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武侠?

    顾解舞的心情很是低落,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重大罪犯,知道没有缓期或是其他可言。

    因为还要逗留兰若寺一阵,香梅跟冬青跟着长史的车队回镇南王府去拿换洗衣裳。

    现在只有雪海和香菱两个人跟着顾解舞。

    一行主仆三人,漫步在梅林之中,这时节,真没什么好看的。

    突然香菱惊讶的叫了起来,她瞧见了梅树上边开出了新N芽。

    顾解舞冷眼瞧着:“有什么惊奇的,再是不长点新芽出来,今年还过不过了,不说那些平民百姓,我们只怕都得饿死。”

    一般有点儿文化修养的人,都喜欢悲秋伤春的,香菱这种身世坎坷的小丫鬟,就更不必说了。

    顾解舞今日忘记了拿弟子,便是吩咐香菱回去拿古琴,在梅林里边儿练琴,感觉上挺有诗意的,现在冷是冷,但是日头上来了,弹一会儿琴陶冶一下情C也是不错的选择。

    古代nv子的生活真的是太无聊了。

    不一会儿,香菱就抱着琴来了,琴的外面罩着琴袋,才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丫鬟抱着光溜溜的琴就出门。

    琴弦割伤丫鬟的手不要紧,要紧的是那琴可禁不起磕磕碰碰,就算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也有好多千百年的古琴存在,呵呵哒!

    真以为让琴*到处走真的没问题?

    琴袋是用红Se的锦缎做的,上面收口的地方用的如意结,上面缀着红Se流苏,看起来非常的喜庆。

    顾解舞有时候也觉得白Se挺好,但是白Se吧总是让人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小说里边儿那种一身白衣的小姐

    是会被贵族Fnv的口水淹死的,你家天天死人啊!

    整天穿着一身白出门?

    顾解舞在昨天的亭子里摆放好古琴,拨弄了J下琴弦找感觉,随即弹奏了起来。

    唱到:“日暮短歌,生有何苦?

    但若夕日,光彩无多。

    惘如可怅,悯世不忘。

    何解千愁?但剩五粮。

    倩倩君意,悠悠我心。

    我为君惜,瘦减衣襟。

    凄凄蝉音,对影三人。

    我邀明月,抚琴生声。

    青青C长,何时为绝?

    登楼望西,悲喜半阙。

    华年萧S,白首远行。

    我有衷情,恩系旧心。

    酒已千寻,骸如优伶,

    狂L吴歌,何门可进?

    路不嫌长,水不嫌深。

    我为君故,沉Y至今。”

    琴声悠扬,传至梅林茅屋。

    秦王正在打坐,起初听见杂乱琴音,只以为是自己心X不定所致,稍后才知,那声音竟是真的。

    他踌躇了一会儿,终是下榻,穿好鞋子,朝着梅林亭子那边去了。

    周思源在一旁伺候,秦王摆手,让他别再跟上来。

    他只好将充满八卦之火的内心带回到原地。

    王爷泡妞,不带他

    好忧桑

    一曲歌罢,顾解舞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她真想来着唱一首热情的沙漠或者三天三夜,不过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雪海和香菱,她还是不要刺激她们了。

    跟着,她无比庆幸自己没有G这样的事情。

    神出鬼没的赵公子!

    当顾解舞看见他从梅林里边走出来的时候,她心间一惊:“你还在?”

    看他的穿着,和昨日没什么区别,难道是昨天起就一直在这里?

    顾解舞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人家不换衣F不代表人家一直在这里嘛!

    她想起了大学势冓那个有钱的白富美奇葩,同样的一套一副买了三十套,一个月轮着穿,搞得同学们都以为她一件衣F穿一个月,直到那天看见她家里的直升机来学校接她。

    呵呵哒!

    秦王听完她刚才唱的词,只觉得新颖,可有些不合时宜,这哪里来的明月。

    “小姐心情似乎不大好?”

    顾解舞也是实诚人,心想等会儿得套出他是什么人来,这兰若寺可是她爹包下来了的,这个人怎么还在这里,要真是她爹的下属,可有的好玩了。

    “还要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住上不知道J天,我心情能好吗?”

    秦王没想她真和自己说:“这儿比起凉州城内,环境清幽不少,小姐如何不喜?”

    顾解舞闷闷的回答:“主要是吃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估计再呆半个月,回去之后我都能瘦成一道闪电!”

    秦王眼神里闪着光,这形容自己瘦成一道闪电,简直了

    顾解舞便是问起秦王的身份来,他直言自己是住在这附近的,所以不是镇南王府上的人,但的确是在凉州营内任职。

    顾解舞听他说他是住在这附近的,眼神发出biangbiang的光芒:“住在山上好玩吗?”

    难道她遇见了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顾解舞立即跑出一长串的问题:“你吃饭喝水怎么办?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人?要是遇上老虎狮子那又怎么办?”

    秦王笑道:“吃饭喝水有奴才们伺候,要是遇上狮子老虎,那权当给自己加餐了,不过这里暂时还没看见过什么熊禽猛兽。”

    顾解舞一脸崇拜:“那你会武功咯!那会轻功吗?”

    秦王点点头。

    最初的时候,顾解舞看见镇南王拿着一把一百J十斤的马刀在武场上来去自如,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金庸大大的武侠世界,还想学点什么凌波微步之类的,可后来现实给了她重重的一耳光。

    她只是穿越到了一个男人不知所以便会武功盖世的世界,而nv子习武的嘛!

    古往今来屈指可数,她想成练家子,只有重新投胎回炉重造长出小丁丁再说。

    顾解舞激动得有些得意忘形,便是拉着秦王的袖子说道:“那你带我飞一下好不好?”

    雪海和香菱更是激动了上来,将顾解舞拉住,不顾有旁人在场,说道:“小姐,您注意一蟼愒己的仪态!”

    顾解舞甩开她们,像是一个吵着要抱的小孩子一样拉着秦王的衣袖:“你带我飞一下嘛好不好?”

    雪海和香菱被顾解舞的刚才制止的眼神吓到了,双双退后一步规矩了起来。

    顾解舞发起火来可不是盖的。

    秦王见她如此,本也不想拒绝,便是应下。(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