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茅屋

    发生那么大的事儿,都不问自己儿子世子顾深一句的,就像是早知道只会有顾承受伤一样。

    顾解舞不喜欢去想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幸,她是个nv孩子。

    要是她也是一个儿子,顾解舞不知道在没有生母的庇护下,自己能在镇南王府里生存多久。

    午饭被迫中断,大家都没了吃饭的心思。

    其实这只是做给别人看的,王妃没心情吃饭,其他人还能有吃饭的心情。

    折腾到半下午,顾解舞才得以回到自己的禅房,雪海避开多数人,在人少的时候去了厨下拿了些馒头回来。

    带来的点心禁不住折腾,顾解舞肚子一饿,已经吃掉了大半,可还要在兰若寺挨两天。

    顾承这么一出,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

    寺庙的吃食没有油水,顿顿都是馒头大白菜和数的清米粒的稀粥,雪海怕把她饿着。

    顾解舞特别能吃,在家里一顿能吃两大碗米饭,另外还有零食点心。

    这吃的简单了,就容易饿,顾解舞看着剩下不多的点心,没舍得下手,便是拿起昨晚上没吃完的炒豌豆吃,这个饱肚子。

    在家里雪海都不然她多吃,怕积食,现在好,管饱。

    一下午都静悄悄的,顾解舞晚上没睡好,吃完东西便觉得昏昏Yu睡,上炕睡去了。

    四个丫鬟你看我我看你,无事可做便是拿出带出来针线做了起来。

    屋子越发的静悄悄的。

    在兰若寺的梅林尽头,有一栋茅C房子,虽是破旧,可有些翻新的痕迹。

    走道上还特意铺上了一层青石板,以免化雪天气打S鞋袜。

    茅屋依山而建,旁边J块怪石嶙峋,别有一番风味。

    前面有一个人工挖出的小池塘,里面的水还夹佑着冰凌,冰凌漂浮在水面上,J只鸳鸯在上面吸水,偶尔倒立下去将PG朝上,似乎是在寻找水底的虫儿小鱼。

    这里是戍边滇濎子第九子,秦王殿下所建造,每逢闲暇,他便会来这里小憩。

    兰若寺之人自然是知晓的,只是隔着梅林,便是相安无事。

    只是今日,顾解舞一行人在空寂无人的梅林之中喧嚣,秦王自Y习武,耳聪目明,听见那悠扬婉转,曲调新奇的笛声,寻声而去,便是和顾解舞邂逅。

    秦王的侍卫长周思源只有伺候秦王,知道他喜欢独自行走,从来都是远远的跟着。

    这才没有让顾解舞猜出秦王赵弘光的身份。

    赵弘光这般光明磊落的说自己姓赵,让顾解舞心里那份疑H也烟消云散了。

    这天下本不是皇室赵氏一家独姓赵。

    此番Y差Y错,却是让顾解舞没能猜出赵弘光的身份。

    回到茅舍后,赵弘光打坐了半日,点了上等滇澊香,却是无法入定,半日里都是心绪不宁。

    他心中所想,竟是前所未有的。

    赵弘光本不好nvSe,附中姬妾众多,都不过是皇上以T谅他在西北苦寒之地为由送来的nv子。

    可是这些nv子纵然是貌美,可一个个的都是温良恭顺,到时没什么意思了。

    他身在西北,远离朝堂,也没有一般皇子争强好胜的心,便是一心在武道之上求更上一层楼。

    佛教文化渊源深厚,他借此来磨炼自己的心智。

    可奈何,今日竟是被一个小丫头破了心法。

    都说红颜祸水,他从前只知道这四个字不是什么好字,今日却是才明白,这四个字,是如何的让人**蚀骨。

    赵弘光停止了打坐,让周思源去打听顾解舞的事情。

    周思源知道王爷是面冷心热之人,这还是第一次对一个nv子上心。

    便是故意装没听明白:“不知道王爷让奴才打听什么事情?”

    周思源原是秦王为皇子时的伴读,自称奴才也不算自J,反倒是显得亲近。

    赵弘光冷眼瞪了他一眼,倚于紫檀木滇潳上看窗外那P儿光秃秃的梅花树,上面唯有J朵梅花残留,不细看,竟是不易发现的。

    从前梅花遍地,与白雪J相辉映,如此美景尚不能让他心神不定,今日却是只因为一个小丫头的J盏笑靥,一杯蜜茶,还有那甜的腻人滇澢糕,却是让他心不由己了。

    人还端坐在这边,心却是早就到了她的身上。

    周思源不敢再多逗留,本是穿着便F,施展轻功,不消一刻钟,便是穿过十里梅林,到了兰若寺内。

    J番寻走,找到了顾解舞的禅房,上房揭开一P瓦,朝内看了去。

    王爷吩咐他打探消息,可没说不能看人家小姐的闺房,且这不是闺房,而是禅房。

    周思源觉得自己挺不值的,堂堂凉州大营的四品将军,竟然来G这梁上君子的活儿,可真是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们那不解风情的冷王爷,竟是也被这镇南王府赫赫有名的四小姐给煞到了,也不知道若是王爷向镇南王开口要了这位小姐,镇南王会不会舍不得。

    凉州营里边儿可都是在传镇南王是如何滇澺ai四小姐,看那给四小姐预备的夫婿,可都能从凉州营排到镇南王府二门去了。

    房间里,顾解舞正在酣睡,头发解开,只露出一张小脸。

    四个丫鬟围在炉子旁边儿绣花。

    周思源看了一会儿,真没意思,就只有一个丫鬟起身给顾解舞盖了一下辈子,着实无聊。

    飞身下来,便是去了兰若寺其他地方,他在茅屋那边儿都快生霉了,好歹得找一个和尚说上J句,免得自己将来话都不会说了。

    周思源大摇大摆的走在兰若寺里。

    过完的镇南王府侍卫虽是疑H怎么会有生面孔,可见他人模人样穿着官靴,又不惧他们的眼神,便是以为是新到的某位军官或是王府里的亲戚贵少爷。

    周思源这一趟没白走,不一会儿就听人说起了顾承失足落马的事情。

    便觉得这里边儿有戏,去斋堂找了平日J情不错的和尚玲濎,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倒是不关心这镇南王家的家事,可顾四小姐怎么大白天在屋里睡觉,他可是明白了!

    只怕是受到了惊吓。(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