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飞起来

    顾解舞以为自己在做梦,或者是没睡醒,这个人竟然这么简单的就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她自以为自己是一个成熟的nv人,以为这位大叔不会对她产生什么除了对小孩子以外的喜欢,她忘记了这是古代,在这里年龄才不是ai情的距离。

    她傻傻的以为,对方只是同情,或是觉得她可ai。

    她被可以飞来飞去这件事,冲昏了头脑。

    转头对雪海和香菱说道:“你们俩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飞回来。

    记住,要是谁敢泄露今天的事情,我就把她卖到窑子里去。”

    雪海和香菱都坚信,四小姐有这个本事随即闭嘴不说话。

    秦王却是有些疑H,她是从哪里得知窑子这种地方的?

    一点都不像大家闺秀所言。

    不过一丝丝的疑H,即刻消失无踪了。

    秦王拉着她的手,飞身一纵,消失在梅林之间。

    顾解舞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比坐海盗船还要爽,脚离开了地面,她否定了地心引力。

    也许是来自生物本能的恐惧,她在失重的情况下,死死的抓住了秦王的身T。

    紧紧的抱在他的腰上面。

    ai上一个人是否是件容易的事?

    顾解舞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个大叔动心了。

    从高处看下去,梅林看起来像是一只只只剩下外壳的螃蟹,一动不动的呆在最后的地方。

    她看见周围的山川,白Se的雪和青Se的苍松,以及远处天边淡HSe滇濎。

    白云朵朵,仿佛触手可及。

    秦王侧身带着顾解舞,很是费力。

    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好,怎么能够让她失望。

    nv儿家所能看见的世界,不过是秋千能够荡起的最高的地方,让她在天上看一下地上,也许将来她就不会忘记她的生命中峪有过这样一个人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飞跃在上林间。

    赵弘光带着顾解舞飞到了他所在的茅屋,将她放下。

    顾解舞只觉得头有些晕,顿时落地,有一种脚踏实地的安全感。    外表没什么奇怪的,很符合古人隐居时的住处模样。

    只是大门一开,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多宝格上摆着红Se的珊瑚和各种玉器,地上铺着绣花鏡美的地毯,前面统共两间屋子,里面一张木质的睡榻,榻沿上镶着翠玉,两边摆着大引枕,中间放着小茶J,上面是瑞兽香炉,正出一阵阵紫烟。

    香气缭绕,一闻就知道不是凡品。

    这气息,好似是刚才他身上的味道。

    顾解舞原以为那气息是山间的气息,现在想起,不禁有些脸红,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密。

    还和他到了他家。

    要是他是心怀不轨的坏人该怎么办?

    顾解舞一时间紧张起来。

    不愿在往里面走。

    秦王刚才已然看见了周思源,和在这里伺候的两个武婢莺歌和奏舞,他让他们不准出现。

    而顾解舞看了那张榻,心里面就有底了,光是这榻要完整无损的运上山来,可就要耗费不少人力。

    偏生这个自称赵弘光的说他是一介小官,只是ai好清净,才来这里。

    且那海中的珊瑚,就是镇南王府,也不过两株而已,他却是用来摆在山里玩儿。

    顾解舞对赵弘光的身份起了疑心。

    她站在原地,回头看赵弘光,想要从他的眼里判断,她是不是遇见了坏人。

    赵弘光也觉得气氛挺尴尬的,现在才惊觉自己可能会遇到危险,他觉得她到底是少不更事,胆子也挺大的。

    存了成心逗弄她的心思,说:“现在才害怕,是不是太晚了,刚才拉着我要我带你飞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一副样子。”

    顾解舞看着他背着手坐上榻,一钙凐定神闲的模样。

    像极了逗弄猫咪的主人。

    顾解舞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郁闷。

    高兴地是她运气还没那么背,一出门就遇上不法分子。

    郁闷的是,自己哪里好玩了,这大叔竟然把她做游戏。

    顾解舞嘟着嘴站在房里,闷闷的不说话。

    赵弘光这才对着外面喊道:“拿些茶水糕点进来!”

    顾解舞觉得好生奇怪,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谁都没看见。

    彼时赵弘光叫人,是叫谁?

    答案很快揭晓,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婢nv端着茶水和点心扣门进来。

    茶盅是金丝刻花的青瓷盖碗,看起来就不是寻常人能用的东西。

    赵弘光的眼神也注意到了,他本不想让顾解舞知道他的身份,可现在,以顾解舞的聪敏程度,猜出来只是早晚的事。

    可苦了莺歌和奏舞,这山里只有这种茶碗,不得不受了王爷的一记白眼。

    莺歌燕舞是双胞胎,又自Y长在秦王府,端的是眉清目秀,身姿风雅。

    让人见了大多以为她们是秦王的房里人。

    可实际上她们只是丫鬟而已。

    莺歌燕舞受了周思源指点,端了好J样鏡巧可ai的点心上来,芝麻卷、金糕、枣泥糕、N汁角。

    顾解舞并不常见这些点心,可一看样子,再尝尝味道,这赵弘光的身份,简直不言而喻。

    在偌大的凉州,能比镇南王府过得还要潇洒的,只有那一家了。

    皇帝的亲儿子,秦王殿下。

    世上哪里那么巧的事儿,他刚好又姓赵。

    只是这王爷明显不想让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她是继续装傻好呢?还是立马跪下三拜九叩求饶的好。

    她拿起一个N汁角,吃着只觉得满口香甜。

    见她吃的高兴,秦王喝着茶,脸上也带了丝丝笑容。

    莺歌和奏舞站在一侧伺候。

    顾解舞夸了一番她们好手艺,这点心真不错之后,便是问莺歌:“姐姐你们刚才是在哪里?我进来的时候可没看见。”

    莺歌看了一眼秦王,得到了允许才回答:“奴婢刚才在厨下,所以小姐没有看见。”

    顾解舞听到这样模凌两可的回答,也不好追问,想必能够在山间过活的nv子,都是不见的,说不定她们还会拳脚功夫呢!(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