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风筝

    香梅和冬青回家去拿衣裳,上午走的,半夜就回了。

    顾解舞本来已经睡下了,还以为两人明天才能回来,毕竟夜里赶路不安全。

    也不知道是哪一个主子急着要什么东西,以致于让回去的奴才们都是连夜赶了回来。

    顾解舞心想即是如此,怎么不让她们回府去算了,偏生要在这兰若寺里边儿吃冷灰。

    香梅这一次带了整整一箱子的换洗衣F和两大食盒的点心,就怕顾解舞这些日子吃不下消瘦了。

    王爷多久才见四小姐一回,便是凭记忆看,要是觉得瘦了,定是要发落她们的。

    久而久之,没有生母庇护的顾解舞照样享受着只属于母亲才会有的唠叨和担心。

    她乐在其中。

    如果连这唯一的一点幸福快乐都没了,那才是真的没什么好活的了。

    香梅这次回去,还把那风筝带来了。

    说是等尼濎晴了,就拿出去放来着。

    雪海看了一眼风筝没说话,香菱低着头整理东西。

    香梅没在意大家的不同寻常,只以为是半夜里大家都累,不ai说话。

    少顷,大家整理好就都睡了。

    第二天,顾解舞实在忍不住,让四个丫鬟烧水给自己洗澡,她来古代没什么怪癖,就是再冷滇濎气,三酸濎不洗澡就受不了。

    难为香梅雪海和香菱冬青。

    这兰若寺只有一口井,是用来喝的水,洗澡只能去挑雪水来烧。

    四个人忙活一天,便是只伺候顾解舞洗澡了。

    这么安静的过了三酸濎,顾解舞便是****跟着雪海绣花消磨时间。

    这一日,终于是起风了,香梅拿着风筝,让顾解舞放风筝去。

    顾解舞不想出门去,怕是遇见那个人,她可是打定主意要忘记他的。

    雪海和香菱虽是担心,可顾解舞少有的把自己拘束着,这J日也的确太过无聊,她们都怕顾解舞憋出mao病来,便是大家都一起劝顾解舞出去玩儿。

    顾解舞磨了半天,被弄得心神不宁,拿给绣花针扎了两次后,便是一摔不G了,拿着风筝出去玩去了。

    四个丫鬟亦是拿点心的拿点心,端茶水的端茶水。

    兰若寺小,能放风筝的地方除了梅林便是之后后山了。

    前儿顾承打猎的那地方。

    顾解舞不想去那边,便是只好又去了梅林。

    J日不出来,梅树好多都chou出了N芽。

    顾解舞妥掉了披风,踩着羊P小靴子,找了一个足够长的地方跑了起来。

    香梅在后边举着风筝。

    其实大家对顾解舞放风筝没什么信心,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放风筝。

    没想到如此顺利,也许是天公作美,风筝顺着风飞上了天。

    顾解舞小心的避开梅树,看着风筝在天上飞。

    仿佛自己变成了风筝

    曾经有过那么一刻,她也像风筝在天上飞。

    须臾,风筝线竟是放完了。

    顾解舞恼火的看着越来越短的线,对香梅说:“你怎么不准备一个长一点的线?”

    香梅哭丧着脸,她也没想到四小姐在放风筝上面天赋那么高,风筝放那么高了,丈宽的风筝现在看起来跟蚂蚁似的,还没掉下来。

    只是这话是万万说不得的。

    只是求饶:“好小姐,是奴婢做事不周到,求小姐原谅。”

    看着香梅可怜兮兮的模样,顾解舞也不忍心责怪她。

    放了两辈子风筝,这一回算是放的最远的。

    雪海过来帮忙拉着,准备把风筝收回来。

    顾解舞立马阻止了,她本意就是想把这风筝放出去的,收回来不是白搭了。

    便是手一松,轮子直转,风筝三两下便是不见了踪影。

    说道:“都把人家放那么远了,何必再拉回来!多费劲。”

    雪海不语,看着风筝越飘越远。

    顾解舞没看,让她们收拾东西回去了。

    跑了一阵,身上全是汗,再不回去,得感冒了。

    燕子风筝越来越远,在天上化作一个黑点儿。

    秦王今日离开兰若寺,回凉州城内王府去。

    半路上却是见一只风筝落下,他的眼里满是好奇。

    周思源得到示下,去捡回了风筝。

    风筝落在泥地上,有些污迹,可是中间的小诗依旧清晰。

    落款是香雪海。

    周思源知道这是出自顾解舞的手笔,那****做梁上君子,便是在顾解舞所住的禅房也看见了这样的落款,写的不过是另外一首诗。

    周思源便是便那首诗也说了一遍,秦王听完,神Se莫测,将风筝给周思源让他放马车上,自己便是策马疾驰。

    她从未见过那P梅林美景,怎么会知道那是如何的美丽?

    这世上是真的有心有灵犀的一说吗?

    当初他想要在兰若寺梅林小住,便是被那梅花雪景吸引,想不到他的知音竟然会是她。

    顾解舞晚上洗了个澡,之后连着打了七八个喷嚏,心想肯定是下午跑得太疯,这才感冒了。

    好在她身T好,次日便是大好了。

    王妃那边却是传来消息,镇南王要大家去斋堂一起用膳。

    顾解舞看着自己食盒里的小点心,照旧吃了起来。

    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去了也不能好好的吃饭,G脆先吃饱再去,免得挨饿。

    来人来通传的时候天刚蒙蒙亮,顾解舞梳洗完毕便是天Se大明,主茋人一起玩斋堂那边去。

    不过是十日不到的时间,早上出门便是不用披风御寒了。

    这气温上升的略快。

    顾解舞是第一个到的,到的时候镇南王已经在那里了。

    她上前去,给镇南王请安。

    镇南王连日来被家事外事弄得焦头烂额,明明是兰若寺还愿的,却是搞得一肚子火气,今日叫大家一起用膳,便是晨练完毕就过来了,没想到一个人都还没有。

    见第一个来的是自己疼ai的Ynv,心情也好上了J分,和渍悦Se的跟顾解舞说道:“这J日在兰若寺过的如何?”

    他是知道的,王妃故意为之,让孩子们都不安生,她想必也不好过。

    顾解舞笑着答:“兰若寺清幽,终于不问俗世,倒是很适合修身养X!”

    镇南王喜欢她这般识时务,分得清局面,而不是小X一般跟她哭诉这里多么的无聊无趣。

    慈ai的一笑:“那就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