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无缘

    这会功夫的人,想要避开她的眼睛,多简单。

    昨天她在秦王身上,可是见识过了的。

    这世上的事情本就是这般的奇妙,对着陌生人说心里话,对着身边人说谎话。

    昨日不知此人是高高在上的龙子秦王殿下,尚且能够谈笑自如,现在心里仅仅是有些猜测揣度,便是舌头打结似的,再也无法好好的同他说话。

    更不说,心中产生了那一丁点的丝丝绕绕,宛如棉花糖,一点点的裹在心上,只是却像是糖鏡放多了,带上了苦味。

    他身份尊贵,而自己不过是镇南王的庶nv。

    不说他已然有了王妃正Q,自己的身份也只是刚刚够做他的侍妾的。

    从前曾许下宏愿,宁做贫人Q、不做富人妾的。

    nv人天生就是有英雄情结的,秦王未必是英雄,但是她也听说过秦王八百铁骑勇退夷人万人部队的。

    刚才在天上的时候,当她紧紧的抱在他的腰身上的时候,那一瞬间的行动,绝对不是错觉。

    真是可惜!

    蓦然想起那首小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与君好。

    糕点滇濔蜜在嘴中散开来,驱散了心中那点Y霾。

    谁还没暗恋过谁啊!

    等回去了,睡一觉过J日,便是会将他忘记的吧!

    萍水相逢的缘分,总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

    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

    顾解舞吃了一些点心,喝了J口茶,估嫫着时间差不多,便说:“赵公子,我想我该回去了。”

    秦王神Se讶然:“那么快再坐会儿吧!”

    话到嘴边,才知道自己失言。他和顾解舞本没什么关系,且有男nv之别,他断没有留客的理由,这么一说,倒是显得他自己孟L了。

    莺歌和奏舞J时见过自家王爷口不择言过,具是听见了,心里觉得好笑,却是不敢声张,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

    顾解舞嫫着茶盏,坐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了,茶水都已冷透。

    寻思了一圈,说:“我怕再晚些,两个丫鬟该是吓坏了。”

    刚才来的时候,雪海和香菱就是吓得不轻。

    顾解舞不想多生事端。

    听说过年的时候皇上赐了好多美人给秦王殿下。

    其中不乏十二三岁的“少nv”,顾解舞这才想起,自己其实也是够格的。

    秦王如此待她,莫不是心中有所图谋。

    但愿事情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只是男人的心,总是说不准的。

    秦王殿下不好美Se,她是略有所闻,可是秦王殿下为何待她如此?

    现在顾解舞已经假定了赵弘光就是秦王,至于其他都不重要了。

    顾解舞这一辈子的追求就是好好活,好好过,别和那些权贵们扯上关系。

    她想要出名想要红,不过是想要嫁给文采好一点的书生,有点文化修养的人至少不会打老婆。

    虽然她贵为镇南王之nv,但是她没有亲兄弟撑腰,算一算,将来也是未知数啊!

    顾解舞起身告辞,脸上神Se淡漠,低着头看自己脚下,不与秦王对视。

    秦王心如明镜,猜到她该是知道了,便不再多做挽留,想必吓得不轻,或是以为自己别有居心。

    甚至都不打算自己送顾解舞回去,只是让莺歌燕舞送她回亭子那边。

    秦王飞身一跃,半柱香不到的时候就从梅林的亭子到了茅屋这边。

    而顾解舞用双脚走回去,却是用了小半个时辰。

    难怪,没多少人知道梅林的尽头,住了一位贵人,也不知道父王是否知道?

    若是知道,怎么不告诫一下她们,nv儿家秦王撞上,传出去总是不好的。

    这么想来,只怕是不知道的。

    快要到亭子的时候,顾解舞让莺歌燕舞走了,自己一个人回到了亭子那里。

    雪海和香菱两个人一个在梅林外边来回走动,香菱坐在檐下哭泣不止,双眼通红,跟兔子眼睛似的。

    顾解舞早没了刚才的兴致,对香菱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你就别哭了,要是让别人看见,今日的事情就瞒不住了,你小姐我的名声到底还要不要了?”

    香菱擦G净脸上泪痕,也不敢哭了,她哭死事小,今日的事情传出去小姐的名誉受损,她就是死一百次都不够赔的。

    雪海拉着她检查了一遍她身上,见她毫发无伤,连头上发簪别的位置都丝毫未变,这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小姐您的胆子真是太大了,都不知道那位赵公子是什么人,就敢跟他走!

    您今日要是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让奴才怎么活!”

    这话的确,若是顾解舞有什么差池,第一个遭殃的便是雪海,死都是简单的,她家里人还有老子娘在镇南王府的庄子上当差。

    顾解舞这才发现,今日的确是自己轻浮了,若是真出个什么意外,不说自己,自己院子里的那些人,只怕谁都别想有好下场。

    安W了雪海J句,且答应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最后雪海拉着她回禅房,心想这梅林本来没什么好看,以后还是少来的好,那劳什子的赵公子,真正是太讨人厌了。

    顾解舞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梅林,总感觉,这P林子后面有什么。

    其实赵弘光就在林子之后躲着,他虽是让莺歌燕舞送她回来,可到了一半的时候,终究是放心不下,自己跟了上来。

    之后见她和自己的丫鬟们碰面,心里面才放心,又听她说的那些话,便是知道,她是清楚明白的,也不知道之后两个人还能不能见面。

    他明白,若是真的为了她好,那边是再也不见最好。

    可是,有些事情,哪里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所谓知易行难。

    明知道自己和她不可能,她也不可能委屈给自己做妾,这般恋恋不舍,又是何必。

    他是王爷,若是想要,自然是有办法。

    可奈何,他竟是不想勉强于她,一丝丝都不想。

    只盼她安好无恙。

    或许这不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nv人的感情,只是对别人的同病相怜而已。

    顾解舞在雪海的搀扶下离开了梅林,香菱抱着古琴,渐行渐远,(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