文,她都是一副苦瓜脸的状态和嗅潿,而今没有人让她必须学习这些东西。

    那些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却是像有了鲜活的生命一般,总是能够信手拈来。

    古代的生活节奏很慢,便是能够细细的回味这些诗词里的韵味。

    香菱听她念叨,便说:“四小姐真是得天独厚,这信手拈来的词也如此清丽妥俗。”

    顾解舞笑笑不语,哪里是自己得天独厚,是古人智慧非凡。

    日暮,一行人终于到府。

    临下车的时候,天都黑完了。

    许是觉得从兰若寺回来要做些善事,王妃让人准备了糕饼,看见讨饭的便是往地上扔。

    顾解舞从窗户里看见那些浑身脏兮兮的人在地上哄抢那些在被丢在地上尚且还算接近的糕饼,其中大多都是馒头。

    只是食物一落地,便是都脏了。

    顾解舞不喜欢这样的方式,难怪古人会说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忒伤自尊了。

    就算是给乞丐的东西,也该是送到别人手里的,这没看地方的随便扔,真真的不把他们做人看。

    试想一下,如果当初秋香不是把馒头放在唐伯虎的手里,唐伯虎还会ai上秋香吗?

    呵呵哒,想远了。

    眼不见为净,顾解舞将窗户拉上。

    香梅和砖海间她不高兴,便是说起了最近知道的笑话,给顾解舞听。

    顾解舞勉强的笑了笑,心里装满了心事,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而且连日来,她心里总是不痛快,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顾承的事情,绝对不是意外。

    她怕王妃把她给这么随便的嫁了,嫁给瘸子瞎子,或是个品行不端的人,贵族家的庶小姐,还有的被父母卖了银钱的呢!

    否则怎么会有“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H粱”的判词。

    可怜、可惜、可悲、可叹。

    现在顾解舞就觉得自己是贾迎春,看不见明天滇潾Y。

    夜里,三月的凉州城黑的早。

    黑漆漆的王府仿佛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狮子,准备将她生吞活剥下去。

    明明是住了十J年的家,她却是从心底的感到mao骨悚然。

    记忆中一个淡然的笑脸出现,她突然有了勇气。

    雪海搀扶着顾解舞,见她怔忪踟蹰,不知她是怎么了。

    关切的问:“小姐是不是晕车了?”

    前儿去的时候第一次出门坐马车都没晕车,现在晕?

    顾解舞抬起脚往前走,摇摇头说:“不是,就是坐久了累的。”

    香梅也过来帮着扶着顾解舞,说:“只怕是,那回我们回来取衣裳,做了一天的马车,下车的时候可不觉得天旋地转。

    四小姐小心脚下。”

    顾解舞回到幽兰院,小丫鬟香兰早早的烧好了地龙,屋里暖融融的。

    从凋零残壁的兰若寺到金堆玉砌的王府,恍若做了一场梦。

    顾解舞突然很想洗澡,在王府里,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小丫鬟们指使着粗使丫鬟们去热水房提水。

    彼时,顾解舞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是燃了炭火的,只是味道不比从前那个刺鼻,便是没注意到。

    小丫鬟紫兰上前解释说,管炭火的吴妈妈自打顾解舞她们去了兰若寺,就没再说过什么最近炭火紧,那些个碎的也要加以利用之类的话。

    顾解舞躺在浴桶里,嘴角微扬,今年紫兰她们去拿碳来用,总是能听见吴妈妈说什么炭火不够用,让她们好生的看这炉火,别紧着往里面加碳,就是烧穿了炭火,掏空一些也还是能用的。

    试想一下那场面是多么的滑稽可笑,一个管事婆子,教幽兰院的人节约炭火。

    这不是欺负到她顾解舞的头上来了吗?

    她就不信,吴妈妈还敢这么对王妃的三个nv儿房里的丫鬟说,不就是欺负她是庶出吗?

    王妃都忍了她的存在,那些个下人便是想着法子的磋磨起她来,真当她小丫头一个好欺负吗?

    顾解舞上次趁机在容嬷嬷面前说了一些,容嬷嬷起初还是装傻。

    便是问紫兰:“吴妈妈家里最近出什么事儿没?”

    紫兰不知道摇摇头,彩兰在撒花,说道:“听说吴妈妈的儿子原是管理王府一处庄子上的,上次王妃去兰若寺的时候要了一些香油,可到了寺里边儿不好用,就是香梅姐姐她们回来那衣F那回,吴妈妈的儿子便是被打了二十大板。”

    紫兰和彩兰自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有一句说一句的说着。

    顾解舞看着自己漂浮在水上花瓣下的膝盖,她觉得自己太瘦了些。

    容嬷嬷这是什么意思?

    瞒着王妃替她出了气?

    亦或是解释,这事儿王妃根本不知情!

    王妃真正是有一个好奴才薄!

    一夜无话,次日顾解舞是在香风阵阵的熏香里醒来,外面J只喜鹊在叽叽喳喳的乱叫,十分动人悦耳。

    顾解舞醒来的时候嘴角都是带着笑的。

    可能是在兰若寺呆了十日,习惯了早起,这****竟是想其他人一样卯时就起了。

    只是没等她吃完早饭,王妃便是叫着她去正院一趟。

    顾解舞吃完饭,上了一些粉和胭脂这才去。

    在大周,上妆是出门的礼仪,素面朝天是会被嘲笑的。

    顾解舞平日里想起那些香粉不G净,会污染自己的美Se,今日却是没那脺髅情。

    王妃要见她,一定有大事发生。

    顾解舞怀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往正院梧桐苑去了。

    一路上风景秀丽,红漆的游廊,青砖的地板,两旁是时下刚chou芽刚从暖房里搬出来的盆栽。

    她一路迤逦,往梧桐苑去。

    路上遇见的下人们具是侧身让开,低着头等她走过才敢继续洒扫。(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